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语故事

爱,往生

分类:经典故事浏览:30625
  命运逆流
  燥热难耐的空气,犹如密封的气压罐,黏糊糊的液体从额头悄然滚落,眼帘浩瀚无垠的黄沙一片,热浪滚滚席卷而来。浩浩荡荡的一行人,统一的装备,背囊、墨镜、仪器,缓步走着走着,每个人的脸上都被炙热烧烤的通红,但是却无法掩盖他们的执着眼神,像是心中有了什么执着的念想一般。
  “素馨,等等,别走这么快啊!”胡子拉碴的男子在身后,叫唤着前面小步疾走的女子,修长的身形,牛仔裤加T恤,墨镜下一脸的雀跃,昭示了她激动的心情。
  “我来了,楼兰!”余素馨是野外考古队中唯一的女性,这是一项极其辛苦又危险的工作,但是余素馨却是乐此不疲的追随着大家的脚步,按说一般城市女孩是进行不下去的,但是余素馨却是一个另类的古怪女孩,偏深爱野外考古。
  展开双臂,笑容灿烂的如正午的太阳,光芒四射,突然跳跃的身姿使得自己脚下一滑,噗通地栽倒在地,直直地滚落下斜坡。
  “素馨!”队员急忙跑上去,手忙脚乱地伏在斜坡上方,想要把她拽上来。
  “罗斌,你们快下来看啊!”余素馨躺在沙岸上,挥着手,兴奋的叫着,不可置信的队友还以为素馨摔坏脑子了,迟疑的眼神,于是乎一股脑地蜷缩身子都滚落了下来。
  “这些是?”惊奇的眼神,张望着身下的一切,周围都是一片古迹,残垣断壁显现出来,教授欣喜万分的拿着仪器仔细的审视起来:“真的是楼兰的古迹啊!”
  “哦,耶!”队员们兴奋异常的叫嚣着,似乎想要把整个沙漠都叫醒!
  “真的吗!”余素馨高兴的摆着手,试图跳跃着,激动无比,心中那份悸动的心情一览无余,身下有什么东西突兀出来,余素馨伸出手在身后摸索着,一块打磨的光滑的石器出现在手上,精致的雕刻,栩栩如生的人物,棱角分明的五官,怎么看怎么都像是——余素馨。
  “这个,教授你看!”余素馨,伸出的手还没来得及触及到教授面前,突然间一阵狂风袭来,黑暗顿时笼罩了整个沙漠。
  剧烈的风呼啸而来,尘沙漫天飞舞,像一头发怒咆哮的狮子,巨吼声震天,响彻云霄的撕扯的呼呼,迷失了双眼,耳畔传来了一阵阵奇异的声响,一时间余素馨头疼不已,一阵晕厥昏迷过去。
  “素馨!”风沙停止,罗斌看见身旁余素馨的身影已然不见,周围的楼兰残垣断壁悄然消失了,整个沙漠,茫然一片,黄沙之外不见其他……
  耀眼的太阳照的余素馨睁不开眼,在一片炽热中努力的奔跑奔跑,身后骏马声响,踢踢踏踏地追来,一身奇异服饰的余素馨拼命拔腿,怎么也逃不开追逐。
  “啊!”大叫一声,余素馨终于醒来,一阵刺眼,一阵晕眩,使劲揉揉眼睛,余素馨四下张望起来,青葱绿油的茂盛树林,鸟鸣的清脆声响,阵阵悦耳的动人,身旁清澈的小溪,迷糊了双眼,站起身满脸疑惑地在林中闲荡起来,突然间小溪倒映自己的身形:“天啊!我这身?”
  “小姑娘,你怎么了?”突然出现的老婆婆,一脸的慈祥,让先前吓一跳的余素馨定下心来,好奇地小声问道:“请问婆婆,这里是哪了啊?”
  “楼兰的绿光森林。”婆婆缓缓开口,似乎是想告诉她什么:“楼兰国的绿色生命之源,姑娘,这是注定的,请你好好珍惜吧……”
  “什么,婆婆!”余素馨,就这么看着婆婆的身形消失在森里之间,诡异的色彩让余素馨毛骨悚然,却又渐渐明朗:“楼兰国,莫不成是穿越……”
  
  命定邂逅
  一身白色麻衣的余素馨,及腰的长发随性地用嫩枝的柔软束了起来。踏着清凉的微风,呼吸着最原始自然的清新空气,心中倒也慢慢安定,一路走来,沿途欣赏着周边的美丽,闹市街头,古色古香,一切曾经的辉煌,再现在余素馨的面前,此时的心情用激动也是无法比拟的。
  千年前的神秘古国,悠久的文明,撩动着余素馨的心灵向往,一种神圣,一样膜拜的心情,让余素馨神往的看着这一切。
  “好可怜啊!”人群推推嚷嚷地围观着,素馨好奇的走过去,一个粗布麻衣的小男孩,一个白发苍苍的老爷爷,确切的来说是一个盲爷爷。
  “请大家帮助一下他们吧!”余素馨看着破旧的空碗,小男孩渴望的眼神,心一阵念想,走上前,不由的开口请求着:“只要人人都献出一份爱,世间将变成美好的人间……”
  “你若是能为大家助兴表演一番,大家也好帮你。”余素馨刚说完,才发现大家都用奇怪的眼神打量着自己,似乎是对于自己奇怪的话语,但是不知谁叫了一句,大家开始应和着,原来楼兰古国也时兴着街头表演的方式,所谓的卖艺赚钱,各取所需。
  “姐姐,不要……”小男孩,似乎很担心的看着余素馨,轻轻拉扯着素馨的衣袖,因为他知道在楼兰,街头卖艺的是地位极其低下的人,他不想这位漂亮的姐姐被人瞧不起。
  “呵呵。”余素馨冲着小男孩笑着,半蹲着身子,看着小男孩俏笑:“难不成,你不相信姐姐我有这个实力?”说着,已然挺起胸膛,拉开着嗓子,脑海回忆出曾经记忆中喜欢的歌曲。
  “竹林的灯火到过的沙漠,七色的过度不断飘逸风中……”一曲《千年之恋》唱出了现在余素馨的心声,跨越千年来到楼兰,心中的所思所想,借着悠扬的音乐,发挥着自己美丽的声线,唱出了一曲令人心动的曲子。
  街角处,一抹高大的身影,专注的眼神直直的盯着余素馨,仿佛想要把她吸进自己的眼中,俊逸的脸庞,嘴角好看的弧度,饶有兴趣地看着素馨的表演。
  “好听,好听!”人群爆发出一阵惊叹,音乐是无极限的,没有地域的界限,感化了在场的人们,深深的陶醉。
  “太美妙了!”带头鼓掌的人,掏出一把钱币,放到了破旧的空碗了面,一时间装满了一大碗的钱币,甚至还有很多飘散在了碗的四周。余素馨轻轻地拍着小男孩的肩膀,温柔道:“你叫什么名字啊?”
  “艾玛。”小男孩甜甜的笑着,他觉得自己今天看到了神的降临,是仙女吗?艾玛开心的拿着钱币,走到爷爷跟前:“爷爷,你不会挨饿了!”
  “厄!”余素馨正想和男孩再说些什么,拥挤的人群,突然伸出来的手,捂着自己的嘴巴,一掌打晕了自己。
  “罗卡!”街角的男子,一脸的诧异,捏着手中的指环,一丝笑意又爬上嘴角:“看来,小丫头的美丽真是不凡啊……”说罢,转身消失在街角。
  摆设的精致布局的房间内,一天之内昏了两次,醒来的余素馨心情自然是超级的不爽,来回踱步,看着有人进来,便是一阵噼里啪啦:“你们想怎么样?把我抓来干嘛?我可是身无分文,没有一分钱,你们抓我也没用啊!”
  “你叫什么名字。”直接忽略余素馨的讲话,绕开她的抱怨,自行问起名字来,眼前的男子一身俊朗的打扮,但是却没有给他的形象在余素馨的心中加分,倒是余素馨更加气鼓鼓的说着:“你有没有在听我讲话啊?”
  “我在听。”男子自顾自的说着:“我叫罗卡!”
  “余素馨。”出于礼貌,余素馨还是讲出了自己的名字,正想再问些什么,眼中一片惊艳,罗卡身后冒出来的俊逸非凡的男子,一身贵族的气息,即便是最古老的服饰,依然掩饰不住男子身上的一股尊贵的霸气,“好强的霸气啊!”余素馨不由的后退着。
  “王,你怎么来了?”罗卡回头看到了一脸冰冷的男子,躬身行礼着:“王,万福!您有事找我吗?”
  “恩。”被唤作王的男人,一字一顿的对着余素馨:“你叫余素馨?”
  “厄。”余素馨,被莫名的一种压迫感,逼迫的连连后退,王像是看出了余素馨眼中的戒备,王的眼中一闪而过的不悦,随即突然伸手拉住余素馨的手:“不许你怕我!”
  “啊!”余素馨被突如其来的举动下了一大跳,直直往后跳了一大步,挣脱着王的手。
  “这是我们楼兰国的王,罗生王,还不快行礼!”罗卡突然的话语插进来,打住了一股奇怪的气氛。
  “记住了,这一次的表演一定要好好的表现。”罗生王放开了余素馨的手,淡然着却又炽烈着:“余素馨,只许成功,不许失败。”说着,转身头也不回的走了。
  
  倾城一舞
  阳光邂逅着美丽的娇颜女子,金黄洒在午睡的女子脸庞,一片恬静的安然自得,余素馨沉浸在自己的美梦中,不觉的身后一个身影靠近了自己,罗生王就坐在素馨的对面,饶有兴趣地看着小憩的余素馨,手指不禁轻轻划过她的眉宇之间,心中的悸动只有自己知道。
  “罗斌,不要啊!”一下子脸色惨白的在梦中挣扎,身旁的罗生王似乎很不高兴,听到了一个很讨厌的名字,他突然想如果素馨梦中喊的是自己的名字该多好啊!
  “你,你怎么在这里?”醒来的余素馨,讶异地看着罗生王,口吃起来:“王、王、王你好!”
  “厄?”罗生王似乎被素馨的问候打击到了,眉宇舒展开来,温和的声音响起:“你好,彼斯曼,我的名字。”
  “彼斯曼?”余素馨轻轻叫出了声来,自觉的有些奇怪,好端端的把王的名字叫出来,心下起身行礼,被罗生王拦下。
  “好了,你的演出准备的怎么样了?”彼斯曼转移话题,绕到演出上,这一次的演出是和邻国的舞姬比拼,谁的厉害,台上比舞,台下比国家的实力,当然重视。
  “放心吧,包在我身上了!OK的啦!”余素馨话音刚落,才想到自己的现代话语又冒出来了,回头看向疑惑的彼斯曼,很快彼斯曼回到淡然,点点头笑着。
  “辛苦你了。”你斯曼笑着,他觉得眼前的女子有时候说出的话做出的举动,真的不像是这个国家的人,有时候让自己怀疑的是,余素馨好像是一阵风,来来去去不是由自己说定的事情,头一回没有了以往的坚定和自信。
  “真是不要脸。”奈塔丽王妃在树后面,恨得咬牙切齿,跺跺脚愤愤道:“妖女,看我怎么收拾你!”
  “阿嚏!”强忍着的喷嚏,被阳光的刺激,打出了喷嚏,罗生王转身离开之后,余素馨好像看到了一抹怨恨的神情,盯着自己的脸庞,四下张望,一个背影落入了自己的眼帘。
  “她是?”余素馨恰巧看见侍女过来,拉住一个侍女私下问起话来。
  说起奈塔丽王妃,也是罗生王后宫中唯一的大王妃,生性嫉妒心极重,罗生王碍于自己的表妹,也就无从责罚她的一些过激的做法,所以后宫中奈塔丽的势力最为强势,没有她做不到的,只有她不想做的。所以,后宫中常常有冤死的亡魂不下数十。侍女的讲述,让余素馨一阵脊梁骨凉意丛生,摩挲着自己的鸡皮疙瘩,下定决心,表演完毕之后,立马找机会离宫,不然恐怕性命不保。
  高塔上,暗阁内,神谕:神女舞,雨露降。奉行,吉兆!
  罗卡一身黑衣,神色凝重,神圣地拜读着神谕上的字,身旁罗生王彼斯曼亦是一脸朝拜,这里关系着楼兰整个国家的兴衰荣辱,神谕是最好的指引国家命运的天意。
  强化的训练,排练舞蹈的余素馨,真是要感谢曾经母亲的威逼,让自己有了学习舞蹈的基础,靠着天分和记忆的残存,余素馨摸索出了舞蹈节目,闭关修炼,一字排开的侍女们在循循善诱的教导下,从最初的不适应,到现在的炉火纯青,并非一朝一夕的事情。
  殿内,柔软的布毯上,成群的女子,摇曳的身姿,柔软的扭摆腰肢,挥袖、起舞,转身、踮脚、旋转,低眉、信手,凝眸,娉娉亭立,舞尽了人世间的铅华,舞出了心灵激荡的美丽,惊心动魄的跳跃,飞身旋转的不停息。轻盈的步伐,翩然舞步,殿上的罗生王彼斯曼的眼睛一直追随着余素馨,直直的,不肯离去,素馨在舞蹈中到了忘我的境界,没有察觉出来王的异样,奈塔丽王妃的咬牙咒骂。
  “楼兰真是一个好国啊,就连舞姬的舞蹈也是胜人一筹。”殿内,他国的使臣举杯,朝贺发出感慨,拜见彼斯曼。
  “王,万福!”余素馨躬身,一群舞姬,开口朝贺,礼貌的转身,余素馨正想离去,突然身后一阵坚硬,手被彼斯曼拽住,强行的在众人眼中,被拉上了殿上的王座。
  “这不好吧?”余素馨小声的低语着,看见彼斯曼身旁的奈塔丽王妃,明显的脸上憎恨的表情,一闪而过,只是几秒的时间,也足以让余素馨冷汗:此地不宜久留!余素馨现下的想法,油然而生,一定要找机会溜出去,虽然好像自己对彼斯曼有些情愫,但这终究是不可能的,还是先走为妙。
  “我觉得很好。”彼斯曼笑着,举起酒杯递给余素馨,坚定的眼神,让余素馨只好硬着头皮喝下,痛苦的表情,昭示着余素馨显然是不会喝酒,酒喝到一半,已然被彼斯曼拿过去,从余素馨喝过的地方,将酒一饮而尽,凝眸看着余素馨,让素馨一阵心动,撇过头去故意不理会彼斯曼。
  殿上的彼斯曼,毫无顾忌的笑着,搂着余素馨的腰紧紧的,似乎宣告着她就是自己的女人。
  “下雨了,下雨了!“突然间,全城的百姓挥手,跳起舞来,楼兰已经好久干旱无雨了,一场久旱甘露预示着一个不同寻常的开始。
  
  险中定情
  翌日,天空晴好,万里无云,是一个郊游踏青的好日子,这里的风俗,一年一度的猎兽开始了,皇家的排场极为的隆重。余素馨在马背上,似乎很吃力,贴着彼斯曼的身后,因为一路颠簸,胸闷难受,为了借此逃出去,素馨也只好忍着。
  “王,你慢一点!”身后的臣子们大叫,尤其是罗卡很担心野外会有什么突发状况的出现,紧紧跟随其后。
  “驾!”一扬马鞭,骏马飞驰而过,掀起尘土飞扬。
  “你慢点啊!”余素馨在马背上大叫:“彼斯曼,你以为你坐火箭啊!”
  “吁!”收住马,停下飞驰,从马背上飞身而下,伸手将余素馨揽腰抱下。
  “我有脚。”余素馨撇撇嘴,站立身子,看着彼斯曼道:“我自己会下马的。”
  说着,胃里面一阵泛酸,转身一阵呕吐,心中真是叫苦连天,不过突然间一阵高兴,似乎周围已经没有任何人了,那么就只有一个彼斯曼,想象着自己曾经不错的跆拳道伸手,正准备运气,然后飞身一掌……
  “嗷!”一阵巨响,显然是猛兽的叫唤声,突然间一只巨型野兽出现在不远处,比狮子还高大,比猎豹的身姿更绰约,灵敏的步伐很快奔了过来。
  “不好!”彼斯曼大叫一声,对着余素馨道:“快上树!”说着,一个灵活将余素馨拉扯着拽上树,只是时间紧迫,巨型野兽已然飞到彼斯曼面前。
  “彼斯曼!”余素馨大叫着,心提到了嗓子眼,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的彼斯曼,突然一阵心痛,刚才若不是为了自己,他也不会陷入现在的困境。
  一人、一巨兽。一卧着、一站着,四目相对,火花四溅。
  “嗷!”巨兽,身形矫健,一身鬃毛抖动着,一个终身扑上来,血盆大口张开,彼斯曼一个机灵着,跳到一旁,伸手拿出腰上的匕首,一下子快而精准地插入了巨兽的左眼。
  “嗷!”痛苦的叫声想起来,震飞了树梢的鸟儿阵阵扑打,巨兽显然是更发怒了,于是挥动着四肢,开始疯狂的攻击彼斯曼。
  “啊!”一阵惊叫,痛心疾首地看着彼斯曼身后被锋利的爪子,撕裂开来的大口子,一片血淋淋,一下子踉跄的彼斯曼突然摔倒在地。
  “不要啊!”余素馨看着巨兽一下子就要扑上来,突然心下一着急,只听得另一声嘶吼声,高亢嘹亮,余素馨从树上直直飞下,一个肘部用力,正好打到了巨兽的致命处,再加上远处飞来的弓箭,巨兽应声倒地。
  “罗卡,你来了,快点,彼斯曼受伤了!”余素馨从巨兽身上跳下来,跑到彼斯曼身边,焦急万分地扶起彼斯曼:“你不会有事的,我不会让你死的。”
  “素馨。”彼斯曼昏厥之前的最后一句话竟是:“还好,你没事……”
  宫中,日子一天一天流失,原本余素馨厌恶的后宫生活,却是因为彼斯曼的伤,开始慢慢的忙碌起来,换药、喂药成立余素馨义不容辞的事情,因为彼斯曼的背部受伤严重,所以连带着,动一动胳膊就会撕扯伤口。
  “对不起。”余素馨每每换药的时候,心中一阵痛心,对不起的思绪跃上心头,彼斯曼倒是很乐意自己受伤了,因为这样他和素馨的距离好像比之前更近了一步。
  “馨儿,我真的很喜欢你。”紧紧地抓着余素馨的手,迟迟不放,直直地看着余素馨,就是要得到一个答案,似乎在哀求:“做我的王后吧?”
  “彼斯曼,我……”余素馨不可否认,自己喜欢上了彼斯曼,眼前这个舍生救自己的尊贵的王,但是,现实是残酷的,她是21世纪的人,他是千年前的楼兰王,两个人会有将来吗?
  “不要拒绝我。”彼斯曼突然丧气着,摇摇头祈求着:“不要告诉我……”
  “我,我……”余素馨突然像是下定决心了,咬住下嘴唇,深深地看向彼斯曼缓缓道:“你听我讲一个故事好吗?”
  从前有一个女孩,她很喜欢考古,考古就是去找一些在她之前很多年代的东西,比如说有一次她跟着大家一起去到一个沙漠,那里一片荒芜,什么都没有,女孩突然发现了一片残垣断壁……
  “你是千年之后的?”彼斯曼似乎很不理解,但又有些理解,沉思着慢慢的开口:“神女,不管你是神女也好,还是千年之后的,我是真的爱你,馨儿!”
  “王!”余素馨没有想过,一个帝王居然对自己如此的情深意重,只是自己能否承受的起呢:“我们看天意吧……”
  剩下的日子,是快乐的,幸福的,甜蜜的,彼斯曼和余素馨开始了珍惜每一段相处的时光,余素馨似乎也忘记了自己来自何方,就像是自己原本就是楼兰的人一样。
  
  计谋初现
  灰暗的天际,寂静的宫殿,孤独的高塔,闪着幽暗光的暗阁之内,一个身影匆匆而来,悄悄地搬起神谕,嘴角一丝窃笑,阴狠闪过眼中,冰冷的字句:“我要你不得好死!”
  阴风阵阵吹过,夜晚的黑色夹杂着晚风的凉意,吹过榻上余素馨的肩膀,冷意生起,嘴中一阵呢喃着,迷迷糊糊的睡去。
  “王,不好了不好了!”侍从匆匆来报:“神谕裂开了!”
  “什么!”彼斯曼带着罗卡匆匆赶往高塔,眼前破裂的神谕,显现的字迹,血迹斑斑的让人恐怖万分:嗜血魔,异域女。必杀,大凶!
  “余素馨!”罗卡叫出了声,直直的后退着,指着神谕上的字:“神谕指的是余素馨,杀魔女!”
  “胡说!”彼斯曼暴怒着,一拳狠狠地打在石板上,咆哮着:“罗卡,这件事情不要对外宣扬,知道了吗?”
  “王!”罗卡,紧随其后,心中担心万分,正想规劝着彼斯曼的冲动,突然眼中一片分明,上前,伸手触摸了一下神谕,口中淡然:“这是假的。”
  “假的?”彼斯曼,心中一阵犹疑,怀疑着谁敢伪造神谕,那可是死罪,这时候突然来报,彼斯曼和罗卡径直离去。
  消息谣传的很快,殿下群臣极力要求杀魔女,祭天。奈塔丽王妃,脸上一阵得意,后宫之中也只有她如此悠闲自得地品茗着茶水。
  燥热难耐,不若现代有空调,有冷气,余素馨借着水的清凉,消暑着身上的燥热,一阵清凉从脚下传遍全身,耳畔响起奈塔丽王妃的娇媚声响:“真没想到你还这么悠闲,你难道不知道,你很快就要被送上火刑台了吗?”
  “你说什么?”余素馨看着奈塔丽王妃一脸的得意,拉扯着身边的侍女,急忙追问,一问之下才知道了事情的原委,心下一阵冷意,突然间看着水中奈塔丽王妃的倒影,心中一阵明朗:“是你干的,对不对?”
  “是,又怎么样。”见着,周围的人散去了,奈塔丽王妃双手叉腰,蛮横着,指指点点道:“谁让你个妖媚的狐狸精,迷惑王,不要脸,去死吧,哈哈哈!”
  “谁死,还不一定呢!”余素馨淡淡地,脸色沉下来,一脸的痛惜:“你本来好好的做你的王妃,为什么非要这样呢……”
  “奈塔丽!”彼斯曼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回头奈塔丽惊呆了,群臣跟着彼斯曼的身后,面面相觑地看着奈塔丽,很诧异也很愤怒。
  “不要啊!”奈塔丽大叫着,转身扭头离去,全然没有了王妃的形象,飞奔回了自己的寝居内,屋内一阵哽咽,一地伤心。
  “从今往后,我们楼兰只有一位王后,余素馨!”彼斯曼看着眼前心爱的女子,紧紧地抱住余素馨,一字一顿地宣布着。
  “王!”余素馨满脸劫后余生地靠在彼斯曼肩上,心中激动万分,相信为了保住自己的生命,彼斯曼也是做出了自己的坚持,此生托付终身,必将幸福不悔。
  皇宫里开始忙碌起来,来来回回行色匆匆的侍女侍卫们,忙碌着彼斯曼罗生王的大婚,这将是一场浩瀚隆重的婚礼,这将是一场豪华奢侈的婚礼,见证几个世纪的跨越千年的婚礼,浪漫而又心动的情绪,左右着现在余素馨的心。
  “我不会让你们在一起的!”冷风中立着一个消瘦的身影,脸上一片狰狞,颤抖的双手捧着神秘的盒子:“我要毁了你们!”
  “哈哈哈……”一阵狂笑,打破了黑夜的寂静,在深宫后院乌鸦漫天飞舞着,宣告着一个不同寻常的夜。
  “王后,不好了,不好了!”慌张的侍女跑来,对着一身婚礼装的余素馨叫嚣着,挥舞手脚:“全城的百姓,突然身染怪病,病情一下子蔓延到了皇城……”
  “王!”余素馨推开侍女的阻拦,奔向了大殿,彼斯曼一脸的凝重和罗卡在商议着什么。余素馨奔上去,直直抱住了彼斯曼,担心道:“你没事就好!”
  “馨儿。”彼斯曼的口气有些力不从心,感伤的口吻,自责不已捶打着自己的脑袋:“对不起,对不起,我的子民……”
  “王,王后,你们先比着急。”罗卡看着殿外的天空,掐着指头,眼光一闪道:“有救。这怪病就是一种毒,只要解毒便可以使百姓恢复。”
  罗卡缓缓道出了一段过往,一种病毒,这种病毒,一旦侵入体便会使得身心剧裂,只有找到生命之花——彼岸花,才能使得人们往生,重新获得生机。
  
  最终回合
  冰封的雪域之城,浩瀚无垠的白茫茫一片,只有楼兰的君主,才可以去到的地方,两个身影吃力的在雪地中找寻着传说中的彼岸花。
  呼啸而来的风,卷起飞舞的雪花,飘散到余素馨和彼斯曼的身上,冷冻的冰霜,差点将两人雕琢成冰雕,白色的迷茫,迷糊了人的双眼,脚下坑坑洼洼的泥泞,一路颠簸,伸手扒着雪地,没有丝毫的生物的奇迹。
  “彼岸花,你到你在哪啊?”余素馨心中呐喊着,咆哮的声音从心底冒出来,看着周围一切的迷茫,拉着彼斯曼的手,开始颤抖起来:“那个是……”
  妖娆的血色的花朵,傲然挺立在雪地中,婀娜多姿的身影,亭亭玉立矗立在那边,生的希望乍然出现,一股兴奋之泉流向了两人,蹲下身去,小心翼翼地伸手,彼斯曼准备摘下彼岸花。
  “怎么了?”余素馨看着使劲的彼斯曼,纹丝不动的花朵,着急地问:“没办法摘?”
  “厄。”彼斯曼掏出刀来,用力还是切不断花梗,只是刀硬生生地断落,两人惊呆的看着彼岸花。
  “我来。”余素馨,轻轻伸出手来,合起来祷告着:“我们万千的子民需要你的帮助,才能脱离病魔,希望你大发慈悲,救救我们的子民。”虔诚的祷告,疑惑的彼斯曼,嫣然凋落的花朵,诧异的两人,捡起地上的彼岸花,紧紧拥抱在一起。
  “王和王后回来了!”千万子民呐喊着:“万福,万福!”跳跃着欢呼的舞步,围着火焰的明亮,彼岸花带来了生机勃勃,服下彼岸花熬制的药水,子民的毒果真解开了。
  “呵呵……”快乐的笑着的,唱着歌的、跳着舞蹈的余素馨和子民们踏着欢快的调子,旋转着轻松的舞步在通明的光亮中,围着火堆手舞足蹈着,脸上印刻着欢快的一切。
  “我要你们统统去死!”愤怒的奈塔丽王妃,飞散的长发,泛着白光的眼睛,双手骷髅般,露出血猛大口,紫色妖娆的裙摆飞舞着,脸上的皮肤开始龟裂,爆破的声响,身上的肿起一个个疙瘩,龇牙咧嘴道:“我要你们统统的去死!!!”狂怒的呼喊声,一时间,地动山摇,突然间从奈塔丽王妃的身后爬出来一大群巨大的蠕虫,蠕动的身躯,却是比蛇还快的速度,像楼兰的子民们冲来过来。
  “糟了!”罗卡大声叫着,对着彼斯曼和余素馨大叫:“奈塔丽成魔了,她和魔鬼交换了灵魂,她要灭了我们整个楼兰国!王、王后,你们快跑,去雪域就没事了……”话音刚落,罗卡已然被蠕虫吞噬了,整个身子全数进到巨型虫的肚子里面,一时间惨绝人寰的叫声、哭泣声、恐惧的呐喊,响彻了楼兰的上空。
  “快跑!”彼斯曼拉着余素馨,两人飞奔在前往雪域的路上,一路上踩过多少尸首,斩杀多少巨型虫,手的温度越来越冷,心也越来越恐惧,前方就要到了雪域。
  “雪域!”余素馨大声叫着,两人在雪域面前停下来,彼斯曼神情地看着余素馨,呢喃着摩挲着余素馨的额头:“馨儿,你一定要记住我爱你!”
  “啊!”余素馨瞬间被敲昏了过去,彼斯曼抱起余素馨,一步一个脚印地轻轻地将余素馨放到雪域的冰雕处,俯身摩挲着素馨的脸庞,泪流满面捧起素馨的脸庞,轻轻印上唇,脖子上的光滑石器解下,放到了余素馨的手中,转身离去,消失在一片白茫茫中……
  “对不起,馨儿。”彼斯曼的眼泪流向楼兰的土地,心中的悲切,痛心撕扯着悲壮的心:“我是楼兰的王,我不能舍弃我的子民,再见了……”
  顷刻之间,楼兰古国的雄伟消失在一片惨绝中,一片雄壮的曾经辉煌的文明,烟消云散。
  
  痴情往生
  黄沙弥漫,狂风静止了一切,教授带领着剩下的队员在黄沙之中,尽力寻找着突然消失的余素馨,一路脚印,一路狂喊,就想唤回素馨的生机。
  “你们看!”罗斌眼尖地发现了沙漠高空,一架直升机缓缓降落,机舱中走出一名英俊非凡的男子,一脸神色紧张地走向了队员的另一方向。
  “馨儿,馨儿,你醒醒,醒醒啊!”脸色苍白的余素馨,手中捏着楼兰的古文物,缓缓睁开眼睛,眼角泪已划过,摩挲着手中的石器,黯然伤神呢喃着:“彼斯曼,你在哪里,为什么丢下我一个人……”
  “傻瓜,我不是在这里吗!”英俊的男子,在众人的惊讶中,轻轻地刮了一下余素馨的鼻子:“你看清楚了!”
  “王!”余素馨瞪大双眼,伸出双臂搂住眼前和彼斯曼一模一样俊脸的男子,毅然决然地奉上了自己的香唇,于是一个世纪之吻就这么开始了,身旁诧异、羡艳的人群,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两人,似乎想把千年的爱恋,倾诉出来。
  
  竹林的灯火到过的沙漠
  七色的国度不断飘逸风中
  有一种神秘灰色的旋涡
  将我卷入了迷雾中
  看不清的双手一朵花传来谁经过的温柔
  穿越千年的伤痛只为求一个结果
  你留下的轮廓指引我黑夜中不寂寞
  穿越千年的哀愁是你在尽头等我
  最美丽的感动会值得用一生守侯
  竹林的灯火到过的沙漠
  七色的国度不断飘逸风中
  有一种神秘灰色的旋涡
  将我卷入了迷雾中
  看不清的双手一朵花传来谁经过的温柔
  穿越千年的伤痛只为求一个结果
  你留下的轮廓指引我黑夜中不寂寞
  穿越千年的哀愁是你在尽头等我
  最美丽的感动会值得用一生守侯
  穿越千年的伤痛只为求一个结果
  你留下的轮廓指引我黑夜中不寂寞
  穿越千年的哀愁是你在尽头等我
  最美丽的感动会值得用一生守侯
    热门排行
    猜你喜欢
    • 石阶上的七叶草
      浏览:23489

      走在街上 默默地背诵着 一篇故人的日记 似乎是在找寻什么 我知道 雨离我是那么的近 忘了的雨伞 还在很远 风侵蚀着我的记忆 却永远的留下了 那个如...

    • 老鼠去海边
      浏览:22671

      有一只老鼠告诉父母,他要去海边旅行。他的父母听后大声说道:真是太可怕了!世界上到处充满了恐怖,你万万去不得! &ldqu...

    小编推荐
    • 欠债还钱
      人气:21910

      有一个小伙子,本来有个幸福快乐...

    • 三千食客
      人气:3499

      艾子来到齐国孟尝君家里作客,...

    • 闯过伏击圈
      人气:1908

      唐卡洛是黑手党组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