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语故事

让你幸福

分类:经典故事浏览:10958

  “学姐,我喜欢你。”站在树下的男孩很是害羞,站在他对面的女孩笑了笑说道:“小磊,你说什么啊?”
  
  “我说我喜欢学姐,想让你接受我。”名叫小磊的男孩涨红了一张脸,看来应该是第一次。那位女孩说道:“不好意思,小磊,学姐有男朋友了,而且我很爱他的。你的心意恕学姐不能接受。”到这话,很是伤心说道:“对不起,学姐,我虽然知道不可能,但是不说出来就是不甘心,如果造成你的困扰,我觉得很对不起。”
  
  “哪有什么对不起,我们还是朋友,以后有什么问题还是可以来找学姐。”女孩摸摸比自己高出许多的男孩的头,“学姐还有事,先走一步了。”
  
  “好的,那么再见学姐。”男孩站在原地看着女孩的背影消失。
  
  “又是一个被你煞到的傻小子,你怎么这么大的魅力。”看到那个女孩走到我的身边,我一把搂住她的肩膀恨恨的说道。那个女孩也就是我的好友江月一把捏住我的脸,笑道:“天生丽质难自弃,你看不惯的话就去整个容再来和我一较高低吧!”用力拍拍那个自恋的人,我一本正经说道:“玩什么还是少玩感情,以后别引火烧身。”
  
  和江月做了六年的朋友我早清楚她会怎么说,一直给人希望,从不深深的拒绝他人,让那些男生不会死心,不会失望。
  
  “我说小月,你能不能不要在招惹这么多桃花,我都被熏死了。”引着江月在一旁的草丛中坐下,我看着那个男孩朝着相反的方向走去,竟为他感到一丝悲哀。
  
  “悠然,你知道我也不想的,如果有一个人能让我感到安全,不会总是对我说教,不会对我采取无理取闹的方法,不会对我要求太多我就死心塌地的跟随他,一辈子不离不弃。”那一刻她无比的认真,而我看着她侧脸开始发呆。我当然知道喜欢江月的很多人是冲着她漂亮的容颜而去的,还有些则是喜欢她豪爽的性格,还有一少部分就是喜欢她深存心中的温柔。但是没有一个能够和江月坚持到最后,不是管的太紧,就是要求的太多,还有就是纯粹的色狼一匹。
  
  “我是很希望你能找到这样一个人,那我就对你放心了,看你现在这样你不知道我是多么担心。深怕哪天你会出些什么问题。我不担心任何人,我只担心你,你现在是想玩还是认真的我都不管,我只是想你安好的过着日子。”望着远方的天空,我总是担心着,担心着这个需要纯粹的爱的女孩。
  
  “好的,好的,我会的,悠然啊,林悠然你比我妈还要唠叨,难怪没人要。”江月嘟起自己的小嘴巴,可爱的模样把我直接逗笑了。
  
  “好的,好的,不唠叨了,等下还被你说没人要。”我站起身向西沉的太阳望去,看着那妖艳的红心中总有些不安。
  
  过了几天,江月和她现任男朋友大吵一架,看到江月很是委屈的哭红了双眼,自私如我直接甩了江月男朋友夏树一巴掌。“你居然敢让她哭,当初是看错了你。”很是潇洒的转身就走,江月的每个男朋友我都见过,因为她说相信我看人的眼光,但是这个人居然让那么坚强的江月哭的那么凄惨。究其原因我也知道一二,最近新生来学校,身为学生会干部的江月忙的焦头烂额,很少有时间去搭理自己的男朋友。夏树来找江月几次,江月都没有时间陪夏树,甚至每天晚上接电话都是一两分钟就挂。夏树本是体贴的人,虽然不怎么介意但还是心存芥蒂,看着江月在那些新生小子中笑颜逐开就是不爽。
  
  后来听说新生中有人对着这个提供很大帮助的学姐有兴趣,夏树便开始焦急,每天逼问着江月有没有这回事,江月一开始只是微笑的说道没有,这些孩子只是刚进大学觉得很是陌生,有着很多问题需要她这个学姐帮忙。
  
  夏树看着自己女友的笑,也没有太多的纠缠。后来在江月比较轻松的时候,夏树想约江月的时候,江月却说那些新生还有事要忙。一口回绝夏树。一肚子不满的夏树在看到江月和那些新生走在一起的时候,而且还是好几个男生的时候脾气就冲上来了,打个电话给在不远方的江月,开口就说道:“你现在在哪里?……什么?你和谁在一起……”最后夏树说了一句很伤人话,你眼里只有那些大一的小子吧!我可是随意甩掉的人吧,你大不了再从那些人中找一个吧。接着开始吵架,一个觉得委屈,一个觉得憋屈,最后的结果就是江月在我怀里哭的凄惨,夏树被我打得凄惨。
  
  几天没有精神的江月在我的陪伴下恢复了一些生气,但是她怎么都不肯接受夏树的道歉,我知道他们走到了尽头。
  
  果然,我看到他们分手了。江月一大忌就是没有根由的怀疑,这比背叛还让江月难受,所以就算夏树再怎么道歉也无法挽回。
  
  经过这次,连续两个月没有看到江月对那个男生比较特殊,但是那个叫邵磊的孩子开始频繁出现在江月的身边。整天就说着要江月帮他做这做那,连称呼都变了,从学姐到月姐,越来越亲密。我不禁摇头,这孩子定是在追江月,只是不知道他清楚江月的性格。到时他们又是怎样分手?
  
  最后江月终于答应了邵磊,那时我还是站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看着那个年轻的脸上露出欢欣的笑,洋溢着属于他们的青春色彩。由于我和江月的关系,邵磊自是对我也很好,那样的殷勤,那样的小心翼翼
  
  转眼到了元旦,学校说要放一天的假,本来江月答应了邵磊陪他去吃元旦晚餐的,但是她家里有事,请了假她马上就走了。我送她上了火车,转身时看到一脸失望的邵磊。他见我望着他便展开笑颜问道:“小然,我已经订好桌子,既然月姐有事,你就陪我去吧。”
  
  看着那一脸的强装欢颜,心突地软了,便也笑道:“好啊,有饭吃很不错的。”
  
  于是我们两人相伴来到当地有名的一个酒店,邵磊订的桌子恰在窗边,微黄的灯光,奇异的熏香,伴着外面的万家灯火,这里显得无比的浪漫。我笑道:“你倒挺浪漫的。”
  
  邵磊苦笑道:“是浪漫啊。可是她又看不到。”走过去坐下,这里美得连不懂浪漫的我都觉得很是唯美,我轻笑道:“没事,下次再过来就行。反正以后有的是机会吧。”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我和月姐走不到最后,我总觉得我们之间相隔的很远。”他低下头,玩着自己手指。
  
  “怎么会,感情是慢慢的经营过来的,什么事情只要自己用心就行,没什么其他的因素。”只要你能做到她的要求,她会一直一直跟在你身旁的。
  
  “不是,小然你不知道,我总觉得月姐和我在一起有种拘束的感觉,不像我们以前那样。”
  
  “以前那是朋友,可以毫无顾忌,现在不行是因为关系近了一步,如果你要你们以前那种关系还不如现在就和她分手做朋友好了,以免以后连朋友都不能做。”
  
  说完看到邵磊望着我:“真的只能这样这样?”
  
  “我也不知道,但是我只是这样认为的。”喝了一口送来的饮料,我转头看着不远的美丽夜景。他随着我的目光望着窗外,透明的落地窗外是这个城市最繁华的地区,艳丽的灯光连成一片,如万千花海。
  
  吃完饭后,他提议去江边走走,吃了人家一顿饭的我毫无反对的理由。两个人走在江边,这个时候特有的微微寒风迎面而来。我抬头望着走在身边的邵磊说道:“喂,你怎么叫我小然,我比你大整整两岁。”
  
  “呵,你这样子比我看上去小很多,叫你为姐我觉得心里怪异。”他一脸的好笑。“未必你叫江月为姐你就不怪异?”没好气的瞥了他一眼。
  
  “不是,感觉和她在一起我好想只能喊这个一样,连小月我都喊不出,更不用说其他的?”
  
  看着独自神伤的男孩,心中有一种想要抱着他给他一种名叫安慰的祝福。但是我没有,站在他的身后,想着远方一个我们共同牵挂的人,微寒的风吹动衣角,连心里也被吹起波澜片片……
  
  我知道他们分手是必定的事,但是我没想到会是邵磊提出的,那天我正躺在学校操场后面的草坪中睡觉的时候,突然听到一阵哭声。睁开眼睛一看,邵磊坐在不远的树下哭泣,双手怀抱自己,头埋在膝盖上。很像小孩子的轻泣,也很像小兽的自伤。我站起来走上前坐在他的身边,他感觉到身边有人,抬起头看了我一眼,便整个人扑到我身上,抱着我开始号啕大哭。那双红红的眼睛,在他清秀的脸上显得那么突兀。
  
  感觉他的眼泪从我外面的棉袄渗进我的里衣上,最后皮肤也感到他眼泪的滚烫,轻轻的用手拍着这个哭的天昏地暗的人。“哭吧哭吧,有什么事哭完就好了。”
  
  大概半小时后,哭累的他靠着我的肩膀抽抽噎噎的说道:“小然,呜,我和月姐分了,呜呜呜……”没说两句又开始哭了,今天上午没有听到江月说道,大概是下午的事吧。“分了就分了吧,以后再找一个,谁说分的?”江月应该不会先说分手的,难道是这小子?
  
  “是……是我,呜,我想月姐既然不喜欢我,我就不必再去纠缠月姐了……所以我就去和她说了分手,呜呜,然后就分了……”
  
  “傻子啊,你自己说的分手干嘛哭的这么伤心,不是被甩的人才会哭的吗?”我有点觉得无语。
  
  “我知道,呜……月姐不喜欢我,再这样下去呜……迟早会分,还不如现在早点解决。”看来是那天的话让他有所感觉吧。
  
  “她哪里说她不喜欢你了?你知道了什么?”
  
  “每次我们通电话时,大部分都是我再说,她只有嗯,哦,这样啊,这几个词没有说过其他的话了,还有她经常不怎么搭理我,每次都是我主动。这样我就知道她不喜欢我,如果喜欢一个人不会是这样的。”
  
  看来不是很笨,拍拍靠在我肩膀上的头说道:“没事,分了就分了,你以后会找到比小月更好的人。”
  
  邵磊靠在我的肩膀上,刚刚留在我皮肤的泪水渐渐的失温,变成冰冷的一片随着血液传到我的心里。冷,好冷,冬日的阳光暖不了人,暖不了心。何时,我开始觉得感情伤人……
  
  回到寝室,江月就告诉我她和邵磊分了,我早就知道但还是按照习惯问道:“怎么了?”
  
  “他今天打电话给我,说什么既然不喜欢他就分手比较好,以免到时连朋友都做不成。接着连说话的机会都不给我就挂了。”江月一脸的无奈。
  
  “额,这样啊,那你是怎么想的?”看样子江月还是有点喜欢那个邵磊吧。
  
  “本来是把当弟弟的,你知道的我最喜欢这种单纯的人,但是他突然说喜欢我,那时就怕伤害他没有答应,但是后来和夏树分了之后,看到他每天扬着快乐的笑在身边跑来跑去,感觉好像有个弟弟在身边一样,就答应他交往的要求。对他我只能说是对弟弟的喜欢。真正的爱我想我们之间没有……”江月往后一退,坐在床上。
  
  “只是你没想到他会先说分手吧?”我走去过趴在她的肩膀上,笑道。
  
  “是的啊,想到他会突然说分手,还想对他好点,拿他当幌子混过这几年。”玩弄着我垂下的发,江月淡淡的说。
  
  “难道你在大学不打算在找了吗?”终于等到我想到的结果了,我高兴的抬头,却忘了我的几缕发还在江月手上,瞬时痛的我眼泪都出来了。江月连忙松开,调笑道:“听到我不找男朋友,这么高兴,难道你一直暗恋着我?”
  
  “谁暗恋你啊,少臭美了。我只是不想担心你的情感问题,你在这么下去就怕你得罪人。”我使劲揉揉自己被扯痛的头皮,瞪了那个正在窃笑的人一眼。
  
  “好的,好的,知道你担心我。以后我会认真的对自己的感情问题的。”伸手,我们相拥。
  
  事情都解决了,但是身边却多了一个麻烦,这个麻烦有个名字叫做邵磊。从他们分手那天后,邵磊开始有事没事找我,陪他去江边散步,陪他去郊外爬山,陪他去城市中心打电游,理由都是同一个,失恋了心情不好……
  
  感觉自己小了好几岁,抢那些小孩子的秋千比谁荡的高,站在桥上对着桥下的人欢呼,所有以前认为蠢的死人的游戏都玩过了,但从没发现自己还有如此活泼的一面。每天在江月诧异的眼神中和邵磊一起玩的疯疯癫癫,玩到累了,就一起爬到学校操场那块草坪的躺着。这么辛苦的陪他,都是为了让他不那么记恨江月,毕竟我不想任何一个人去伤害到她。
  
  一直这样到了放寒假的时候,我和江月把东西打包好,准备往火车站走的时候,邵磊忽然打电话给我说是来送我,江月促狭的笑让我突然觉得无地自容。
  
  就这样邵磊帮我们拖着箱子走到火车站,进站时回头看到是他望的仍是走在我身边的江月,看来还是没怎么死心。他对我一笑,留下一个落寞的背影给我。
  
  火车之上,江月靠在我的肩膀上安闲的睡着了。我牵着她的手径直望着窗外……
  
  “小然,我来找你了,我现在在你们城市的火车站,来找我不?”在过年后的不久,邵磊打了个电话给我。我一惊,又打个电话给江月说:“小月,邵磊听说来这里找我了,你要去不?”
  
  “小然,悠然,林悠然,人家说是来找你的好不?喊我去干吗?笨蛋!”被电话吵醒的江月火气很大。
  
  “不去就不去,居然骂我是笨蛋,臭小月。”我对着电话做了个鬼脸,便收拾东西准备出门。
  
  果然在火车站看到那个冻的一塌糊涂的傻子,看到我的出现他首先是一个大大的拥抱,把我一个脸红,拍着要他放开我。
  
  那天不知怎么的,两个人就一直一直牵着手,我带着他在这个城市的街道上慢慢的游走。牵着手竟有种心安的感觉,已经有很久没有这么心安……
  
  最后晚上带他回家的时候,妈妈首先死盯着,然后在邵磊的甜言蜜语下就开始乐了。我和妈妈说这是我学校的学弟,因为家中没人就跑到这边来找我玩。妈妈对邵磊的印象还不错,就让他暂时住在我家,说什么在外不怎么安全。
  
  看着对我露出胜利微笑的邵磊,心中莫名起了一种绝望,当年要不是……现在妈妈绝不会让你住进我家的。邵磊住了好几天,走的时候,我妈妈还说怎么不多住几天,以后再来玩的话。
  
  陪邵磊坐在候车室中的时候,邵磊笑着说道:“你家人都很很热情,你性格怎么会不一样啊?”
  
  “什么不一样?”
  
  “你显得很安静,不是别人来找你你就不会去理人,感觉到你给人一种落寞感和拒绝感。一看就知道你受过伤……”
  
  “落寞?拒绝?原来是这样?”我放开我们相握的手,对着那个开始紧张的人说道:“我要先走了……”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还没出候车室门,接到邵磊的电话听着他急急的道歉:“小然,对不起,我不该说的。”“没事,说什么对不起,你又没错……不用担心,我没生气,只是想到不好的事情……我先去有事了。”匆忙挂了电话,又打了个电话给江月说道:“小月,我想和你谈谈。”
  
  “有什么事要谈啊?这几天你不是陪小磊玩的很开心吗?”江月在电话另一头漫不经心的说道。
  
  “拜托,我现在真的很想见你。”我开始祈求,大概太过哀求的语气影响到江月,江月说道:“哪里?”
  
  相约在我们最喜欢去的地方见面,一见面我就扑上去抱着江月哭道:“我错了吗?当初我的决定是错了吗?别人都可以轻而易举看出我的落寞,看出我的拒绝。当初我不应该妥协的吗?”
  
  江月收紧双手,缓缓说道:“你没错,是我错了,当初那样的形式下我们只能这样,是说好了吗?等大学这几年过去我们就永远在一起。但是你如果喜欢上别人我也可以放手,不能给你幸福就让你幸福……”
  
  紧紧的相拥,我哭着我们的命运。回到家中,妈妈坐在沙发上问我:“那个男孩是不是你的男朋友?”
  
  “不是,只是我的学弟而已。”我往自己的房间走去。“那个孩子我很喜欢,你好好珍惜吧,不要在我弄什么恶心的事!”
  
  收住眼泪,我应了声好。回到房间我趴在床上开始痛哭,哭累之后便睡着了。
  
  “你们在干什么?赶快给我分开!”抓住我手臂的是那么的用力,我和江月摔倒在地上,我们知道迟早会有一天曝光的,只不过来的如此突然,还被抓到我们亲吻的场面。和江月跪在四个家长面前被责骂,我们是不孝,我们是恶心的,我们是不该被承认的。
  
  在我们心里爱情是神圣的,我们开始逃,但是两个未满十八岁的孩子能到哪里去,被抓回来两次后,我们就被彻底分开。出门在外都有人接送。江月换了学校,也换了住址,一切联系方式都不能用。江月开始堕落一个又一个的男朋友,而我落寞在人海之中,不在像以前那样的快乐,因为心中有一份没有根的爱情,不知何时会死去。
  
  考上大学之时,走进宿舍那一瞬间看到江月震惊的脸,同时还有在一旁帮着收拾东西的男生。看到我们好像认识,那个男生搂着江月对着我说:“月儿,你认识的人吗?”
  
  “恩,我们是三年的朋友了。”江月走上前拥抱我,说道:“小然,我的男朋友夏树。”熟悉的气息在身边围绕,眼泪环绕着就是没有流下。
  
  那天晚上江月说了一句话:“如果四年后,我还爱你,你还爱我,我们有了能力后就一起躲到一个地方平淡的过。现在我就当作我们只是普通的朋友,普通的好朋友。”
  
  缓缓从梦中醒来,我竟然又一次梦到我和江月。枕巾已经湿透,所处之处一片冰凉……我有种绝望丛生,我们不会再在一起了……
  
  回到学校之后,邵磊便开始天天来找我,每次走的时候看到便是江月淡淡的笑容。看一次,心便痛上一分。
  
  和邵磊在一起不再如从前一样的开心,心中有了一阵阵的痛。也许掩饰的太好,这个很单纯的孩子没有察觉,经常就听见他给我唱那首不知名的歌:“越长大,越怀念,少年时有多勇敢,骑单车,摔多痛也笑着哭。越单纯,越幸福,心像开满花的树。努力过,深爱过,就不苦……”你是单纯的,你会幸福的。
  
  连续几天没有睡好,我想辅导员请了半天假回寝室休息,辅导员看到我差劲的脸色连忙要我回去多休息,就准了一天的假。
  
  回到寝室时,我听到里面有人在说话,正准备开门进去的时候突然听到邵磊的声音。怎么还没死心吗?不对,好像不对劲。
  
  “她最近的脸色越来越差,你难道和她说了什么吗?”这是江月的声音,“没有,我怎么会和她说,我还以为是你和她说了,这几天她苍白的好可怕。”这是邵磊的声音。
  
  在谈论我,悄悄的蹲在门口竖起耳朵开始偷听。“你现在已经确定了吗?”确定什么?
  
  “确定了,她虽然还是很在乎你,但是起码她现在心里已经有我的存在了。”什么意思?
  
  “这样就好,到时我走的时候就可以放心了,要不是……真不甘心把小然让给你……”这是……我全身开始发抖,心中的绝望越来越深。
  
  “我回好好照顾她的,不会让她受伤的。”邵磊信誓旦旦,只是我该怎么办?
  
  “这样我就可以放心的走了。谢谢你……”
  
  我一把推开门,看到两人的难以置信的表情。三个人的寂静,江月首先开口:“小磊,你先回去,我会和她解释清楚的。”邵磊本来还想说些什么的,但是想了一下就出去了。
  
  “小然,我知道你现在很难受,但是请你冷静下来我会一一告诉你的。五年前我们被分开的时候,我用绝食来抗议,在我们叛逃的时候我们又一起吃错东西进了医院。在医院中看到你被接走,我胡乱吃药完全把胃给弄坏了。在前几年的时候一直胃痛,但是以为没有什么大的问题,一年前去检查才知道是胃癌。”江月平静的声音像在讲述他人一样,“可是已经晚了,晚期的胃癌没法治。”
  
  “怎么会这样?怎么和这样……?我泣不成声。
  
  “医生说要我接受治疗,我想反正结果都差不多,还不如不去。医生说不接受治疗只有一年半的时间。现在过了一年多了,我只有剩下几个月了。我知道不能让你知道,每次说出去约会我就是去医院买药,每次说去去开会就是我痛的不行出去躲开你视线。但是时间过得太快,我本来是准备早点转学告诉你我去国外深造的,但是后来看到小磊很喜欢你,这样的死心塌地。我就逼夏树和我分手,让你了解小磊。但是不恰巧让小磊看到我在医院买药。我和他说了我的病情,最后就有你看到我们分手他痛哭的场面。那孩子也是的,我告诉他,我活不了太久就哭的什么似地……然后我告诉他你喜欢怎样的爱情,你欣赏怎样的男生。我知道他会成功的……”一边说江月的眼泪一边掉:“但是看到你们真的在一起的时候我就好难过,我自己已经不能给你幸福,我一定会让别人给你幸福的!”
  
  “你怎么这么傻?”我抱着江月好痛苦,我怎么可以同时爱上两个人,爱的那么绝望……
  
  “我傻,对啊,我把你推到别人的怀里,让自己看着心碎。”相拥而哭,如同五年前。我们就是这样相拥在路边哭我们的悲哀,我们的绝望。
  
  “还好,你爱上小磊了,我知道你以后会幸福。”江月擦干眼泪,“我也能放心的走,放心的去没有你的世界。”
  
  “带我走好不好,我不能没有你,五年前的痛我不要在经历第二次,我不要。月,你不要抛弃我,我不要呆在没有你的世界。”紧紧抓着江月的衣服,仿佛一放开她就会飞走一样。
  
  “小然,不行,我不能这么自私。小磊已经进入你的生命轨道,你不能就这样让他消失,他怎么办?”江月把我抱在怀里。记忆中那双红红的双眼又一次浮现,江畔的落寞背影,一起相处的欢笑,何时他竟有了如此的重要。
  
  “你舍不得对不对?我不能带你走,你现在不仅是我的,也是他的。”江月一脸的痛楚,“还记得吗?那时我跟你说:人生有六大苦,生,老,病,死,生别离,求不得,你不能接受哪样?你说是死,因为死了就什么都不能够做了。不想告诉你,让你在一个我知道的地方好好的活着就是我最大的希望,让你不知道我的死亡对你来说不是好些吗?”
  
  “我让你这么痛苦,你还会让另一个爱你的人痛苦吗?”江月放开我走上前把门打开,门外便是一直没有走的邵磊,第二次见到邵磊的红眼睛,还是又被震撼了。
  
  江月说要离开这个城市,我哭得让她不要离开,我知道她不想死在我的面前,但是我只想在她生命的最后陪她度过,今生我们不能一起相伴,来世我提前预定。
  
  最后在我的哀求下江月没有走,只是住进当地的医院。我父母来了,江月的父母也在。离两家父母再次碰面有五年了。相见都是感慨万千,谁也不知道是谁的错,但是自己的孩子一个即将终止生命,另一个无比憔悴,不禁问自己当初是否错了。
  
  我在学校请了长假,每天每天就一直陪在今生无缘的情人。我们当初生别离,求不得,现在你受着绝症的煎熬,以后我们中间就隔着一个死。上帝和我们开了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让我今生永世不能忘记你……
  
  那一天的早上,我伏在病床旁深睡着,感觉到有轻轻抓着我的手,急忙睁开双眼,眼前是江月是带着病色的笑。虽然苍白但是还是那么美,如同六年前一样。
  
  “醒了?你睡觉的样子好可爱。”江月笑道。
  
  “你才可爱,我一点都不可爱。”我抓紧江月的手,不着痕迹的伸了个懒腰,对着江月灿烂一笑。阳光从窗外斜射进来,正好有一束打在我们相握的手上。窗外的家人看着这一幕都纷纷的抹泪,当初自己怎么会那么狠心,为了自己所谓的坚持伤害了自己最应守护的孩子。
  日渐苍白的脸,经常因疼痛出现的晕厥,甚至痛到极致吐出的鲜血,都在我的面前写下一个又一个死字,看着自己爱的人这么痛苦,不禁问自己当初为什么要相爱。看到我的挣扎,江月拜托邵磊在手机里面存了一首歌,每天放着:越单纯,越幸福,心像开满花的树,努力过,深爱过,就不苦……越单纯,越幸福,心像开满花的树,大雨中,期待着有彩虹……
  “小然,你这么单纯,肯定会幸福,我们这么努力,相爱一点都不苦。”江月在泪水迷蒙中对我说下这样的话,那时窗外繁花盛开……
  
  江月在盛夏之中去了另外一个世界,留下连泪都不知道怎么流的我,留下暗自悔恨的两家父母。
  
  七月的阳光开始用热情烘烤这个大地,我的心冷的就像寒冬一样,除了邵磊谁我也不理。当初我们为什么要相爱,为什么要用自己没有实力的肩膀去创造自己的世界,为什么我们要爱的那么痛苦,爱到绝望……
  
  邵磊每天陪在我身边,就怕我一时想不开。其实他不知道我答应江月的事就绝对会做到,还有毕竟我也爱着他。
  
  我会好好的,一直好好的,有人在另一个世界等着我将这个世界的幸福传给她……既然我不能给你幸福,那就让你一直幸福着……


↑↑↑雨点儿的音乐↑↑↑
    热门排行
    猜你喜欢
    • 仙女思凡
      浏览:21519

      吉斯娜娃吉原是一个女神,长得很漂亮。她同父亲一起住在天上,但她向往地球上的生活。她看到地面上川流不息的人们,时常叹息,说...

    • 李白求师
      浏览:18558

      李白晚年,政治上很不得志,他怀着愁闷的心情往返于宣城、南陵、歙县(在安徽省)、采石等地,写诗饮酒、漫游名山大川。 一天清晨,李白象往日一样,在歙县城街头...

    小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