成语故事

狼王传奇

分类:动物故事浏览:8028
在美国纽约中央公园里矗立着一座铜像。——这铜像可不是什么伟大人物,而是一只狗———只拉着雪橇的狼狗。
  美国政府为什么会为一只狼狗塑造纪念像?你想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吗?那就听我讲讲这被纪念者狼王“暴风雪”——巴尔托的传奇故事吧。
  这个故事发生在1923年前后。地点在加拿大北部北极圈内的爱斯基摩人村落中。为了使故事说得有头有尾,我们还是从狼王的母亲——雌狗尤肯讲起吧。
  北极的夏天,没有黑夜,整个大地,一片银白色。这一天,有两个人驾着九条犬拉的雪橇,奔驰在广漠的雪原上。
  这些犬的种类繁多,有阿拉斯加犬、爱斯基摩犬,还有一些混血种的犬。
它们都是受过良好训练的出色的挽犬。
  挽犬的头领叫头犬,是挽犬中最强壮有力的犬,人们总是把它放在雪橇的最前头。这一队挽犬的头犬叫尤肯,是个才三岁的哈斯奇雌犬。尤肯生就一身和狼一样的毛皮,两只竖立的耳朵像削光了的竹片,吊眼梢,两只蓝汪汪的眼睛清澈透亮,样子十分好看。
  尤肯虽说只有三岁,可它聪慧过群,又顺从主人,所以登上了头犬的宝座,并能很好地率领其它的挽犬行动。
  坐在雪橇前面掌握方向的老人名叫卡基克。坐在后面的年轻人是他的儿子台帕拉。
  他们是爱斯基摩人,父子俩带着毛皮,到八百公里以外的城镇,为部落换了些针线、食物、火药等生活必需品,现在正往回赶。
  他们已在冰天雪地中连续跑了十天。去时跑了两个星期,只在镇上住了一个晚上就又踏上了归途。这时,挽犬们已疲惫不堪了。
  往常,经过两星期的长途跋涉,至少也要让挽犬们休息四五天再上路,可这次却没有那么长的休息时间。如果没有子弹,整个部落第二天的食物就要成问题。因为在这以前,连续多日的暴风雪,使他们无法出门寻求食物和弹药。他们必须尽早地把这批物品运回部落。今天,他们又不停地跑了二十多个小时,现在该休息一下,吃些东西了。老人“吁——”了一声,雪橇刚一停下,挽犬们便像中了枪弹一样倒在雪地上。
  老人和年轻人也已精疲力尽。但他们不得不强打起精神爬下雪橇。老人用小刀切了两块海豹肉干,递给年轻人一块。这就是两人的便饭了。他又切了肉干分给挽犬们。挽犬们顾不得品尝滋味,狼吞虎咽地把冻得当当响的肉干吃了下去。野生动物是不能比人先吃或多吃的。正因为挽犬们明白这个道理,就各自睡觉了。
  挽犬们蜷缩在雪地上睡了。父子俩吃完饭,也把海豹皮铺在雪地上睡了。
虽然全身裹着厚厚的毛皮衣服,雪原的风吹在身上仍像刀割一样。但生长在冰雪之乡的爱斯基摩人,毫不在乎,一会儿就打起鼾来。
  就这样,人和犬在冰夭雪地酣睡了五个小时。
  突然,林子深处传来嗷嗷的狼叫声,把父子俩惊醒了。
  台帕拉惊慌地说:“爸爸,那帮家伙是饿极了,想打我们的主意啦!”  老人默默地点了点头,凭着他多年的经验,他心里很明白,在这个季节里,饿极了的狼群一旦发现猎获物,是会像恶鬼一样猛扑过来的。
  他们正说着,狼群已经围了上来。逃跑已经来不及了,父子俩只好拿起枪,对着狼群射击,想把它们赶跑。
  “乒——乒——”,随着每一声枪响,都有一只狼翻倒在地。但是,狼群并没有为此减弱一点攻击的气势,它们在狼王的指挥下,轮番进攻,前后包围,步步逼进。到第二天中午,父子俩弹尽力竭,终于倒在地上,狼群一拥而上,把他俩淹没了。
热门排行
猜你喜欢
  • 敬畏生命
    浏览:13541

    也许是512那一声惊雷太响,也许是那一震也曾让自己在大街上眩晕,也许也因为曾经在露天度过了几个无眠的夜,也许毕业论文又做了关于...

  • 再见,以前的我,那个小女孩
    浏览:32191

    心里常常暗暗地难受,就这样告别了少女时代,来的措手不及,走的悄无声息。 古人十年寒窗苦读,掐指一算,我已经二十年寒窗苦读了。闭上眼睛...

小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