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语故事

小鹦鹉采稻谷

分类:儿童故事浏览:23605

    很久很久以前,雪山住着鹦鹉一家人,鹦鹉爸爸和鹦鹉妈妈眼睛失明,不能外出觅食,所以小鹦鹉都会去采集好的果实回来供养双亲。

    当时,有一个农夫发愿要将自己田里的成熟稻谷与所有众生分享。小鹦鹉听了农夫的誓愿后,便经常到这儿采集谷子。

    不过,当农夫到田里巡视作物时,看见很多稻穗被啄断了,觉得有些后悔懊恼,便在田里设下网子作陷阱。于是小鹦鹉再来采食的时候,就被网子紧紧缠住,动弹不得。

    小鹦鹉一见农夫从田埂那头走来,就说:「地主啊!是你发愿要将稻谷布施给大众,所以我才敢到这里觅食,怎么你现在反悔了呢?而且,田地就像母亲般蕴育着万物;稻种就如父亲一样养育他的孩子;农夫就像是国王那样的爱护子民。作为子民的我,心存感恩的拥护着你啊!」

   农夫听了这一番话后,心里十分欢喜,便问鹦鹉:「你采这些稻谷是要给谁吃呢?」

    小鹦鹉回答:「要奉养我的父母。」

    农夫听了很感动,于是告诉它:「孝顺的小鹦鹉,欢迎你随时到我的田里采谷。」

    当时的小鹦鹉就是佛陀的过去生,而农夫是舍利弗,盲父、盲母即是净饭王与摩耶夫人。

    猜你喜欢
    •  其实在爱情里的许多道理
      浏览:16041

      其实在爱情里的许多道理 我们都很清楚知道 要不要去遵循 是看一个人的勇气够不够多 我们都了解 爱一个人的专情,等一个人的痴情; 守一个人的决心,离一个人的狠心。 但那又怎样呢? 当决心爱一个人时...(她)离你而去 当决定等一个人时...(她)身旁已经有人 当决心守一个人时...(她)却断然的拒绝 当决定离一个人时...才在彼此后悔...... 得到的太多使我们不懂珍惜.... 失去的太多使我们决心堕落.... 爱的纷争太多..我们老寻不到规则 爱的痛苦太多..我们往往不能承受 爱的甜蜜太多..我们总是过分要求 其实我们都清楚的知道 那爱的感觉...

    •  留一只眼睛看自己
      浏览:15280

      在日本的历史上生成过两位伟大的剑手,一位是宫本武藏,另一位是柳生又寿郎,而柳生又寿郎是宫本武藏的徒弟。 柳生又寿郎由于年少荒嬉,不肯接受父亲的教导专心习剑,被父亲逐出了家门。于是受了刺激的柳生,发誓要成为一名伟大的剑手,而独自跑到一荒山去见当时最负盛名的宫本武藏,要求拜师学艺。 拜见了宫本武藏,柳生热切的问道:「假如我努力的学习,需要多少年才能成为一流的剑手?」 武藏说:「你的全部余年!」 「我不能等那么久,」柳...

    •  地下鲁滨逊
      浏览:25811

      1924年夏季的一天,时近中午,波兰的布列斯特的郊外突然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声,一座小山般大小的泥土石块,轰的一下一直被抛上天空。随着周围士兵的一阵欢呼,地下仓库的入口处显露了出来。上尉朝站在他身边的老头点了点头,然后下令:皮克上士,点上火把,下去打开大门:皮克答应一声,迅速点上一个熊熊的大火把。他左手执着火把,右手拿着一根铁杆一步一步走下去。地下室隧道的拱道是石块砌的,很长,黑咕隆咚的。据外面站着的那个老头原白俄军队的老上校说,拱道的尽头是一座秘密军用仓库。 九年前,德国军队...

    •  我的十年秋天
      浏览:30228

      又到了一个落叶分飞的时节,秋天是个容易感伤的季节,容易感叹和回忆的季节,而我的十年秋天仿佛也是弹指之间。 十年前的秋天,我放弃了工作一个人到上海求学,想起那天去学校报到的经历仿佛就在昨天。娜娜,我的好朋友也是在那个校园的路上认识的,一个对生活充满热情,也感染了我笑对人生走向后来的生活。 娜娜和我一个宿舍的,比我小两岁,她来读书是因为男朋友在加拿大,她要考完雅思然后去找男朋友。而我是为了能找一个更好的工作,这是我们聚在一起的最初的理由。后来我们一起上课一起吃饭,也曾一起跷课一起逛街,第一年的时间就那么快的给我们两个一见如故的人给挥霍掉了,娜娜第二年就去了加拿大比预计的提前了,后...

    •  别剥夺他人的给予乐趣
      浏览:18384

      一天,教堂晚餐期间,资历最老的牧师起身给其他人加水。他步履艰难地从一张餐桌走到另外一张餐桌,但是没有一位牧师接受他的好意。 我们不值得这位圣人做出牺牲,他们是这样想的。 当老牧师来到小约翰拉比的餐桌时,小约翰拉比请老牧师往他的杯子里加水,加满为止。 其他僧侣都惶惶不安地看着这幕情景。晚餐结束后,他们都训斥约翰。 你怎么会认为你值得让一位圣人为你服务呢?难道你没有看见他提起水罐有多么艰难吗,难道你没有注意到他的手在颤抖吗? 我怎么可以阻止善性的体现呢?约翰回...

    •  爱情花开
      浏览:33008

      冬季的一场细雨,滴滴答答的落在院外。林雪想象着,此时老家后山上,祭祀已故亲人的鞭炮已经噼噼啪啪的炸响。 推开木格子的窗,望着窗外寂寥的景象,和现在的他执手的温暖,回忆的大门悄然打开。 十四岁那年的夏天,夏志云没有跟林雪道一声再见,就永远地消失在林雪的生命里。望着夏志云家还未装修好就已经套上一把青铜锁的大门,林雪知道,夏志云是真的走了。 第一次是林雪一个人,失落地坐在后山的草地上。夏季的风吹的松针的叶子沙沙作响,望着眼前碧波荡漾的千烟湖,林雪的心事在那清澈的绿水里,是那么的了然。把头深深的埋到臂弯里,低...

    小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