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语故事

森和苏的故事

分类:经典故事浏览:2981
  寂静的车厢里布满了潮湿的空气,昏昏欲睡的几个乘客散落在车厢的各个角落里,地铁还在向前穿梭着,到一站口,车厢门就打开,又关上,到一站口,打开,又关上,但并没有人下车,剩下的这些乘客应该都是要到终点站的,因此他们放心的睡了,等到车最终停下来,乘务员清车时会过来叫醒他们的,他们因此不必担心会睡过头,误了下车。所以整个车厢里除了那潮湿的温暖,就是寂静,只听见列车与车轨的摩擦声和那过一段时间一声,过一段时间一声列车与车轨接口处的撞击声,再就是那些昏昏欲睡乘客们呼吸的声音。
  地铁车道里的灯光很暗,给人一种冷冷的感觉。车厢的玻璃上蒙着一层薄薄的雾气,以使车外的一切看上去都是朦朦胧胧的,有一种雾里看花的感觉。
  在终点站的前一站,车厢门又打开了,车厢的角落里站起一个人,看来他没有被这车厢里的温暖、潮湿征服,他看似还十分清醒,两只眼睛还很清晰,虽说不是闪着光亮,却又有另一般深邃的气息,他在车厢门重新关起的前几秒下了车,站在原地定了定,似乎在目送这末班车的远去。地铁站口空无一人,除了那近处的一盏盏昏暗的壁灯还亮着,远处的车道像是一孔深不见底的深山隧道。
  扶了扶外套的衣领,森跨上站口的阶梯,走出了地铁口,钻进了又一个暗夜中。
  大街两旁的路灯把森的影子拉长,然后再压短,然后再拉长,他由一盏灯的光明走向黑暗,然后又从黑暗走向下一盏灯的光明,在一个又一个连绵不断的光线的罅隙中穿梭着,森双手插在外衣口袋里,一直向前走着,走着,黑暗和光明在森的身边交替上演着,似乎有着一种什么象征意义。
  就这样森走了很长时间,而这黑暗与光明交替的路似乎没有尽头,这条路是通向城市的最西边的,而森的家在城市的中部偏南,在西郊森并没有什么朋友,那儿也没有什么公众性建筑,都是些私人住房,何况又到了深夜,马路上的行人已经越来越少,这儿不是市中心,这里的夜生活很少,偶尔还能看到几个流浪汉或值夜班的人紧裹了衣服,匆忙的赶着路。
  而森却很从容,他像是一个暗夜的主人,在细细品味这夜的黑。
  城市天空的星星却不多,只能依稀看到几颗特别明亮的,而到了城郊,天空的星星突然多了起来,森半仰着头,并没有停下脚步,他看着前方天空的星星,这里的视野已经很开阔,夜空也清晰了很多,一颗星,两颗星,三颗,四颗,星空的星星相继登上了夜空,夜越发的黑了,天空的星星们也越发的亮了,开始那星光微弱的此刻也是星光灿烂。
  森还记得,苏曾经对他说过:“你想我了,就到这里来看天上的星星,这里的星星特别亮,你看到了星星就不会再想我了,因为我就藏在那颗最亮的星星的后面,你看到了那颗星星也就等于看到了我。”
  森在寻觅着这片天空里那颗最亮的星星,但每一颗星星似乎都在闪烁着,怎么也找不到那最亮的一颗,似乎每一颗星星后都藏着一个苏。也许苏真的已经化为一颗星星,藏在哪一堆星星中,也许那颗星星正在看着森。
  从那天机场分别后,森就再也没有得到有关苏的任何消息,送苏去机场的那天是一个特别晴朗的秋天,在这一天前的夜晚,森和苏也是这样搭上这班末班车在终点站下了车。然后就相依坐在一个土坡上,仰头看着这片天空的星星,一颗颗的数着天上的星星。
  那天,也就是苏去法国的前一天,苏一早就打电话给森,在电话里问森:“今天有时间吗?我想你陪我一天,好吗?”他想对苏说晚上陪你好吗,可森一想苏平时很少这样的,她是一个很体贴的女孩,她从来没有影响过森一天的工作,因为她知道森现在还处于艰苦的创业阶段,每一件事都要森亲自去过问,森每天都很忙,也很累,白天,苏有时间就会到森的屋子里帮他收拾收拾屋子,再帮他做些饭菜放在冰箱里,而苏从来没有向森提过什么过分的要求。
  森在电话里停顿了不易察觉的一会儿,便很爽快的答应了她:“好啊!那你在家里等我,我半个小时就去接你。”
  挂了电话,森立马就起床,洗漱,在很快时间里挑那件苏送给他的休闲服。不快不慢,刚好在挂完电话的第三十分钟,森出现在了苏的楼下,而这时苏也刚好走出了楼梯口,便很快的上了车。
  其实这并不是巧合啊,这还有一个森的习惯,森无论是去赴什么约会,他都会在约定时间的前一分钟或刚好到时间出现在对方面前,这样既给人一种守时的感觉,又透露着一种自信,特别是给那些真正的大客户都能有很好的感觉,他们会认为他很守时,而且又很能掌握时间。苏其实很早就知道了森的这个习惯,但他从来没说过森,只是也能在暗中配合着森,所以他们之间总是有那么多巧合,在同一时间,或是一前一后出现在相约的地方,而见面时他们也总会很幸福的笑着,也许此时只有苏才知道这笑里还有别的什么特殊含义,而森就只是因为能看到苏,能陪着苏,能看到苏这样开心的笑,他就会很开心的笑着,森的眼睛有一种很迷人的深邃,但在他笑的时候,他的眼睛却会发出一种孩子般天真无邪的神采,似乎他的眼睛也在笑。
  因此在森开车时,或是他们两人相对而坐时苏总会看着森的那双眼睛。特别是有森的晚上,森在家中处理白天剩余的工作时,苏就会泡上一杯咖啡,然后静静的坐在森的一旁,看着森那双透露着认真,真实而又深邃的眼睛,这样无语的坐着,能坐一个晚上,而森认真工作的时候,有时却会忘了苏还在他的身旁,当他看到苏时,苏会给她一个微笑,示意他继续工作;有时苏也会伏在一旁的桌角睡着了,森会拿来一条毛巾帮她盖上,而每次盖上时,苏就会醒来,她却看到她开始端来的咖啡却忘了给森喝,他又会去重新泡来一杯咖啡端过来,后来森就不再用毛巾给她盖上了,他去把空调的温度调高一些,这样一来屋子里就暖和多了,苏也就不会着凉了。这开始还成了森的一个秘密。后来苏每次睡着又醒来时,都会发现空调的遥控器摆在书桌上,而这一般是在客厅的,而且空调的温度也总会高几度,苏才知道了这个秘密。
  苏知道后并没有急着问森,在一天夜晚,苏又伏在桌边上睡着了,森看到后就起身到客厅去找遥控器,找了好久也没有找到,回到房间时,苏手里拿着遥控器笑着说:“呵呵,傻瓜,是不是找这个啊,在我这呢!”
  森摸着脑袋,傻傻的笑着:“好啊,你装睡,还识破了我的小秘密,该不该罚啊?我看你怕不怕痒,哈哈!”
  “好了,我今天也不做了,今天就到这儿吧,我肚子也饿了,今天我来下一次厨,苏,你在一旁指导着啊,我来做夜宵。”
  ……他们就这样平平淡淡,开开心心的相爱着,没有什么山盟海誓,没有什么惊天动地,有的只是彼此间平淡,温馨的爱。
  苏上车后,便要森带她去街口的那座百货大楼,森问她要买些什么,苏笑着说:“不知道,只是想去逛逛啊,怎么?不陪吗?呵呵!”
  “陪,当然陪,我今一天就是你的了,随你去哪我都陪啊,把我卖了也行啊。”
  “我可舍不得卖啊,有人要买,我还不卖呢,是吧!”
  在笑声中森开车到了百货大楼,停好车便和苏进了百货大楼,在大楼里苏似乎对那些琳琅满目的东西并不怎么感兴趣,她牵着森的手,在百货大楼里好像随意逛了逛,只是在电梯里的时候,苏的眼圈有了些红,但并没有让森注意到,出了电梯,苏便又拉着森到了不远处的一间咖啡吧,她挑了临街橱窗的那一排吧台和森坐下,叫了两杯同样的咖啡,两人坐着,苏拌了拌杯中的咖啡,笑着问森:“哎,你好,真巧,我们又见面啦!”开始森还有点摸不着头脑,然后才想起这是他们第二次见面,但第一次在这间咖啡吧见面时苏对他说的第一句话,森便接上:“是啊,你好,你也在附近工作?”说完他们又笑了起来,现在想想那时的对话,还真有趣。
  “哎,你好,真巧,我们又见面啦!”
  “是啊,你好,你也在附近工作?”
  “是啊,我就在对面的大楼里上班”
  “这么巧,我也是,你在哪家公司啊?”
  “我在三十七楼的佳荷公司做文员。”
  “呵,我就在你头顶上啊,我在你楼上的森飞公司。”
  “哦,我好像听说过,那是家新开的公司!听说老板是一个与我们差不多大的一个帅气的小伙子啊!”
  “呵呵,是吗?”森笑着问着“我们这么有缘,交个朋友怎么样,哦我还不知道你名字呢。”
  “大家都叫我苏,你也这样叫吧,你呢?”
  “森”
  苏抬起头看了看这眼前的小伙子,“你不会就是那个人吧?”
  森没有回答,笑了笑,苏有些不好意思的低头喝咖啡了,她却当了人家面说什么那是一个帅气的小伙子。
  那第一次在这咖啡吧里见面的情形在他们的头脑了重现了一般,同样的咖啡吧,同样的座位,同样的两个人,同样的咖啡,不同的只有时间。
  那天喝完咖啡后,森和苏一同回到了那座大楼里,苏回到了三十七楼,森回到了三十八楼,缘分这东西似乎真的很奇怪,缘分没到的时候,森和苏在同一座大楼里一上一下工作了那么多天,好像都没遇到过,但从那次在那座百货大楼的电梯里和那次的咖啡吧里见过面后,他们就经常在楼梯口,电梯里,大厅里遇见,不知道是巧合,还是缘分的安排,后来他们自然而然的由朋友成为好朋友再成了情人。
  喝完咖啡后,也回忆完了,森隐隐能感觉到什么,但苏又拉着他去了很多地方,也就容不得森再去想什么了,他们去游了公园,去爬了古楼,去敲了大钟,还去坐了一回海盗船。
  就这样他们在一起玩了一整天,森却模糊的记得这些地方都是他们曾经来玩的地方,而且也都是些玩得很开心的地方。
  到了傍晚,他们在一家法式餐厅吃了晚饭,他们也都累了。吃过晚饭,苏对森说:“你说过你今一天卖给我了,今天还没结束啊,我要再带你去一个你没去过的地方。”
  “好啊,到哪啊,告诉我,我也好开车带你去啊!”
  “不行,现在还是个秘密,你把车停在这,我们搭地铁去,到了我再告诉你啊!”
  “好,听你的,反正今天我是你的,一切照办,呵呵,感动吧!”
  在森去停车的时候,苏的眼圈又有了点红。但在森来之前,又恢复了笑容。
  他们搭了地铁,地铁是一直往城市的西郊开的,森的确没去过,森来这个城市有几年了,可一天到晚忙着公司,几乎整天就在那个市中心的一个圈子里生活。
  地铁里刚开始还有不少人的,但随车不断的往西开去,过了一站又一站,车厢里的人越来越少,直至最后一站,苏才拉了森的手走出车厢,走出了地铁出口后,森才知道他们已经处于这座城市的最边缘了,这里的高楼不是很多。
  苏拉着森的胳膊,把头贴在森的右肩上,挽着森说,“森,今晚我们在这儿看星星好吗?”
  “好啊,我还记得还是我很小的时候在家乡这么看过星星的了,这么多年来,忙得头顶上的星星都没怎么能看上几眼,当然,也没怎么去陪你,今天我就陪着你看一个晚上的星星好吗?”
  “那边有一个小土坡,那儿高一些,我想应该靠星星近一些,我们坐那边看吧。”
  “你以前经常来这儿吗?”森坐在苏的身旁问,他们已经坐到了那个小土坡上。
  “是啊,在我没认识你之前,我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我都会搭这班地铁到这里,然后坐到这个土坡上,把所有所有不开心的事告诉星星啊!那时我爸妈在法国,这儿又没有什么亲戚,我又不想去打搅朋友,就来这儿啊,星星会很认真的听我说的啊!它们还会一眨一眨的听着我说话呢,有时它们还会流泪呢!”
  “星星?怎么会流泪啊,小笨蛋!”
  “你才笨呢,那些流星就是星星的眼泪啊!我外婆曾告诉我,当你有什么不开心的时候,你就对天上的星星说,当星星觉得你可怜,同情你时,它就会流下眼泪,在那颗金色的泪落地前,你可以许一个愿,然后,星星会帮你实现这个愿望的。”
  “真的吗?那你有看过星星流眼泪吗?你有许过愿吗?那个愿望实现了吗?”森觉得此时的苏特别认真,特别可爱便笑着问他。
  “当然是真的啊,我当然有看过,我也许过愿啊!可外婆说过,许的那个愿望不能太大,也不能太多。”
  “那你许的什么愿望啊,那实现了吗?”
  “你猜猜啊!”
  “嗯,给你一个好老公,哈哈,是不是啊,哦!我猜对啦,脸红了啊!”
  “不是,不是,我哪有脸红,你不要取笑我。”
  “那是什么啊,你说啊!““告诉你吧,不然你又取笑我,我许的愿是…,现在说出来应该没问题了吧,这个愿望已经实现了,就不怕不灵了。”
  “好了,当然可以了,别吊我胃口了,”
  苏把十指交叉握在胸前,闭上眼睛,半仰着头对着星空说:“我许的愿是:我希望能让我遇到一个人可以听我说话,我要把一切开心的,不开心的都对那个人说。”
  森看着苏的那种孩子般的认真,不忍在她脸上亲了一下。故意问她“那你这个愿望实现了吗?”
  “你说呢?”
  “我不知道。”森故意逗她。
  “就是你这个笨蛋啊,你就是这儿的星星送给我的礼物,礼物过来,来拜拜你原来的主人。”
  森真的从土坡上爬起来,学着英雄单膝跪在土坡上,对着星空说:“谢谢星星公公,星星婆婆啊,谢谢你们送我这么可爱的礼物,”
  “讨厌,弄反了,是把你当礼物送给我。”
  “哦!我弄反了,星星公公婆婆们用眼泪射我啦,我中箭了。”森便故意倒在这土坡的草皮上。
  小山坡上覆盖着一层短短的草,软软的,柔柔的,风轻轻的吹过,那毛毡似的草尖便伏向同一个方向。森和苏今天真的很累了,他们躺在这半斜的土坡上,不必仰起头就能很舒服的看着星星,今天却没有流星,他们连一滴星星的眼泪都没有看到。
  看累了星星,森转过头来看着躺在一旁的苏,却看到了几颗闪着星光的晶莹的珠子从苏的脸庞滑下来,一颗,两颗,那泪珠像荷叶上滚动的露珠,一粒,一粒随着脸庞的弧线滚动着下落。
  苏看到了森在看着她,她把头转到了另一边,森这才明白,真的有什么事发生了。他坐了起来,扶起苏。苏轻轻的擦了泪,把头埋进森的胸前。
  “森,我和你说件事好吗?”
  “怎么,怎么哭了,今天不是很开心吗?是哪不舒服吗?”
  “森,我们分手吧。”苏忍不住哭了出来。
  “为什么?”森抱着苏的双肩问着,“这是为什么,我做错了什么吗?是我不好,我没有能多陪陪你,以后我会多陪着你,好吗?”
  “不,不,不是这些原因,森,你别激动,听我把话说完好吗?”苏拉着森的手说“我订了去法国的机票,明天一早我就要去法国了,今天也许是我们在一起的最后一天。我父亲,他,他在一次空难中去世了…”苏没有说完就泣不成声了,森这时什么也没说,只是更紧的把苏抱在怀里,这样过了很久很久,天上的星星也多了很多。
  苏在森的怀里慢慢的停下了哭,他抽泣着对森说:“森,对不起!我母亲又因为悲痛还躺在医院里,我要过去照顾她,她也让我就此移民过去了,护照也已经托人为我办好了,我明天就要走了,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我们还是分手吧。”
  “不要说了,我会等你回来,要不我和你一起去一趟法国,为什么要说出分手呢?”森没等苏说完就打断了她的话。
  “森,不,我这一去也许就不再回来了,母亲再也离不开我了,哥在那边也很忙,没时间去照顾的,父亲的公司我还要去帮忙,你现在还处于创业时期,时间是这么的宝贵,森,我知道你很辛苦,这些年来你都瘦了一圈,你身边需要一个人,你知道吗?我不能再在你身边照顾你,你就忘了我吧,”苏说到这儿时已经说不下去还不停的抽泣着,但她强忍着没有哭出来“你再找一个女朋友,早点结婚,有个家,别再让我担心了…”说到这,苏再也说不下去了。
  “不,我不要听这些,我也不要任何人,我只要你,我会等你,一直等你,你不在我身边,我会自己照顾好自己的。”
  苏用手放在森的嘴前:“森,不要任性了,忘了我吧,你会遇到更好的女孩的…”
  ……森紧紧的抱着苏,他最后一次吻了苏,他感觉到了苏那流到嘴角的泪是苦的,是涩的……此时,苏已经不再流泪了,森也只有无奈的接受了这个现实,苏把头靠在森的肩头静静的坐在那。
  苏说:“你以后想我了,就到这儿来看星星吧,这边的星星很亮,你看到了星星就不会再想我了,因为我就藏在那颗最亮的星星的后面看着你。”
  “会的,我会经常来看星星的,但我有一件事不会答应你,苏,我会等你,我不要什么别的女朋友,你,永远是我唯一的女朋友。”
  “不要等我了,森,只要你能记着我就行了,想我时,能来这边看看星星就行了。我也会永远记着你的。”
  后来他们就静静的相依坐在土坡上,森把苏抱得很紧,很紧,他们看着星星,看着星星,直到第一颗启明星出现在有些发白的天空。
  森送苏上了飞机后,就再也没有得到任何苏的消息,苏好像从他的生命里蒸发了一般,但苏早已成了他生命的一部分,因此森的生命从此也就缺了一角,永远也无法去修补的一角。
    热门排行
    猜你喜欢
    • 乌龟先生的咖啡店
      浏览:16488

      兔先生今天吃早饭的时候,已经在考虑明天的午饭了。嗯,在这炎热的夏季,中午能喝一杯冰咖啡,也是不错的。那么,给乌龟先...

    • 西绪福斯和柏勒洛丰
      浏览:24317

      (骑在珀伽索斯背上的柏勒洛丰) 埃俄罗斯的儿子西绪福斯是所有的人类中最奸诈的人。他在两个国家之间的狭窄地带建立并统治着美丽的城邦科任托斯。由...

    小编推荐
    • 怪你自己
      人气:33018

      阿凡提常常是半夜而归,一天...

    • 蛋蛋与帅哥
      人气:25708

      高中的学生有时是这样的 &mdas...

    • 格言
      人气:24502

      甲:讨厌!这只金表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