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语故事

记得那一个美丽夏季的你

分类:经典故事浏览:10224
  “那一年,我记得你穿白色的短袖T恤,洗白的牛仔裤。”女孩回忆那年的夏天是最冗长最美好的季节。
  “哎!你叫什么名字?”男孩扒在桌子上看坐对面的女孩,用最坏的笑意,瞪着一双大眼睛,凑近她的脸说。
  “谱夏!”女孩闻到他前额发香,忸怩地将头转向另一边。
  男孩恶作剧地转向她这边将脸凑得更近些问:“多大?”“15!”女孩的脸红得很像苹果。
  男孩微笑,露出一排好看的牙齿。将身旁的椅子拉过来坐下,看着女孩继续问:“你不想问我吗?”
  “你呢?”女孩将头抬起来回答。
  “我呀!卢布。今年16岁,算是你哥哥了”。他一副得意表情。
  女孩望着他扑哧一笑,接着身子前俯后仰。“卢~布!你成俄国货币啦!哈哈……”她忍不住继续笑,男孩好气的和她打闹起来。他们相识了。
  店里的客人无不难以伺候。一位小姐的儿子飞似的跑来和端着一盘菜的服务生谱夏撞了个满怀。小男孩的衣服被红油晕染成了手帕般大的的褚红章印。他的哭声换来了他的妈妈。女人对着谱夏大吼一气,吓得她傻瓜般浑浑噩噩的点头跟鸡啄米似的,哭着说对不起。
  卢布走过来冒昧地请求男孩脱下衣服。领着谱夏跑到洗手间,她看他在被染的那块上面抹上一层洗洁剂,用手轻轻干搓,红油渐渐地从衣服里被抽了出来。她欣喜的看他动作很快地将衣服刷洗、清洗、拧干。谱夏流下感动的泪水,卢布从洗手抬上的纸盒里抽出纸巾给她轻轻擦干泪水说:“傻瓜,已经没事了。”
  他们将衣服晾在吹风前面,半个小时后,干净的衬衣又穿在小男孩的身上。
  以后的谱夏总是偷看卢布,每次都被他逮个正着,做个鬼脸再回以微笑。然后谱夏心花怒放的低头撅起嘴吧笑笑。七月的夏日永不休止地排释出它足以噬人的温度。走出店门,俩人就如掉进一口正红的热锅,热得要命。
  谱夏还是很激动地跟着卢布一起满头大汗的逛遍整个万源城。卢布是导游,谱夏是游客。他领着她嗡头乱串(对谱夏来说)在各条繁华大街上。他资深如行家的为她对这个小城一一介绍。什么烈士陵园啦、河街啦、101啦……他说以后要带她逛了个遍。说什么有我你就不会失去方向。谱夏听得面红耳赤。
  走了四五条大街便累不堪言。来到一个偌大的广场。
  谱夏实在走不动了,有些生气的用手扇着脸前的热气,踟蹰不前。“这里是金缔花园,小姐,如果我们逛累了…”他转头看她一副不开心的样子,用手捏了她的鼻子,提高声音说:“可以从那里上去,直奔爱家超市。”说完牵起她的右手向广场右侧跑去。
  谱夏第一次被男孩牵手,显得有些急促不安,她跌跌撞撞的跟随过去。本已热得通红的脸颊此刻更是烫得厉害,心跳也怦怦加速。她忍不住幸福的微笑,加快步伐地跟着他跑。
  走进超市,只为乘凉。他买了她指冰箱里说很喜欢的两瓶绿豆沙冰。一起走入公共餐饮室,找了位置,相对座下来。迫不及待地将沙冰插入吸管,猛吸一口,感觉沁心凉的爽快。他们互相偷看对方,彼此愉悦的目光交织在一起。互相看着对方面容通红的脸,谱夏感到无比幸福的时刻。彼此心照不宣的微笑(至少谱夏这么认为)。
  那天晚上,卢布送谱夏回宿舍。他们讲了彼此的过去。都来自农村,中考落榜。谱夏喜欢一个男生,他上高一了。卢布喜欢一个女生也上高一了。
  “他画画很好,将来要当画家。”谱夏说。
  “她成绩很好,我和她不配,已经分手了。你还喜欢他吗?”卢布问。
  “几个月前他就不喜欢我了。”谱夏说。
  夏季的黑夜来得很迟,可一旦来临便黑得很快。七点灰色的光明截止到七点二十便是漆黑一片。彼此沉默着走出香樟林。城市朦胧的夜景光度倏地呈现在眼前。看着繁华的夜景,卢布忍不住问:“你有手机没?”
  “没有”谱夏答。
  “那你能告诉我你宿舍的电话号码吗?”
  “可以呀。”
  卢布拿出手机记下了她说的一串数字。又说“你上去吧,再见!”
  那天晚上她沉睡之前没等到卢布的电话。最后不见他来上班。电话也打不通。她很伤心地将卢布和想当画家的男孩想在一起,问自己到底喜欢谁。她的回答是不知道。她只知道卢布可能还喜欢着高一女生。而画家男生不喜欢她是因为自己没考上高中。她该选择原地不动,等着卢布回来对她说:“我喜欢你”,还是应该去复读初三,考上高中,和“画家”在一起?不知道,她什么都不知道。
  就在她心灰意冷的时候,15天的等待之后。她寄居二爸借给的公寓里的电话响了。她揉着朦胧的睡眼“喂”。
  “谱夏。我是卢布”。
  “卢~布!你在哪儿?”她激动得从床上坐起来,眼睛里露出的是喜悦的神情。
  “我在你宿舍楼下”。
  “好!我马上下来”。
  一番简单的洗漱与打扮,便迫不及待地跑下楼。在卢布眼里,她总是那么随便的用黑色发圈扎着黑色的马尾,不戴耳环,不画眉毛,也不涂唇膏。就那么随便的出现在他面前,他却能使出最坏的笑意,用手捏她的鼻子,从不说我喜欢你。
  “卢布!”她轻声喊他。她很安静的站在楼角看他偏瘦的背影,还是穿着白色的T恤和洗白的牛仔裤。他转过来,却没有往常的坏笑,卢布满慢步走过来拉着她的手走了过去说:“我们去这个城市很多好玩的地方,现在就去,你有时间吗?”
  “有啊,我……”她准备说她已经辞职。又撒谎说:“今天我放假了。”
  他们去了很多地方,城市的每个角落,城市周边的塔子山、烈士陵园,梁校……他们很青睐这地方,有着古香古色、庄严肃穆地气氛。最后他们漫步在铁轨一米以外的小径上,往市中心回走。有着几分火辣的金色夕阳打照在他们的脸上。
  她还是没等到他说:“我喜欢你。”她不再像以前那样害羞。现在觉得和他在一起是多么轻松和愉快,她准备放大胆子问他:“你喜欢我吗?”
  还没开口,卢布就说:“明天我们就分离了。”
  “什么?分离?”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没有听错。
  “我报中专了,明天回去收拾东西,先到职中上预习班。”他好像不用多思考,自信的说了这句话。
  “哦,是吗。你又可以追她了”。谱夏装作替他开心的样子说。继和他一起向前走着。
  “追她,这我可不敢确定。”他终于一副坏透底的笑脸看着她。如果他嘻皮笑脸,谱夏就会很开心地从恐慌中逃脱出来。她只是微笑,不说话,像在等什么。
  他还是那样一个调皮的男孩。飞快地跑在前面,回头喊她:“傻瓜,你呆在那不要动啦!”
  她真的好生气,很生气却要装着没事一样跟随在他后面。
  晚上她不接他的电话,响了很多次,直至最后接到妈妈的电话。妈妈说11月份全家出动去广东。她知道妹妹成绩很好,读书会花很多的钱,怎好意思开口说自己还要继续读书呢。她只能跟随父母去南方城市里挣钱。
  第二天上午十点,她在汽车站等候半个小时后出发的班车。她到电话亭给卢布通话。“喂,我是谱夏。”她带着哭声。
  “谱夏!你个死丫头!昨晚为什么不接我电话?你知道我想对你说什么吗?”电话那边是他焦急的声音。
  “你现在上车了吗?”她将头转来转去在整个车站搜索着卢布。
  “早就驶离市区了,九点五十的车。你能记住我的号码吗?记得要给我打电话。知道吗?我喜欢你。”卢布的声音变得沙哑无力。
  谱夏已经泪流满面,心痛得无发呼吸的说:“我也喜欢你。”她挂了电话。
  即便她不知道那15天里他在做些什么,但她知道他是喜欢自己的。他一定很想读书,自己就算默默地走开也会在心里祝福他考上大专。
  从她身旁走过的人都回头看她蜷缩在玻璃门角,蒙着头,无声抽泣。
  就像某本杂志里写的一句话:只有心动,而没有约定,爱情的迷雾里,说不清谁是谁非。
  谱夏相信他们没有约定,以后也不会再见面。她去广东了。即便后来谱夏恋爱,她也总能回过头来想想他,穿着白色的短袖T恤,洗白的牛仔裤的男孩
    热门排行
    猜你喜欢
    • 有钱的爱情像个宝
      浏览:11310

      我的先生,我爱上他、嫁给他的时候,他还只是个工作了6年的上班族,几年的时间里,我看着他因爱情而发奋,成为了有钱男人;而我,也被朋友们叫做富婆&...

    • 阳光与米无关
      浏览:11000

      那年她初二。每天课上课下,一个人静静地坐着发呆,呆呆地望着窗外,看着风在树叶上掠过,阳光在花儿上跳跃,教室里喧闹的热闹是别人的,她什么也没有,她是孤独...

    小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