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语故事

难忘的年味

分类:经典故事浏览:32133
“……二十五打豆腐,二十六杀年猪,二十七宰公鸡,二十八舂糍耙,二十九样样有,三十晚上过大年。”年关将近,孩时的歌谣,又萦绕在心头。

那时候,我们是过了六月六,就掰着指头算日子,唱着歌谣盼过年的。那时的年味很浓郁很丰富。到了腊月里,村村寨寨都只关心一件事——准备过年。

趁着有太阳高照的日子,拆了脏被子,浆洗干净,撤去床上旧年的陈草,换上新的散发着淡淡清香的稻草,躺上去又柔软又暖和。孩子们嚷嚷着要添置新衣新帽,于是去镇上扯块布料,裁缝店里量身定做,虽然布料和工艺远远不如现在的新潮漂亮,但那时,在拜年时能穿上新衣服就是人们最大的愿望。农村的妇女个个都有双巧手,纳的鞋底一针针一线线,又整齐又结实,配上灯芯绒的鞋面,在鞋面上再饰几颗洋泡子,过年时才穿出来,比比谁的针脚细密,绒线整齐。

忙完了这些,也就到了该打豆腐煮甜酒的日子了。

煮甜酒都是用糯米,酒曲也是土法制做的。我舅父就是制曲能手。用他的酒曲酿成的酒又甜酒娘又多,一坨坨的如棉花状漂浮在酒娘上面。父亲不喝酒的,我却挺能喝,大约就是那时贪呷的缘故。

酿好了酒,就该打豆腐了。土地责任制后,农村五谷丰登,庄户人家都要打十来锅豆腐过年,有熏了做腊豆腐的,有做猪血粑的,大部分是做煎豆腐。做血粑要趁热,冷了的豆腐又硬又冻手,拌合起来很吃力。把豆腐倒在一口大缸里,放些辣椒粉、桔皮、猪血、盐,殷实的人家还放些猪肉、花生米,使劲地拌匀,然后捏成一个个大小随意的丸子,放在象丸子样的炕箩里,盖了盖——老鼠即便发现了蛛丝马迹也奈何不得,放在柴火灶上熏。一定要柴火熏出来的才好呷。这种纯手工土方法制作出来的血粑,又香又辣又绵,城里的人呷过一次就谗得直流口水,爱得赞不绝口。或者把豆腐切成手掌那么大块,放在油锅里煎。我们家用的是纯正茶油,煎的豆腐都是黄爽爽的,又好看又好呷。没能马上呷完的,用口大瓮盛了,瓮口塞捆干净稻草,压紧,倒扣在碟或盆之类的器皿上,添口水把瓮口密封了,呷到来年的夏天,也不会变味。

依稀记得,在七十年代,宰年猪是生产队的光荣任务。分肉不是按人口,是按工分分的,小孩子多的人家往往劳动力少挣的工分也少,自然分到的肉就不够过年那餐呷。到了八十年代,家家户户都有年猪宰了。宰年猪时,师傅总要问一句:“下团雨肉么?”团鱼肉,就是把猪屁股那块精肉最多的地方整块切割下来,切成团鱼的形状,留到元宵节呷。猪肠也要留到正月里才呷,长长(肠肠)胜有嘛。如今家家户户都熏柴火腊肉,在农村,已不足为奇了。

印象最深刻的要数舂糍耙了。把头夜浸透水的糯米放蒸笼里蒸熟了,趁热舀到碓里,年轻力壮的小伙子手拿粑棰,你一下我一下抢着把糯米饭舂烂,越舂得烂做出来的糍粑越细微烤的时候膨胀得越高越好呷,掰一瓣,丝丝拉得老长老长;姑娘们心灵手巧,舂烂了的饭团在她们手里左捏右捏就成了一个个圆溜溜的工艺品;小孩子们嘻嘻哈哈,围着碓台又跳又转,婶婶们便递个刚刚捏好的糍粑过来——也不管是谁家的孩子:“去去去,好呷婆!”如今超市卖的糍粑都是机器加工的,看是好看,淡寡的,没点味道,大约是少了大伙在一起手工制做的热闹气氛了吧。

孩子们最最惦记的要数烟花炮仗。我们把平时采山药积攒下来的几分几角钱拿去集市上换些许硝药,再在老屋墙脚的青砖上刮些白色粉末,掺些木炭粉,拌匀,找些废纸,拿根筷子卷个纸筒,一端填上泥土,灌些硝药进去,埋好引线,再用泥土捣紧,一个土制大炮就做成功了。我们不但比谁的大炮多,更比谁的大炮响亮。只是那时的引线都是快引,稍一迟疑,大炮就会炸在甩出手的瞬间,吓得我们捂着耳朵逃跑。

过年的时间也各有不同。我们老家那儿是在腊月二十九晚上。傍晚还没来到,父亲就把茶树柴火烧得旺旺的,母亲挑选一块上好的腊肉,洗净了,切成几大块,放在鼎里炖。火候要掌握好,时间太长,炖得太烂,手不好抓,时间太短,肉太硬,咬不动。我的母亲总是能把肉炖得恰到好处,香喷喷的,瘦肉一丝丝地抽得出来,很好呷。天刚黑,家家户户早早关了屋门,准备呷年夜饭。年夜饭是万万不能被人撞破的。很奇怪年夜饭为什么不是在腊月的最后一天,长辈们说旧时穷人交不起地租,为了躲租,就提前过了年,三十那天出去躲债了。所以二十九晚上,我们那里是很隆重的,一家人必须要团圆,放炮仗,呷砧板肉。呷砧板肉,就是将炖好的腊肉,放在砧板上切成一小块一小块,全家人围着桌子边吃甜酒边用手抓肉呷。那种全家团圆、温馨幸福的感觉,我永生不能忘却。
    热门排行
    猜你喜欢
    • 爱,在一次如此的靠近
      浏览:15316

      芙蓉从小功课就很优异,开始工作以后,更是努力表现,在广播界闯出一片天。她小时候的愿望,就是出人头地;她知道,惟有出人头地,才能让爸爸注意到她的表现,...

    • 女儿的花花世界
      浏览:23036

      一 又去和女儿去洗浴洗澡。喜欢用手划过她光滑的小胳膊,肉嘟嘟的小后背,被热气蒸腾着,小脸红呼呼的好像要弹指可破了。又会腻歪在你身...

    小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