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语故事

爱情毒誓

分类:经典故事浏览:4045
  我的恋爱从没有过海誓山盟。没想到结婚十来年后,信任出现了危机,婚姻现出了裂痕。并不是彼此不相爱了,面对无情的现实生活,如果仅有爱情是远远不够的。
  刚结婚时,是恩爱有加。进入婚后的磨合期,是隔三差五就争吵一回,有时争红了脸,她就几天都不理会我,甚至痛哭一场,就回娘家住上个时日,有时我也让着她,或者无果而终。三、五年后,争吵就越来越少,甚至一两年也不争吵一回。若真是争论起来,就要见个高低;若是我输了,我回主动道歉,说声对不起,是我错了。有时我也陡然默不做声,就表示这个事态的发展又她去自行处理。其实,生活本身是没有对与错的,只是取决于彼此的心路历程和社会环境。
  俗话说:打是亲,骂是爱。也许吧,记得那次是在我打她之后,婚姻与爱情就矛盾起来。那次为什么争吵,我已不记得,实在烦不过,我就走开了。回来时看见一地的书,日记本撕了一地,垃圾桶里还有烧毁的日记本。这两本日记可是我近几年的心路历程,里面还记录了我们的一些隐私。我气不过,就给了她两巴掌。她一气之下,回娘家去了。
  过了几天,我也心平气和了些,就去接她回家,她不理我,也没有跟我回来。而我这里又有客户打电话来催我赶紧送货过去,家里还有孩子要上学,父亲也近八十岁的人了,家里是离不开一个女人的。就在我发货的那一天,我就央了老父亲去,把她给我接了回来。三天后我送货回到家,晚上她就抱着被子独自到客房里睡去了。几周都没有理我,有几次我厚着脸皮去粘她,就是粘不上,也不搭理我的话,声不出气不喘的,有时甚至装做没看见而故意不给我洗衣服。可我还要打点我的小生意,这可是一家六个人的生活所须。我的小生意在这个行当竞争是十分激烈的,表面相见,看上去竞争对手都是很要好的朋友,暗地里彼此之间挖着墙脚。有时无巧无不巧的彼此也聚一聚,探探各自的虚实。说穿了这类都是酒肉朋友。
  在一次酒席上,酒过三巡之后,我是之中最不胜酒力的一个。他们经常在这时候看我的洋相,更有甚者想要我醉后吐的真言。也许是家里闹了不愉快的情绪,那次多喝了点,其间有人提出酒后去客房叫上小姐,谁不去谁付账。他们知道,我不是黄赌毒的消费者,平时甚至不抽烟不喝酒,我是一个老诚而又节俭的人,家里负担比较重。再说我的她是个既下得橱房又上得厅堂,又比我小了十来岁,虽说不上漂亮,倒也年轻标致。其中有个胖子,有时也跟我抢过一两个客户的,头几天去了我那里,要我帮着给他调点货,就知道了我近来的情况,更是纵恿说:“那就要看李哥的咯”。
  五六双眼睛就盯着我,胖子又进一步说:“嫂子厉害着哪,他阳痿”。
  “你敢不,你敢去,你的钱大家出--不,我一个人出。”那个生意做得最大一点的说,我们叫他二哥:“你去就给你全套的。”
  “不嫖不赌,另世变黄牯,嫖嫖赌赌,另世变知俯。一世没有好长,不耍白不耍”我们之中那个年龄最大的老胡说。
  “去就去,谁怕谁?”其时,我酒已上头,不知哪来的勇气,也许是赌气。也许是从来没有去过,不知道全套是什么意思,那又是相当有诱惑力的。也许是和老婆赌气,一两个月没有来过,正有那个需要,借酒作兴。也许我还有其他不可告人的目的,就有些疑惑的说:“你们看我这个样子”。
  “那有什么?只要钱”胖子说。
  “莫看我没有赚多少钱,可我的要求……”我也许真的动摇了。
  “这是县城最大的宾馆,就没有一个你看得上的,就没有一个比你老婆年轻漂亮的,打个电话过去,多叫几个小姐过来,第一个随你挑,就这么说定了,你不去,这桌饭钱和哥们玩的钱可是归你付了”二哥见我有机可乘,就压住我的话音说。
  饭后,在我们去包房的时候,我还有些畏畏缩缩的,一进房间,七八个小姐早就等候在那里,见我们进来,一个个就迎了上来。一个打扮得最漂亮的小姐直冲二哥走来,二哥忙摆摆手,随即指指我说:“慢~慢,今天我李哥是主角,他可是从来没有来过的”。
  话未落,冲二哥的那个小姐与另外两个特别打扮的小姐就向我走来,我人还未座下就有手伸向了我的身体,并用半裸的身体贴过来。我看见这其间只有一个小姐,起身后想走过来,却没有移步,见此情景又坐回沙发去了。这真实的场面,我只在电视里见过。我本来就作酒寒,这样一来我有点害怕,一下子没有了兴趣“这,怎么是这样?”
  二哥嬉皮小笑脸的说:“怎么?想打退堂鼓,也行,那可是说好的哥们的钱归你付哦”。见我一脸的无奈,又不作声。他又接着说:“你嫌人多,不好意思是吧?房间我可给你开好了,你先挑一个吧。”
  二哥看我还是呆坐着又心神不定的样子,就用手指了一下那个最先冲二哥去的漂亮小姐说:“小红,你过来。”随后就拉起我的手进了其中一个套间。那小姐随即跟了进来,一进门就随手关了门,并按了反锁,半推半就把我按到按摩床边,就自己脱了衣服亲过来,并在脱去我的衣服。
  “不行,我今天喝多了。”我心惊肉跳的还未定下神来。
  “哎哟,进这种场合的人说不行,谁信?你放心,不行不要你的钱,我包你舒服。”那小姐不由分说就脱了我的衣服。
  “慢~慢,你是这里最年轻漂亮的,你是二哥相好的,我还有很多事情靠着他呢,哪敢占了他的美女。你就叫座在最里面的一个过来,就是那个不喜欢说话的。”那小姐就穿好衣服走了,她关门的时候我好象听到她说:“也不看看什么东西,还嫌你妈。”
  说真的,我每年虽说要给这个二哥销几十万块钱的货,但有些货源还得有求于他,看这个女孩对他那么好,我感觉她太妖娆,太做作,而己所不欲--又何必夺人之美。不过这也是我第一次看到,这么美丽的真实的而且随时随地可以任意触摸的裸体,从造物的艺术上说,应该是美妙绝伦……我想着,正要穿衣服,门又开了,那个不爱做声的小姐进来了。她走到床边,拿开了我的衣服,可能是怕水淋湿,随后就脱了自己的衣服,开了蒸汽水并调好水温,就用手在我的身体轻重自如按摸起来。
  我问她:“都这样吗?”
  “进来的都这样”她的声音柔柔的,和她的打扮很相称。
  “那你是怎样进来的?”我又问。
  “是小红叫我进来的。”
  “小红?”我反问。
  “就是刚进来的那个,她说你阳痿。”
  “那你为什么就来了?”
  “听说你是第一次来,做这事的都愿意给第一次来的。”
  “那又为什么?”我这样问不只是为了打发时间,等他们下场了我再出去,我是带着很多问题来的。
  “因为好打发拿到钱。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你阳痿,一下少了一半收入。”
  “那他们说的做全套是怎么回事?”
  “这里的规矩还不懂,我听她们说县城这里最高,好象是880元。你就做个全套吧?我也是刚来的。”她边说边用手在我的大腿根上按摩,她胸前那两个饱满乳房就轻轻的挨上了我的手膀,渐渐地在滑向我的前胸。
  “哦,我是说你是怎么做了小姐的,要是走在大街上,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外表或是眼神,你都不会象是一个做小姐的。”
  “我很丑吗?”她撇开话题。
  “不,其实你很漂亮,只是你没有去刻意打扮。”我说的是真心话。
  “那你是什么人?”她反问,那只在我腿上按摩的手停了一下,眼睛看着我的眼神,那只手又更柔的滑进了深处。
  “我是你的顾客啊。”
  “那我不能告诉你。”
  “这么说吧,你是书店里一本我没有见过的书,我想打开来知道书里的故事,好比我是你的读者。”
  “你是要真话还是要假话?”
  “当然是真话。”
  “那你只有买了这本书才好去读懂。啊~起来了,起来了,你就要了我吧,啊~啊……”不由分说,她那么富有弹性的身体就压在了我的身上不停地运动。
  即使我这样出门在外做小生意的,也有很多身不由己的时候。表面看上去是个小老板,在我心理感觉给人做着儿子。这种感觉在生意不顺的时候尤其强烈,得处处小心,出门在外是人人可以骑在自己身上欺负的,而今你也欺负到我身上来了。我正这样想着,就无名火起,如火山爆发般翻了起来,把她压在下面,连过往的积火也变本加厉发泄在她的身上。
  一阵巫山云雨之后,她给我洗了个澡。说这样回去了身上就没有女人的味道,老婆总归是老婆的,我知道你是一个喜欢看书的人,如果你喜欢,下次来吧,我这本书就为你打开。
  回到家,我生怕被老婆发现了什么,装做若无其事的,她生我的气还没有消除呢?对我还是不理不睬的。
  十多天后,我要去县城发趟货,一般是上午装车,下午休息,夜晚赶路。因为白天路上的交警比较多,而我们装的货是没有办法不超重的。司机说:“老板你上货也累了,一身的汗,我们去开个钟点房休息一下。”
  鬼使神差,三两脚又一次走进了那个宾馆,熟门熟路的径直走进了客房部。这时候正是客房生意最淡的时候,有几个小姐正坐在客房部的沙发上,抽烟的抽烟,无聊的打发着时间。只有一个小姐打扮素静点的,在无聊的翻着一本杂志。上次就是她,破了我结婚十来年的贞节。
  我正要上前开房,司机抢先一步说:“我来吧。”
  “你好!不认识我了?”
  我回过头去一看,记起来了,就是上次那个打扮妖娆还会骂人的小姐,站在了我身边。
  “你带我的老板去泡个澡吧,我来付账。”司机指了我对她说。
  她就拉了我的手说:“走啊。”
  “不行不行,还是我来。”我走上前去,对着司机说。
  “那哪行,我给他们拉货,也都有这样过,你这十几年的生意,大都是我给你拉的货。你不抽烟不喝酒,就当我买条烟给你抽。”
  司机这一说,那小姐更抱紧了我的一个手臂。“走啊,何必假斯文”她说着就要往包间拉。
  “哦,还是上次那个,就她吧。”我用手指了一下那个看书的小姐说。
  她就微微的笑了笑,放下书走过来,把我领进了一个包间。关了门,过去调好了蒸汽水,就自己脱了衣服,再边给我脱衣服说:“你是做什么生意的?为什么总有人给付钱?”
  “你说我象做什么的?”
  “很难说,表面看你不象个做老板的,又不象个读书人,却又喜欢看书。”说着,她把我放倒在按摩床上。
  “你怎么知道?”
  “上次你告诉我的”她的手按摸过来,温柔似水,流遍我的全身。
  水蒸汽慢慢弥漫开来,象我们山村早晨的云雾。隔着朦胧的云雾,隐隐约约的看去,那山村的景致更是迷人。我就这样心旷神怡的看着,情不自禁的赞叹“真美啊!”
  “只有你是真心欣赏我。”
  她说的有些气喘,把我的手放在她的心口上,并用红唇轻轻的压在了我干燥的嘴上,象一匹脱缰的野马,在我身体上肆意践踏。而我此时就象山村里一只放了绳的牛,在一片肥沃的水草上忘乎所以。这是水草疯长的岁月,一头咀嚼岁月的牛在水草旁睡着了。也不知过了多久,世纪的末日早已过去,在另一个世纪之初的岁月里,那只牛醒来时恍然一梦。
  “你醒了。”她侧卧着,一只手支着头在凝神看着我,另一只手在抚摸着我的头,她的一个乳房还拥紧在我的臂弯里。我醒来时发现,原来我是睡在她赤裸的怀里。
  “我睡很久了。”
  “哦~没有,一二十分钟吧。”
  “你一直这样,在我--”
  “我喜欢你这样的性情!真的,来吧,泡泡身上的汗气。”
  “我是什么样的性情?”
  “你不企视,甚至尊重象我这样的人。”
  “是吗?那你怎么为什么做了小姐?”
  “一言难尽,你真的要听?”
  “如果会触起你的伤疤,那就算了。也许真有你的难言之隐。”
  “你真会理解人,看你还不是染缸里出来的,这种地方今后你就少来吧。如果你真心喜欢我,你要我就提前打个电话吧。”
  送完货回到家里来,已是两三天后的夜晚,深更半夜叫醒老婆起来给我开的门。她已经是在我俩的卧室里睡觉,我把这趟生意的利润小心递过去,她看了一眼却没有接,我就放进那个她经常藏钱的地方。我去卫生间洗了澡,回房间就挨着她睡过去,她没有推开我,但却不让我象往常一样搂这她睡。
  生意正常情况下,我每个月基本上是有两趟货的。又一趟发货是在十多天后,货装好了,司机在车卧铺里睡着了,我就去新华书店里看看书,翻着翻着,有一个熟悉的身影从我身边走过去,感觉很象宾馆里那个我很想去找的小姐,又不敢确认,我就无聊的试着拨了她的电话。
  “喂,你好!哪位?”电话那头传来声音,竟然又不是她。
  “你好!我~我……”我一下没有反应过来。
  “哦,是你呀,你在哪?”她是听出我来了。
  “我~我在新华书店里。”我结吧的说。
  “等两三分钟,我就来。”
  几分钟后,她就出现在新华书店的门口。和在宾馆里的打扮差不多,只是在宾馆里显得更露一些更性感一些。这样的打扮显得更有魅力,更加温柔美丽。要是萍水相逢,我真不敢相信,这样的女人竟然在宾馆里做着小姐。
  “走吧,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她微笑着说。
  我跟着她打了的,来到一个住宅小区,走进一栋三楼的房间,里面装修得比较华丽。进了房她就关了门,并保了险,她叫我沙发上随便座,随后给我倒了杯茶。见我疑惑的神情,她就浅浅的笑了笑说:“这是我的家,有个女儿三岁,是全托”。
  “那你结婚了,你老公呢?”
  “他…他走了。”
  “你们离婚了?”
  “我们是没有结过婚的。他傍上富姐了。”她轻缓的叹了口气说。“不说了,你呢?”
  “我们结婚十来年了,上次大吵了一架,她两个月都不理我,我今天是来县城发趟货,车装好后出来,司机就潇洒去了,我在书店里闲逛,见到一个女孩走过,太象你了,就打了你电话。”
  “想你就来吧!那你还爱她吗?”
  “这不是说爱不爱的事。十来年了,说不爱就不爱了?那怎么放得下。”
  “啊,嫁到你这样的老公真有福气。你来我这里,就不怕她知道吗?”
  我脸上有一种发烧的感觉,沉默了许久没有做声,最后只得吱吱唔唔的说:“她……她不会知道的。”
  “那我带你到这里来,你会怎样看我呢?”
  “我多么想有你这样一个情人。真的,我喜欢你。”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喜欢就是喜欢,有目的的感情不纯。”
  她沉默了好一会说:“看你一身的汗味,去卫生间洗个澡吧。”
  卫生间里出来,我随她到了她的房间,她拿掉我的遮羞布说:“你还真有点笨,卫生间里出来还那样,把你带到我家里来,就是我喜欢你这样一个有情的人。”
  “我也是。”我一冲动,就把她抱了起来,轻轻的放在床上……这一刻,忘记了人世所有烦恼。尽情呼吸。仿佛又回到了多年前,那个纯真的梦里。
  是手机铃声吵醒了我们,她拿起手机看了看,接通了就说:“我现在不舒服,这两天不去上班了。”
  我一听就知道是宾馆打来的。就对她说:“今后就别去做那事了。”
  “你是嫌弃我?”她听了就反问。
  “你多想了,我是说你可以做别的事,边找个痛你爱你的人结婚过日子。”
  “一个女人带着孩子在城里生活,象我这样的人还能做什么事呢?要找就找个象你这样的,有责任心顾家的人。”
  “你越是在那种地方,越难找到有责任心的男人。”
  那次送货回来,再也没有去她那里,之后几天,她发来了几个信息。问我生意怎么样?和老婆关系好了吗?来县城发货,怎没去找过她?是不是在什么地方和别的小姐好上了?那次之后,她再也不去那地方上班了。一个人的时候就会想你。
  我就回信如实的告诉她:生意也还差不多。老婆是我的第一个女人,你就是我生命中的第二个女人,也许是最后的一个女人。从此我再也不会去找什么小姐了。谢谢你给我的温柔。之所以没去你那里是怕我会越陷越深。你也应该从那个染缸里出来,寻找真正的生活。
  俗话说:一而再,再而三。这事老婆似有发觉,一次那胖子在我那里吊货,有意无意的开玩笑,说我在县城里养了一个情人。老婆听到了就闹得更厉害。
  我无从说起,只有不理会她,她越来气了,寻死觅活的。老远把我的姐姐姐夫哥哥叫来了。说要离婚。当着他们的面问我说;要我还是要她?
  我无法向他们解释,只是说:没有的事。
  她就逼着问:要有怎么办?
  “说没有就是没有,你不信拉倒。”我有些不耐烦的说。
  “那行,你发誓”她紧逼着说。
  “要有……我送货出去车撞死。”我赌气说。
  “那誓不行,要有是仔日娘不?”她下此毒誓逼问我。
  “你……你……”我嗌住了,用手指着她说。
  “你们看。”她对着众多的亲人说,双手劫住我是又抓又打:“你打~你打,你打死吧,打死了和那个狐狸精一起过……”
  我只得夺门而出,呆头呆脑的在厂里转了几圈。这时又接到那边的电话,问我在哪里,我说在自己厂里。她说从那个地方出来还没有找到正经的事,在家里很无聊的想我过去。我只好对她说再也不行了,老婆发现了,寻死觅活的要离婚呢。她就试着问我:她实在要离怎么办?我就告诉她说:这怎么可能呢。她说嫁你这样的老公是福气,叫我这两天一定在家里,任打任骂也要陪着她。
  我刚放下电话,老婆就追到厂门口了。说能有今天,也是我们两个打拼过来的,说还没有发财呢,就嫌弃糟糠之妻了。说你今天得给我说清楚。
  “你也太无聊了,这是在厂里呢。”我几乎是央求她,见还是不肯罢休的样子,就骑着摩托车逃走了。
  那天晚上,我不敢回家。很晚了,我只好回到岳母家,把这事给岳父母说了。第二天一大早,哥哥打电话问我在哪里。我说正往厂里去。他说快回家吧,你昨晚一夜未归,你老婆到处打电话问,以为你还去了野老婆那里,再说不清楚可真要出事的。
  我只好把丈母娘接到家。见她妈妈来了,她就问:“妈。你哪来了。”
  “我不来你就要吵翻天,他昨晚在我家,把事情都给我说了,这事就算了。”
  “算了?妈。这事你不要管,他不给我说清楚,这事就不能了。”
  丈母娘就把我叫到一边说:“你去认个错,把事情给她说清楚了不就了啦。自己的老婆,这有什么丑,快去吧!我在这里呢,她不会怎么样。”
  我只好把事情全给她说了,就连昨天我们通电话的事,也给她说得清清楚楚。“你要不信,你就打电话去问。”我把电话拿给她说。
  “还有呢?”她只盯着我问。
  “哪还有?”
  “不是说你在县城养了情人吗?”
  “你真要这样,你爱怎么就怎么。”
  “我只问你一句话,还有就是仔日娘不?”
  “还有就是仔日娘。”
  “要是今后还有呢?你也要发那个毒誓。”
  “还要我发那个毒誓容易,也要看你怎么对待。”
  “那明天把你几个狐朋狗友叫来,我摆桌酒席,对了,还有你那个相好的,一路请来。我看到底是怎么一个让我男人动心的女人。”
  “我……这……你……”
  “是真的。我要感谢他们把你给带坏了,给我提了个醒,我还真要用心对待呢。”
    热门排行
    猜你喜欢
    • 爱的咖啡已经凉了
      浏览:5332

      小孔,你喝点什么?咖啡吧!我注视着老班长。 老班长不自然的扭了扭头,把眼光移向别处,你...

    • 好男人
      浏览:25175

      好男人,对自己手紧,对女友不手紧; 好男人,对自己有要求,对女人没要求; 好男人,不打女人,不脚踩几条船; 好男人,不说配不上女人,那...

    小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