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末时流年,我在彼岸等花开

分类:经典故事人气:12695
  诗中酒,情难愁;暮雨潇潇你还走!­  
  苍山巍,孤雁飞;残阳斜影你不回!­  
  月色转,映无眠;思绪如飞驻红颜!­  
  六桥横,红药生;蓬莱粉黛惊梦魂!­  
  飞星恨,纤云渺;吾兮云端空轮回!­  
  心已碎,情难醉;一世痴狂谁知了!­
  
  前言­
  
  时光剪不断,我仍在从前。­  
  夏小莫说:“经年,我喜欢你。”­  
  苏容说:“唐经年,我恨你。”­  
  我就站在那里。左眼一个夏小莫,右眼一个苏容。于是故事开始。关于我,关于夏小莫,关于苏容。­
  
  夏小莫­
  
  春末夏至,阳光琐碎。我抬头,突然四月璀璨的阳光就洒了我满眸忧伤。­  
  青春的事儿谁也说不清楚。就如同夏小莫般。­  
  如果让我给夏小莫用上个修饰名词。我会毫不犹豫用上个:妖气。当然不是她不漂亮,而是她漂亮的来:有妖气。­  
  川大教室里,猴子跳跳蹦蹦来到我身边说:“经年,夏小莫来找你咯。”我说:“哦,在那里啊?”“校门。”于是我放下手中的笔,走出教室,走向校门。我远远的看见:校门那里,挤满了人。真的人山人海般,就如沃尔玛超市的特惠日那样人声鼎沸。­
  我好不容易挤了进去。看见夏小莫,穿着短袖,那上面写着几个鲜红的大字:唐经年,我喜欢你。­
  然后她就大摇大摆的坐在花台边,很淑女的吸着烟,配上她那不知什么颜色的眼影。我想说:妖气十足,难怪这里都堵的水泄不通了。­ 
  我急急的走了过去。夏小莫对我笑了笑。说:“经年,我要吃冰淇淋。”我说:“没门,看你整成哈样了?人不人鬼不鬼的?要吃啊。自个买去!”­
  我看见:夏小莫抬起头来,直愣愣的望着我。然后她大声的向人群中喊道:“唐经年,我夏小莫是你女朋友。”­  
  我一直不相信情窦初开,和所谓的一见终情。可是当夏下莫说出:“唐经年,我喜欢你时!”我竟然不自觉得心跳得厉害。那时我才开始真正认识,这个第二次见面的夏小莫。­ 
  在冰淇淋店。夏小莫。轻轻抚这我的肩,凑在我耳边悄悄的说:“经年,对不起。是我说得太突然,吓着你了。”我笑了笑。却没有去正视她--夏小莫的眼睛。我看见夏小莫大口大口的吃着冰淇淋,丝毫和淑女扯不上关系。­ 
  她仰起脸,笑靥如花说:“唐经年,我爱你。”真不知道她:夏小莫到底还是那样,语不惊人誓不休。然后她瞟了我一眼。还是顾着吃她的冰淇淋。说实话:那是我第一次那么清楚地看她。她有很长很长的头发,有点乱,还用一支发簪在头上,挽了个髻,瓜子脸,眼睛不大也不小。但是真的很漂亮。­
  我试着用我的思维去抹掉,她那深深的眼影,从大脑中呈现出她最美的形貌。我做到了。我看着她,我突然觉得夏小莫还真是美。因为她是越看越耐看的类型。会在某些时候深藏不露以惊艳吓你一跳。­
  我不知道:夏小莫何时吃完冰淇淋的。当我发现她左手只剩下一个烟蒂时,而她还在悠闲的吐着烟圈。那时我竟然有种错觉,她:夏小莫抽烟还真有那么好看。她总是轻抖烟火,然后在慢慢吞进烟雾,再不知不觉吐出。她对我笑了笑。­ 
  我说“夏小莫,你能不能不抽烟啊?不涂眼影?好不好?对自己负责好吗?”我不知道,我的一席话竟会引来她的唇齿反驳:“对自己负责?唐经年,我爱上你咯,谁来负责,谁来?”我呆呆的坐在那里。我想:夏小莫,你疯了?还是这世界疯了?我不敢想,因为这世界太疯狂了。­ 
  我起身,付完账。我对夏小莫说:“夏小莫,我是唐经年。记得以后不涂上那眼影来找我,更不要说爱我”我转身,打开冰淇淋点推门走出。我听见身后传来:夏小莫的声音:唐经年,我喜欢你,爱上你,你要对我负责。我没有回头,因为我不能,我还有她--苏容。­
  
  苏容­
  
  三年前我坐在开往南方的列车上。苏容气呼呼的跑来给了我一张CD。我愣愣的坐在那里,透过窗户,我看见外面一片荒芜,然后我看见模糊的身影和苏容的眼泪在空中划破,突然我含了一嘴咸涩。后来我打开CD竟是陈奕迅的《十年》我听着伤感流离,最后我暗暗的对自己说:“容,等我。”­  
  苏容是个好女孩。因为她总是很安静,安静的出奇,让人怜惜,让人喜欢,让人疼爱。当然也包括我在内。三年前我对我自己说:“容,等我。”­ 
  事过今日,三年后,川大的教室里。苏容:她就坐在我旁边。知道吗?当苏容来得第一天,我心里有多激动,就像白天与黑昼交替时的潮汐一般,如同自己那时拥有了创造浩瀚宇宙的力量,澎湃不已。当然她的来到更是引导无数同龄男生的疯狂。­
  苏容变了,三年不见。她有了张精致如同陶瓷娃娃般白皙的脸。味一没变的还是她:一如既往的安静。如同众星逐月般,苏容就在她那狂热的花痴的围绕下安静的向我走来。­
  她说:“唐经年,好久不见,过得可好?”我看出了她眼神里的专注和热烈甚至柔情。突然间,她就那么问我的时候,我心里一下子温和了一下,就好象那三年我们从没有分开过。­
  想想那是怎样的一个场景?苏容和她那一大堆花痴们。在川大的教室里。多么激昂的背景。我想又有多少躁动的青春,激情的年华,会在迷惘狂热的追求下埋葬在这里那?我试着问我自己:在这种背景下?是否就可以上演一场狂暴的爱情。而主角是我,还有一个安静的出奇但美的寂静的女子--苏容。­
  我才不管什么波澜壮阔,惊心动魄。同样我会让那些花痴,化为乌有,无影无踪。对我来说:对他们仁慈就是给我爱情的墓志铭。所以我决不允许:苏容离开我一步。哪怕:夏小莫也不行。我从坐位上站起来对着众人说:“你来了,苏容。”苏容,笑了笑,足可颠倒终生。我蛮横的把苏容拉进来,拥在怀中。苏容没有挣扎,只是安静的抓住我后背的双颚。那时的苏容就像一个小女人样,就只在我胸脯边小心的吐气。­
  我说:“苏容,做我女朋友好不?”我看见苏容,不住的点头。苏容说:“经年,我等这句话等了三年。”­ 
  什么条件都齐全了,于是推动着男女上演的大戏正式开幕。而观众则是你们。同样在戏落幕之后,没有人会记得我们,还是只剩下那种痛不欲生的生活,何如?­
  因为我,夏小莫,苏容;都固执的不肯卸妆,然后义无反顾,甚至不择手段,冷漠的活下去。­ 
  我从冰淋店里出来,回到教室。苏容还是安静的坐在那里,安静的用手机在空间勾勒出她的心情。我悄悄的坐在她身后,习惯在她右边45度角,用侧面的姿势望着她。那时我想:苏容,我是爱你的,因为三年前我也如此看着你。­
  我蓦然的看见苏容:手机屏幕上打着:“经年,我一定要爱你,哪怕夏小莫也存在。”我心里莫名的刺疼了一下。我无法微笑的去面对苏容。我就像一个犯错的小孩,小心翼翼的喊道:“容,在干吗?”苏容,抬起头,双眸里流出浓浓的热烈和那一抹落寞。­ 
  我知道,但我无法开口说出“苏容,对不起。”因为我怕我这么一说:苏容就会离去,在我看来:苏容就好像一似水柔情的水沫,我轻轻一吃就会散去,永远无法寻觅回来。苏容说“经年,三年前我一样爱你,三年后,我也一如既往爱你,不离不弃,生生死死。”我张开双眼,明净不含一丝杂质。我说:“三年前,在开往蓉城(成都)的列车上,我就对自己这么说:容,等我,等我来爱你。”苏容听完灿烂的笑了,我亦笑了。­  
  那时我却在想:不离不弃,生生死死,它到底有好久?­
  
  唐经年­
  
  归于爱情,归于希望,归于信仰,归于幻灭。这就是我:唐经年。­  
  我的家在北方,冬天很冷。我时常会觉得是不是我感官出问题了,还是北方隆冬如此。身在那里,我会错误的觉的这北方的冬天会永远不曾褪去。­ 
  于是三年前的四月,我在那所谓的冬季还没到来,就踏上了开往南方的列车。­ 
  当时我的父亲极力支持我的决定,而母亲却很厌恶我的做法。同样我是很恐惧我的这个三口之家的。为什么?因为我伟大的父亲,高尚的母亲。是一对极具暴力的组合,可以说是:千载难逢的夫妻。父亲崇尚暴力,母亲热衷于泼口大骂。他们的吵架决不是简单的夫妻斗嘴。随在“感情”的增温,“战况”的态势,迎接这个家庭的绝对是一场:风雨飘摇的“殊死”搏斗。­ 
  但他们却从不打我,至少我清晰的记得12岁那年就没打过我了。纵也这样,我也受够了,十八年如此,不知休止,永无直尽。归于一句话“我爸妈的感情就是长期建立在:这十几,二十年长期的相互诋诲中,与赤脖的搏斗中。也应证了那句俗语:没有激情的爱情,不会长久。但在我看来,这激情对我来说,对这个家庭来说:绝对是可以把任何东西都击的粉碎的。所以在我十八年时,我毅然踏上了开往南方:蓉城的列车。一个人的生活不可怕,可怕是你要想着一个人生活。三年,我一复一日的听着:苏容,给我的那张CD《十年》当我身在南方这片热土上。我才明白生活也不尽美好。身边唯一也还是苏容,给我的CD。我上了大学。自费。我在电话这头听妈妈的思念与牵肠,听爸爸的:男儿就当志四方。我明白:我要自己活了,而且是好好活下去。就像偶像剧里男主角,混尽天涯路。最终还是挺起胸膛面对生活。在南方求学的路是很艰辛的。我做过…很多份兼职。我在饭店为人担过盘子,我在双流洗过车,我在成都三环路做过销售…太多的事儿,只因我要活下去。我无法开口说:我很坚强。但我绝对会有时有终。我上学了,当我手里捧着那厚厚的一大叠钱,我差点痛哭流泪,因为那都是我凭我的一双手自己流汉流血挣的。那时我感慨到:生容易,生活难!­ 
  学校是个好地方,我在8月我坐在咯川大的教室里。我习惯的一个人走路,一个人如同就是一个救世主一般用种怜悯的目光,摸着悲凉浮华,所以我就这样在我的大学开始生活!因为我注定忧伤和孤独。
  接到苏容的电话是在我开学的第3周。她说:经年,等我。我会来的。一生一世,我就坐你右边。我说:好。于是挂断电话。我又想起那张CD还是十年。我打开CD突然间,我天昏地暗,我多么想来的去爱你:苏容。可是我还是离开了你/。 
  我看见窗户上我的白色球鞋,我记起来咯:它好久没洗咯。静静躺在那里,没有了一丝生气。我想我把它忘咯吧。就如同那些过往的青春,岁月如此,转瞬之间奔入年华的荒流中,静谧,幽怨,最后还是:深幽的可怕! 
  我是唐经年:我对我自己说:苏容我爱你。 
  一生一世不离不弃。可是你还没来苏容。我遇见了:夏小莫。
  
  唐经年,苏容,夏小莫
  
  我永远记得这天,是永远。记忆的影子还在脑海中漂浮。我想苏容你在那里过得还好吗?经年在想你。而那个地方叫做:天堂。 
  想起苏容,我的记忆瞬间被分割,何堪从前。容对不起。真的我是爱你的,可是你还是走咯,没想到你这么一走竟是永远!
  苏容死了。关于我,关于夏小莫。 
  “经年,我爱你,那怕夏小莫也存在。”苏容说。
  “唐经年,我爱上你咯,谁来负责?”夏小莫说。 
  我记得夏小莫说:唐经年,我恨你,恨你。我有你孩子。你混蛋。我手无举措,我想夏小莫你疯咯。我们有过吗?我看见苏容脸色顿时苍白的吓人,我听见苏容说:唐经年,我恨你,我永远不会原谅你。 
  我楞楞的坐在那里,我说:你们疯咯。我走,我走。
  我落寞的走出那个冰淇淋店,我一个人打的回到家中。我把电话关机。我想逃离这一切。夏小莫,苏容。
  我知道我不被原谅。可是我还是死心塌地的向往:苏容我爱你。夏小莫你不要再小孩子气咯好不好?
  我在家打开冰箱,我抱起冻冰的啤酒狠很的喝下。我胡乱的说:容,你要相信我,要相信我。夏小莫我不爱你,不爱你。我把你当成我的好妹妹。为什么?为什么?这个世界疯咯?还是你们疯了?还是我疯了?不知道,我不知道?我颓废的躺在地板上。我睁开迷糊的双眼,我看着天花板上的吊灯,它闪烁着我说不出来的光亮,妖艳的如同:夏小莫的眼影般。我想如果我就这样沉睡这不再醒来那该多好啊。没有纠结和羁绊。瞳孔里那天花板的条纹交错着,我恍惚的以为我的命运是否也如此那?苏容是那条穿插线,夏小莫就是那条平行线。穿插的是纠结,平行的是羁绊。
  我点燃一支烟。这是我答应苏容,我三年不再吸一口烟的最后一口。烟蒂头有烟火在跳动,我吐出我承诺的第一口烟时,我想三年来:苏容你可知道我一直在等你!是一直。我靠在地板上的,茶几边。望着窗外的夜色,我就沉沉的睡去。当然我忘咯我手里的烟已掉下。
  像大多数偶像剧里一般:家里起火了。很大很大。我被浓浓刺鼻的烟气呛醒。我看见屋里一片都是火海。我看见有来两个人影:一个是苏容,一个是夏小莫。我突然傻傻的笑咯。我莫名的流了几许眼泪。容你还是没有忘掉我。想想在那时我竟然想这些事?难道要上演一场激情的男女大戏真的要有场意外的灾难吗?而我却不想要,因为我仅仅一次就彻彻底底的失去了苏容。 
  夏小莫有先天性的哮喘。我知道在我认识她的第二天我就知道。看着那滚滚的浓烟,我大喊到:小莫快走,苏容快走。我看见房屋的朱红大株倒塌下来,我看见火光四溅,我顾不上头痛欲裂,我站起来,向苏容和夏小莫冲了过去。可是命运啊:让我被一根掉落下来的柱子打昏,我就在她们面前缓缓的倒下。一片火海…… 
  苏容,小莫,苏容,小莫。我不能就这样睡去,我不能。我猛的一个激灵我睁开疲惫的双眼。我看见夏小莫,在那里喘的厉害,苏容还在那里向我冲来。我顾不了那么多咯。我再次站了起来。我双目恣红,我冲了过去,我一把拉住苏容,一把拉住夏小莫。我说:“快出去,快……” 
  我们一起向房门那里走去。我看见夏小莫喘的更加厉害,我把夏小莫拉住,把她的头完完全全的贴在我胸膛里。我说:“小莫,坚持住,坚持住。”到咯,到了,前面就是房门。我伸手欲想把房门打开,可是那滚烫的铁质材料却硬生生的烫伤了我的手,我没有打开。我回头看,看见苏容,已经呼吸困难了。而夏小莫却更加严重。那火是越来越大,我大吼一声我一把拉住房门的拉手,我顾不了手上的疼痛。我奋力一拉可是门还是没有开,我不放手,决不放手,我加上脚踢,我的手开始流下殷红的血滴,我不放手我拉住,拉住,我一定呀拉开。我一边踢一边拉。我不知道我用了好久时间,我不知道:苏容即将昏倒,我不知道:夏小莫已经昏了过去。我想苏容,夏小莫。我不要你们任何一个人受伤害,是任何一个人。我不要命的在那里拉门,一次又一次,我痛不欲生,因为我要苏容,夏小莫你们两都没事。门开咯。我一把把夏小莫推出去,我回头我准备推苏容的时候,苏蓉却先推了我出去。随后就是房门的倒塌,随即就是那些该死的拄子倒塌。我看见苏容在那一瞬间被那该死的柱子打了脑袋。然后倒下,我看见苏容笑咯,头上淌出血顺着眼角一直流到地板上。我疯咯,疯子一般的冲了进去。我在苏容身边,我大喊着:苏容,坚持住,坚持住。我抱住那该死的柱子,我说:苏容快,快出来。”苏容说:“经年,我是爱的。我明白了一切。夏小莫没有怀你的孩子,那是她爱你,想把你抢走的唯一理由。经年:我爱你……” 
  苏容……
  后来我醒来,已躺在医院。我看见夏小莫守在我床边,我说:“小莫,苏容那?”
  我看见夏小莫,流这眼泪冲出了病房。我明白:突然我脑袋一阵轰鸣。我扯下手上的点滴管子。我翻下床,我摇摇晃晃走出了病房,我大喊着:苏容。
  我看见:苏容的家里人都在那里,还有我们学校的老师同学。我看见他们都在哭泣,我看见他们胸前都寄上了白色的菊花。我看见那间房里躺着一个人,静静的躺在那里。我不相信那里躺的是苏容?不是一定不是。我混天暗地。我倒在了那里,夏小莫跑过来说:“经年,容死了。”我如一阵雷击。我不相信,不相信。我甩开夏小莫的手,我就这样在地上一点一点的爬了过去。我爬着泪流满面,我想苏容,你不是说过,要陪我一辈子吗?所以你不可以先离开我。不会的。我打开房门,我爬到咯:那架床边。我吃力的撑起身。我小心翼翼的伸手揭开那白色的布纱。是她:苏容。她就静静的躺在那里,和祥安宁。 
  苏容。我突然发了疯的大叫起来。我俯身我吻着苏容的冰冷的脸庞。我笑了,笑了,笑的非常惨烈。我说:“容你没有等我,没有。你就走了。你知不知道。我不能没有你啊?”我艰辛抱起苏容的身体。我就那样望着她,然后我突然伤感流离,伤心欲绝的睡去……  
  后来夏小莫去了宁夏。我每年都会在苏容坟前唱这么一首歌:孤灯醒,梦搁浅,你苍白的笑脸,静静的容颜,我来世把你寻找。离别终离别,经年来生续前缘。孟婆会知晓:眷恋爱恋都在我血液遗忘。我眺望你在天堂的脸……
  
  后记
  
  (苏容死后,我就开始写东西。总感觉她在我身边一样。不,是在我生命里一样。于是我开始了我疯狂的写作,我知道苏容在天堂看得到的。两年后我去了杭洲。那是个美丽的地方。苏容说:她很喜欢浙江大学。只是她还没到那里。某年某月的某一天,我走在路上,有小桥,有垂柳,有飞鸟,还有我一个落寞的影子,和那风声顷听一种悲伤。突然身后有人拍我肩。我回头看:“你好经年,好久不见?”夏小莫说。我笑了笑说:“夏小莫,你变了了没有打眼影。”于是我们一起走在路上)
  
  全文完:经年,苏容,夏小莫三人的故事谢幕!(经年:写)

 

如果爱请深爱
    分享给小伙伴们:
    热门排行
    猜你喜欢
    • 关于单身浏览:17372

      这篇情感文章写的很不错,推荐给大家。单身,有时不一定是贵族。 单身也许会比较自由,但自由也有一个同义词,叫作 寂寞。 因为人不是什麽时候都喜欢一...

    • 小镇里,也有美丽的风景浏览:7660

      1999年,我所在的公司改制, 一些权势的力量控制了公司,都下岗了,告别中都不知道向谁挥手。带着憧憬,我离开了,想远离这个令人伤心的地...

    小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