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谁抢走了我的初恋

分类:经典故事人气:12671
  一、谁抢走了我的初恋
  前个星期。我打电话给妈妈表示问候,聊着聊着她告诉我一个惊人的消息。他说云蕾结婚了。还给我们家里发了请柬,邀请爸妈一起去喝喜酒。那天是星期三。
  我在电话里没问太多有关她家里的事,只知道云蕾结婚了,而且是回家庆办,不是在工作的地方。
  妈妈当时说的还挺开心的,她一直把云蕾当做自己的“女孩”对待,在以前的老邻居中,他对任何一家的孩子都没有对云蕾那么好,好的让人嫉妒和羡慕。如今云蕾结婚了,怎么能不令她感到高兴?
  我和老妈通了几分钟就挂了电。我使劲的挤出脑滋拼凑有关云蕾的记忆。
  云蕾——是我上初中的初恋,也是第一次初恋,对她的印象怎么能不深。我荡漾过的十载年华,第一次对她是动了情和恋,怎么会忘记?
  如今,当我听到这个消息后,悲喜交集。悲的是他的另一半本该是我,明天的那个男主角该是我,可偏偏让他人占了。喜的是他曾经给了我一个好的开始,它是一个好女孩,我祝她从此幸福。
  说来也快,一转眼八年过去了。从我们的初恋算起,到现在他结婚,整整八年。
  回去听云蕾妈妈说过,也听云蕾提起。他的未婚夫姓王,广东潮汕一带人。他们是一起工作的同事。两人都在广州白云区某车管所上班。
  是他抢走了我的初恋吧?他现在在哪,我要去找他?
  二、邻居间的邂逅
  我放下手机,脑里全是她的画面。
  他叫云蕾,我叫易水生。我们都是同年出生。他说在年初,我是在年尾。我们都属兔。
  那是二零零零年八月份,广东省农垦XXX国营农场。连队。
  八月上旬的星期一下午,我和几个伙伴去附近的大河洗完澡回来,看见一辆货车停在房前卸货。这间房不是别的,正是前几天搬走的出纳家住的。今天在这里卸家具,想必是新出纳搬来了。
  “是新出纳,你干那个高高个子的,不是我们这的。”
  “龙队长在和那个人握手呢。”陈伟志说。
  “那个男的肯定是新来的出纳,走我们瞧瞧去。”易水生一挥手,颇有风度的说。
  果真,他们走进这个新来的又熟悉的房子。龙叔叔,水声问道:“这家人是谁呀,是不是新来的出纳“
  嗨,你这小家伙聪明的呀。
  “他姓什么呀?”伟志接着问。
  “姓高,还有一个小女孩,到时候你们可以来追啦”,龙叔叔不该往常的幽默,饶有风趣的说。
  水生高兴的笑了,“还是龙叔叔懂我们”
  说着说着,就从门里走出一个女孩,跟他们年龄相当。只站在门前走廊,不吭声。
  想必她就是那个女孩了,以后要和我们大家做邻居了。水生不愧有大度的心胸和过人的胆量,“走我们迎上去跟女孩聊聊。”他用眼示意这些“弟兄们”上去和她搭话。
  “欢迎你来到我们连队,做我们的邻居。”水生伸出肥粗的右手,像女孩伸了过去。
  女孩抬起头羞涩的看了水生一眼,又不说话的回屋里。她被这突如其来的男孩惊到了,还是他不想和他们说话?
  哈……哈……哈……哈,一片笑声又是笑声。弄的水声下不了台面。原以为自己是老大,他会给个面子,谁想到这不知趣的女孩却给自己泼冷水,让自己成为日后的笑柄,人家会说“刚来的邻居是出纳的千金,谁会给你水生这个面子来招呼你,你睡生在连队不是挺牛的嘛,人家大小姐就不给你台阶下,不搭理你”
  “真不知趣”这就是易水生对这位新人的评价。还让我以后都被人家当笑柄来谈,使我在镇上的人们心里都留下“厚脸皮”的外号。
  事后,他用带威胁的口吻告诫他的兄弟们。黄伟,来宝,顺子,伟志等“你们都别给我乱说,让我听到我可饶不了你们”
  如今,这些少年的朋友,成家的成家,搬走的搬走,只剩下伟志还和他保持联系。
  时间一天天过去,水生发现这个新来的女孩也不是想象中的这么保守,害羞。他只是对不熟悉的朋友不讲话,一熟悉了她的话特别多。
  转眼间她家搬来也是有一个星期了。云蕾开始掌握她的某些信息。
  她叫高云蕾,独生女。属兔。一九八七年初春生,即将上初二。之前住在另一个连队——五队。由于父亲的工作调动举家迁往十队。她会跳芭蕾舞,生得一副好歌喉,经常在学校参加文艺表演。就是镇上中学比她高一级的国旗手。
  在同一所镇上的小学,水生知道有几名出色的国旗手,其中就包括她,只是不认识罢了,他比她高一级,两个班的教室靠着,碰上面也是正常的。
  “哦,水生想起来了,就是上次他去她们班借粉笔的时候遇到的那个女孩”,他当时那了一盒粉笔递给易水生“
  “你想起来没有,我就是那个下去去你们班借粉笔的那个人”
  我都忘了,你是哪个。云蕾在听到他的讲解后,不急的说道。
  嘿呀,嘿呀,你竟然忘啦
  三、纸条就在一瞬间
  今天是他家搬来的第十五天,水生默默地算计着。队里共有几十户人家,和水生同龄的有七八个,再加上小一点的有十五六个,每一天的生活,水生就是和他们度过的。在这些小孩中,水生不是最大的,相反他是同年的几个当中最小的。由于他很讲义气,人很随和,胆量大,大家都听他的。
  下个月,水生就要上初一了,即将面临的初中生活让水生心奋不已。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小学毕业童年时代结束了,曾经的小学时光真惬意,真纯洁,真深刻。童年就在此画上了句号。谁想到这样的童年不动情,人终归是人,终究是有感情的生物。
  活泼乱跳,能吃能睡,天真浪漫,纯洁无暇,义气用事,喜欢上学。这是那时候易水生的写照。在之前的她,不懂得恋爱是怎么一回事,不知道真正的喜欢一个人是怎么一回事。可这次,他对这个刚搬来的出纳千金有点不知所措了。
  他一想上次见她的情景,他就不知该怎么办。
  四、一起上学的照顾
  他开始喜欢上他了。这个从天而降的女孩有着朣朦的双眼,一卷不长的秀发,晧齿整齐,盈笑时嘴唇一动,胜过周围一切风景。云蕾的作文经常被当做范文来读,成绩都在90分之上,这对语文成绩相当差的易水生来说,不易于是望尘莫及的。然而他的数学却特别好,小学毕业100分的数学成绩在整个学校都传为美谈。他现在已经通读了初一的数学教材,完全可以跳级。现在,他就可以多跟云蕾学学写作了。而云蕾也可以向他讨教数学问题。
  “云蕾,这个词是什么意思,这个字怎么写?”水生看着打着90分的作文卷子,细细的读着云蕾的文章。
  读砚,是古代装墨水的一种东西。
  哦,水生静静地看着在一旁背诵的她,不知说什么好。
  这是星期天,他来她家学习都已经过云蕾父母同意的。开始也是有队里的人议论纷纷,说水生一个男孩整天往人家女孩家跑,这像什么样。可云蕾爸妈并不这么想,他们期待云蕾能够专心学习,上高中,考大学。只要不是来玩的,他们很乐意水生上她们家。
  他们还在一起钓鱼。水生家里有个鱼塘,在下午的时候,伟志和黄伟顺子回来叫他。
  “走钓鱼去。”他们拿着鱼竿站在水生面前。
  “走,你们去挖蚯蚓,再和些面团。我去叫云蕾。”
  他跑到云蕾家,说明来意之后,云蕾欣然同意了。
  “掉到了,掉到了。”云蕾高兴的拉起鱼竿。这是他钓上的第一条鱼。
  水生急忙夸奖:“云蕾,你真棒,这么快就钓上了。”
  经过一个月的接触,他们之间彼此有了了解。易家和高家也建立了较好的关系。过节的时候,两家经常一起过,礼尚往来。
  该上学了,他们的学校在镇上,从队里到学校有两公里的距离。以前水生骑过自行车,后来五年级时又不骑了。现在看到云蕾骑自行车上学,水生便央求老妈给她买一辆。他不求老爸,老爸很少跟他打交道。有什么事他都跟妈说。开始妈妈还是不允,可在水生哭怨打闹之后,老妈也拿他没辙,只好给她买了一辆自行车。
  “这下好了,终于有自行车了。你们还不快买”他对着伟志,顺子命令道。这时,水生开始拉拢那些玩的好的家伙买自行车。
  果然,对上大多数的小孩都卖了自行车,这是云蕾加搬到这个连队后的最大变化。
  初中的生活,水生很快适应了。只是课程多开了几门,政治,历史,地理,物理,化学等。几乎每天,水生都和云蕾一起骑车上学,回家。他们中午都不住校。高磊爸爸买了摩托车,有时候他们会做摩托出去。早晨六点半起床,到镇上吃早餐。中午回家午休,两点又去学校,晚上学校不开晚自习。
  时间就这样过去,他也认识了云蕾的同班同学江建军,王天定。云蕾和他的交往渐渐有了不确定的因素。云蕾开始在自己的印象中打量这个同龄的同趣的,知心的师弟。
  一天中午刚放学,水生像往常一样在停放单车的槟榔树下等云蕾。在和同学加敏打招呼后,他一人在那里等云蕾。这一次,他等了很久,约半个小时,他想着云蕾一定有事,但无论怎样,他都必须在这里等。
  “嘿,水生,还没回去”熟悉的声音在水生耳边回响。水生抬头,自己刚才打瞌睡了。他看着站在一旁的云蕾和他们的同学。
  “走吧,我们回去”
  陆老师是云蕾的语文老师,从对面走来,手里领着菜。
  “陆老师好”云蕾恭敬地叫道。
  “云蕾,还没回家呢,上我家吃饭吧”
  “谢谢老师,不用了,我们现在回去,再见”
  云蕾开锁,放好钥匙,和水生一起骑回去了。谁知刚到百米处,便听见“嘭”的一声响。云蕾的自行车后台爆了。
  队里,云蕾妈妈做好菜,就等着云蕾回家吃。云蕾爸爸在称茶青。
  中午12点30.
  “怎们办,车胎爆了”云蕾犯愁着
  一旁的水生劝导,要不先放陆老师家吧,下午放学再去修。
  云蕾停顿了一回
  “我带你回去。”水生吐出想说的话。
  “好吧”水生停下来和云蕾一起推着单车,到陆老师家放。陆老师在家里炒菜,看着他们两的到来,爽快的答应了。
  水生载着云蕾,骑过省道203,骑过乡间水泥路。第一次载着好朋友。他不怕别人说闲话,他认定了就会做到底。下午,水生又帮她推着自行车修去了。
  而云蕾了,记忆着今天他的帮助,完完全全的好感就在秋季之末萌生了。
  第二天早晨,水生在她家门口等。刚一出来,云蕾就一言不发,伸开手微笑的递给水生一串字条。水生没来得及看,他们上学了
  五、课上看纸条被揪
  易水生,易水生,轰然一片大笑,他神志清新后,面前正站着班主任历史老师苏发,他的错号是“包拯”,平常严厉,喜欢提问题。上课爱逮人,尤其是那些注意力不集中,爱开小猜,交头接耳的,偷看情书的。
  “耍”,苏老师一手就去水生手中的字条。一时间全班八十只眼睛都盯着水生看。谁率先打破了僵局呢,苏老师。
  他说道:“我看看你在看什么,爱你的云……他刚要念下去,便知道是什么东西了,急忙收口转移话题,他不想当众给水生难堪。
  水生站着,一门心思的等待发落。
  “易水生,下课到我办公室,我有话和你说。上课要集中精力,有些东西下课还是可以看的。下次不允许这样了。
  全班一阵宁静。这个平常高腔高调的水生班长也保持沉默。这一次班主任真是来真格的了。
  那张字条不是别的,正是云蕾早上给他的那张。
  下课了,水生去办公室。
  苏老师给了他有生以来最为严厉的训斥,毕竟水生是他教书以来最为器重的学生之一,他可从来没下这么大力气去关注一个学生。水生把事情的经过都讲了一遍。听说之后,苏老师的怒气渐渐小了,他改用平常的吻合口吻。
  “期末快到了,争取考个好成绩“
  班上开始流传班长上课看情书被训的事。水生并没有生气,反而是笑着面对发生的事。
  第二天,水生把这件事告诉云蕾。云蕾道歉着。“是我害了你,水生”
  “没事的,那不是你的错”
  水生伸出手,第一次牵上云蕾的手。两个人坐在了一起。
  六、要爱经得住考验
  他们开始了默默地恋情,水生没有辜负老师的栽培,在期末考试的成绩名列前茅。他们开始在公共场合牵手,如同青梅竹马的一对。在连队有时牵手约会,被那位长辈看到了,转而传到了水生的父母中。云蕾爸妈也不同意。
  你少和水生来往,你们的事队里传的沸沸扬扬,弄得我们多没面子。学习不好好学习,谈什么恋爱。再给我听到的话,我不让你好看。
  紧接着,水生也被训斥一番。“你以后少上我们家来玩,学习,我们家不欢迎你。听到没在这样缠着云蕾,我告诉你妈去“
  这在队里,都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人,他也是在碍于面子,只好少去云蕾家了。
  说实在的,云蕾爸妈只是说过邻居听罢了,它不像啊让你给别人议论她们家教不严,他们内心里还是喜欢水生的,他们两个的成绩都是班上中上,他们相信自己的孩子不会乱来,不会学坏的习惯,肮脏的东西。他们相信水生不是那样的人。
  第一个学期过去了。大年初三,水生给云给过了第一个生日。他还买了一个很大的布娃娃给云蕾。那一天,云蕾交上了她的同学,好朋友,整整两桌人。大家都在为水生高兴庆贺,央求着早些发喜糖。
  初二的下学期,云雷告诉水生,她要上高中,不读中专。这一次他们有了分歧,云蕾要早一年离校,他们的感情也只能在持续一年。可是正在这时候,出现了令人意外的是。
  有一帮人一次在路上拦住了水生,将他暴打了一顿,告诫水生不要和云蕾继续发展下去。要她和云蕾分手。这个男的叫黄武清,读初三,上个学期就开始追云蕾,始终没追到。他看到水生获胜了,感到心里不平,便纠集了几个好朋友教训水生。
  鼻青脸肿,头发凌乱,衣服破裂,这是水生被打之后的样子。当时云蕾就在旁边,硬喊着不要打。她还和他们打了起来。水生一个对八九个,并不畏惧,只是他们都拿着棍棒,自己手无寸铁。空拳难敌四手。他一个人,继续打着,结果只能被他们打伤。后面是云蕾父亲路过解的围。
  云蕾并没有再找他算账,而是搬出了自己的表哥。这个后台果然有效,后来就再也没有人敢欺负他。
  水生继续和云蕾保持着关系
  七、选择了中专不后悔
  初二过去。对于云雷来说已经是二零零一年。即将面对的是初三。
  初三,今年的初三不知又有多少人离开校园,毕业进入人生。水声和云蕾的交往已有一个春秋。水生在小心翼翼的维护他们之间的感情,他不期望时间过得那么快。
  可该来的终是要来,开学了。
  在开学典礼上,水生和云蕾都获得了奖状,学习友谊奖和三好学生奖。云蕾虽然得了奖,但她心里一点不高兴。她知道很快就要毕业,想不离开这个地方都不行。人生的路就是这样一段一段的,一个终点的到来,又是一个新的起点。每个人都必须面对。
  在放学的路上,水生看出了云蕾的心思。
  “云蕾,我真舍不得”他紧抱着她,望着天,望着头顶永远不变的天路。深情的一个吻让刚开放的菊花掉了叶。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云蕾也长得婷婷秀丽。很快的国庆节到了。云蕾选择了出行,去他大叔那里——模式著名旅游区。他大叔曾经打电话给她要他放假去玩。这次国庆共七天长假,他正好可以借此机会放松心情。
  她是九月三十去的。一共玩了五天。水生再见到她的时候,看到他明显晒黑了。
  你看看你,一去就晒得我都认不出了。他点点直梁的鼻子。笑着说道
  那边天气很热,谁叫他靠着海边呢。叫你和我一起去你又不愿意。挺好玩的,老外挺多,各种肤色的都有。
  那是旅游区嘛,我又没有亲戚在那里,我哪有这个福分那。不过下次等我有钱了,我带你去玩,一定玩得开开心心的,你信不信?水生疑问的说给云蕾。
  他看着她,等待着她的回答。
  “去,不过要到什么时候呢,”沉默一会,她才一个字一个字的拖出。她朝空中划了一个圈XXX
  国庆过后的两个月,春节就赶忙到了。
  大年初三,水生给云蕾过的第二个生日。吃完蛋糕后,云蕾躺在水生怀里,有重复着这段话。
  水生,我不想念高中了,爸妈也尊重我的选择。“
  “为什么呢“
  “我小姨在广州,我去那边念中专”他匆匆地说完,也接着说“我想学门技能,早点出来工作。”
  “你要读中专,何必去那么远的地方?,我们这儿里也有,或者你到省会也行,见面也方便些”
  “我小姨和舅舅都在,照顾我要方便些,况且我也想出省看看”
  “当初不是说好一起考一所高中,你放心,我会努力的。你不要离开我好吗”水生有些舍不得。
  云蕾不说话,流泪了
  “谢谢你曾经给过我许多”月光和星辰闪闪的照在他们的脸上,量的可以看见地上的蟋蟀。孤月就像一个孤单的人,总是不肯离去。
  转眼就是初三下学期,云蕾忙碌的备战了中考。希望能考出个好成绩在选择未来的路。水生还是不甘心,能想的他都做了。他们在一起的时间视乎很少,语言的接触几乎没有。
  中考那天,水生送她上了车,给她打气。一连的两天。云蕾结束了他的初中生活。水生期待着云蕾能考个好成绩,这样他就不用走了,他期待上天能帮助他。
  成绩出来了,云蕾考了400分,不低也不高的中等成绩。云雷既不高兴也不悲伤。
  “我不想念高中了,上了高中还要读大学,还不如学一门技能。我真的没有心再读下去了。”云蕾拿着成绩单给水生。
  你走了我怎么办,生我孤单一个人在这里。
  我很高兴我们曾经拥有的,但愿你以后找到更好的。
  云蕾。云蕾……他抬头一看四周的墙壁,自己刚被梦惊醒。
  云蕾走了,拿着她的行李走了。中午走的。她在他的窗前留下了一张字条。我走了,我到那边会给你写信的以后好好照顾自己。爱你的蕾。
  水生立即推出自己的自行车,关上门,朝镇上赶去。
  十多分钟后他就骑到了镇上。他看见车前熟悉的背影。
  “云蕾”,“云蕾”“你真的要走了”
  “再见,下次再见”
  水生一动不动,眼睛直盯着云蕾的心。没有任何告白,脸上直冒汗。
  “这个给你,”他取下脖颈上的玉,它会保佑你平安的。
  上车吧,蕾儿。高叔叔不忍心的告诉云蕾。“上车吧”
  “蕾儿,到那边要听舅舅和小姨的话,自己照顾自己哈。”云蕾的妈妈哭了。
  “一路走好,我会想你的”
  嘟嘟的车声划不去内心的悲声,她走了,去了一个未知的世界,祝她好运。
  八、谁抢走了我的初恋
  吱吱的震动声把我从梦里拽了回来。
  “水生,我明天结婚了”短信中有两句。
  “你的未婚夫会幸福的,因为他有了你,云蕾你是个好女孩,真的,祝你永远幸福快乐。
  曾经爱你的生。
  梦醒了,谁抢走了我的初恋,他的命真好——遇到云蕾这么个好女孩。祝他幸福
    分享给小伙伴们:
    热门排行
    猜你喜欢
    • 此情可待成追忆浏览:13464

      时间无情,无情的让人停不下脚步;时间无情,无情的让人来不及思考;时间无情,无情的让人心碎;时间无情,无情的此事此情已成追忆。 岁月、人...

    • 都说对方是鬼浏览:2977

      有一所老屋,大家都说里面有鬼,所以都很恐怖,不敢在里面住宿。那时有一人自说胆子很大,对大家说:“我不怕,我就进去住宿一晚吧。”他就进去住...

    小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