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语故事

校园是-首忧伤的歌

分类:经典故事浏览:1989
  零零落落的雨,缠缠绵绵,给人意乱情迷的太多感想。雨后的空气清新自然,所有浮光掠影的情绪仿佛就在这一刻凝思、静止。
  凌涛看着电梯的数显慢悠悠地跳跃着,心也跟着往下沉降的速度滑落。这几天总是莫名其妙的烦躁不安,感觉被压抑和沉闷挤压的没精打采,但又记不起在那里错失了些什么!他正在沉思默想着,突然眼前一亮,一股新鲜的空气扑面而来,把里面沉闷的空气驱逐出去,电梯的门已经自动打开,“呵……”终于到了底层的停车场。凌涛走出了电梯,感觉有点不自然的凉意,一阵阵阴冷迅速浸透每一寸肌肤。
  他穿过停放小车的中间过道,往小区里面的小花园的方向拐了过去。刚刚踏上大理石的台阶,就闻到清香扑鼻的花香。你看,花园里面,花团锦簇,一朵朵艳红的花蕊,在葱绿叶子的衬托下显得格外娇艳,让人留恋驻足不前。盎然挺拔的绿色家族,正在贪婪地吮吸着雨后新鲜的气息。一排排喷眼如排山倒海般地喷云吐雾,把湿漉漉的假山装饰的更加靓丽而多姿,显得格外朝气蓬勃。
  他转身走出了小区的保安围栏来到了红绿灯街口,穿过喧哗纷乱的斑马线,似乎置身于纷华靡丽的气氛之中。他仰望着街道两旁那绿油油的梧桐树,叶面粘附着几滴晶莹剔透的水珠坠坠欲落。仿佛在向人们诉说它已经无力承载,只有卸掉多余的累赘,伸展它已经疲乏无力的躯体,或许才能享受明天阳光的滋润。不由从内心深处发出一声声无可奈何的感叹:“变幻莫测的爱情呵,你何尝不是粘满水珠的梧桐叶!日夜奔腾咆哮的情绪啊,你总是蜷缩在荒凉的角落思潮如泉涌出。”那些无法被淡忘的校园生活,盛满了多少酸甜苦辣。记忆犹新的画面,总在凌涛的思考中翻江倒海。他呆呆地默读着这些并不陌生的画面,痛苦地搜索着那些无法被深埋的记忆。
  那天,就是那毕业前的十几天……
  那些穿红着绿的女生们正忙碌着整理日常用品,而男生宿舍里的凌涛,用呆滞的眼神盯着一页又一页被撕了下来的日历,他无法停止思考。再过几天就要毕业了,凌涛的脸庞根本没有一丁点欣喜的表情,反而少了平时那份的自信、洒脱、轻狂。却多了份未曾感受过的落漠,忧心如焚的感觉。他尽量克制着自己,用非常牵强的笑容,和同学们张罗着中午的集餐,与晚上的记念晚会。
  中午,同学陆陆续续地围在临时构造的餐桌四周,一个个都愁容满面,沉默寡言,就连那个平时喜欢搞恶作剧的调皮捣鼓鬼,浑号,“杰姆逊”也一脸阴沉,不时扭动着不安分守己的头,左瞅右看,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默不作声。现场的气氛可想而知,更何况是她们呢。
  凌涛用僵硬的手举起了酒杯,却不知要说些什么,老半天也挤不出-句觉得适合现场气氛的话语。毕竟是同系、同班的同学,甚至是朝夕相处的舍友。相处了四年,多少个日日夜夜,共进同一幢大楼、走同一条楼梯,棒着书呆在同一间教室。天天擦肩而过,给彼此伸下舌头,扮扮鬼脸。
  而现在将面临的虽然不是生离死别,再过几天也将各奔东西。对于他们来说是第一次面临的不仅是分道扬镳的悲伤,谊情也许是永久性的隔断,这个极为沉重的思想包袱将会左右着他们一段很长时间。
  坐在凌涛对面的“冷美人”如月,是小雅最好的闺友,她俩是系里唯一来自同一省份的老乡。她性格-惯内向、文静、沉默寡言、胆小如鼠。她突然站了起来对大家说:“同学们,开心点哦,虽然我们将要分别,并不代表永远失去联系的机会啊。来吧,为我们的未来而干杯吧。”说完端起盛满饮料的杯子,眼巴巴的瞅着大家。凌涛惊讶地望着如月!暗自思量,原来这丫头片子还挺有心机的,临乱不慌,还是个深藏不露的主呵,刚才-番慷慨陈辞不得不令他刮目相看。凌涛好象发现新大陆似的,用火辣辣的眼神盯着如月看了看,不由竖起了指头扭了扭,用赞颂的眼神再一次望着她。如月会意的伸了伸舌头笑了笑,一把拉起旁边闷声不响的小雅。这时所有同学都举起了酒杯,最后一次集餐在叮叮当当的碰杯声中依依不舍地结束了。但谁也没有勇气首先迈出宿舍的门槛,这-刻宿舍静得出奇,只有急促的喘息与错乱的心跳声,仿佛向宿舍的每个角落里延伸……
  炎热的夏夜,让人感到心浮气躁。舞台的彩灯映红了半个校园,却掩映不了同学们用热泪润饰的脸孔。舞台上那高分贝的喇叭,一次又一次地输送慷慨激昂的陈词,诱人泪滴。凌涛被现场的气氛所感染,眼角微微湿着!他不敢继续呆下去,因为他怕无法控制自己凛烈的情绪,说不定真的会泪流满面,影响到其他同学们的情绪。他再也不敢再往下想,用有点颤抖的手指,从裤兜里勾出手机键入“老地方见”四个字,给小雅发去一条信息。
  然后悄悄地绕过喧沸的舞台,来到那条散发着阵阵幽香的小径。凌涛焦躁不安地不时张望着那盏浅桔色的路灯,昏黄的灯影被风切割的东歪西晃,照在铺满鹅卵石的路面,恰似一只只嘣嘣乱跳的臭蛤蟆,露出狰狞令人生厌的面孔。
  突然一阵杂乱细碎的声音吵醒他昏沉的思绪,眼睛随着“笃笃笃……”高跟鞋叩响的路段远远望去,她的倩影终于闯进了他的瞳孔,刹那之间精神倍感攀升。
  兴奋之间小雅已经站在他的面前,今晚的她似乎变的默默无言,一脸忧伤,眼角残余的泪痕在路灯映照下隐约可见。没有像平时那样一见面就吊着他的脖子,然后双手会不可思议的从上而下滑落,紧紧地环抱着凌涛的腰,闭上了眼睛等待一场暴风骤雨般的深吻。也许是她即将与最要好的舍友分别的缘故吧,他暗中猜测来着。
  彼此相互默默无言对视了好几分钟,她突然扑了过来紧紧地抱着凌涛。“呜呜呜……”泪如泉涌,刹那之间弄得他手足无措,不知如何去安慰她。
  过了片刻她呜咽地对凌涛说:“下午爸爸来电话叫我放弃深造,回本市工作他已经联系妥当了,叫我如何应付呢?老爸所决定的事从来不会改变的。“呜呜呜……”凌涛看着她哭的如此伤心欲绝,鼻子不由一酸,一股无法克制的暖流瞬刻涌上心头,珍贵的泪水溢出了眼眶。“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此时此刻的他感到头重脚轻,脑海一片纷乱不知用如何的方式去安慰她,唯独陪着她哭哭啼啼……
  舞台的喧嚣声不知在什么时候已经沉寂,不甘寂寞的夜灯还在不停地刻画着迷人的夜色。夜很静,只有小雅的抽泣声还在不间断地撞击着凌涛的心灵最深、最软的地方,仿佛如刀割那样疼痛!他梳拢了很散乱的情绪,然后很艰定地对她说:“雅,别哭了吧。”“为了你,我可以无条件放弃-切,也包括眼前的一切。我决定放弃深造,跟你一起先回到你家,见过你老爸公开我俩的关系,然后我再回家,叫我爸跟你老爸商量我俩的婚事吧,好吗?”小雅沉思了许久略带结巴而紧张地对凌涛说:“不不不……这样不行的,假如你执意要那么做,你不如杀了我吧。”凌涛面露骇异之色,惘然不解地问:“为什么,为什么不行呢?难道你……你老爸不但安排你就业而且……”她似乎听懂了凌涛没有说完的话里有话,有点着急地说:“涛,不是的,我决非你所想象那样朝三暮四的女孩啊!三年了,三年的热恋是纸上谈兵,难道是玩一场过家家的游戏吗?亏你想得出啊!呜呜呜……”
  凌涛看着小雅哭天抹泪的样子似乎也觉得错怪了她!心如火燎,慌里慌张地从裤兜里拿出一大把面巾纸,走到小雅面前边擦边说:“雅,刚才是我的不对,不分青红皂白的错怪了你,我向你道歉,你打我几下解解恨吧,别哭了,好吗?”她抬起了双手紧绷绷地箍着凌涛的脖子,把脸贴着他的肩膀,依然在继续抽泣……
  暖烘烘的夜风,不时拂动着小雅的长发,拍打着凌涛近乎麻木的脸庞,脑海却在翻箱倒柜,心慌意乱不知如何应付这突如其来的事件。突然几乎剥夺了他俩所有思考的空间,面临残酷的事实却赤裸裸地摆在他俩的面前,任何的抉择都会给她俩带来伤筋动骨的下场。
    热门排行
    猜你喜欢
    • “扫叶庄”和“踏雪斋”
      浏览:10721

      清朝医学家叶天士出生在江苏苏州,他的父亲叶阳生是一位名医。他从小跟着父亲读书学医,刚满十岁,就已经能给人看病了。 叶天士十四岁那年...

    • 这种治疗有用吗?
      浏览:6579

      一次,民主德国柏林空军俱乐部举行盛大宴会招待空军英雄,一位年轻 士兵在斟酒时,不慎把酒洒在了乌戴特将军的秃头上。顿时,士兵悚然,全场一片寂...

    小编推荐
    • 倾听月色
      人气:17871

      又是一个中秋之夜,你是否从梦中...

    • 幽默笑话两则
      人气:17924

      一、 唐僧师徒4人又要到西天取经,...

    • 创造
      人气:22008

      从前有一个年轻人,他研究怎样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