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语故事

骑士与女奴

分类:经典故事浏览:8681
  故事发生在七世纪的法国。那时,贵族们把各自的封地作为国中国,各自为政,动不动还互相战争。
  蒲凯里城是一位老伯爵的封地。老伯爵有个独生子奥卡辛,这年刚过二十岁,他的眼睛是灰蓝色的,头发卷曲,潇洒英俊。他为人和蔼可亲,落落大方,从不随便跟人争吵。
  老伯爵虽然喜欢他,但常常埋怨他不关心打猎、不喜欢穿戴盔甲与别人比武,他觉得,这个儿子似乎对骑士们的荣誉也不感兴趣。
  老伯爵有个陪臣,15年前曾在阿拉伯海盗手里买回来一个来历不明的小姑娘。这个陪臣没有孩子,他很喜欢这小姑娘,给她补行了受洗礼,为她取名叫尼科丽。陪臣像父亲一样对待尼科丽,打算等她长大成人,将她嫁给一个诚实的军官或商人。
  谁知,有一天奥卡辛在陪臣家遇见了尼科丽,两人一见钟情。从此,奥卡辛每天都要到陪臣家来,一坐就是半天。慢慢的,两个年轻人渐渐变得谁也离不开谁了。
  老伯爵得知儿子竟喜欢上一个像奴隶一样买来的姑娘,就把他找来,怒斥道:“你明白自己是谁吗?你是伯爵的儿子,未来的伯爵!你要娶妻,只能要门当户对的,要么伯爵的女儿,要么公爵的女儿,最好是国王的公主!”  奥辛卡却回答得很干脆,他说:“我只娶尼科丽,其他谁都不要!”  老伯爵气坏了,他找来陪臣,大声对他说:“你陪了我一辈子,我什么时候亏待过你?现在,你怎么可以让那个买来的女奴扰乱我儿子的心,弄得我也陪着彻夜睡不着觉?我命令你,快把那个女奴撵到我儿子再也见不到的地方去!如果让我发现,我就对她处以火刑!”  老陪臣吓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但他又舍不得撵走自己的养女,只好将尼科丽藏在自己家最高的一层阁楼上,门外加上锁,还派了一个老太婆看管住那扇门。
  阁楼离地很高,上面只有一扇透气的小窗,人在里面很难看清楼下的情况。老陪臣还把老伯爵说的话告诉养女,尼科丽听说再也见不到奥卡辛,痛苦得比受火刑还难受。
  很快,奥卡辛发现尼科丽失踪了。他找到老陪臣,老陪臣守口如瓶,一再对他说:“你别找尼科丽了!这是你父亲老伯爵的意思,他不许你们再来往。”  尽管奥卡辛一再劝说,但老陪臣始终不敢松口,他说:“我非常害怕你的父亲,他是蒲凯里城的太上皇,要是在这件事上违背了他,尼科丽会被烧死,我也不能幸兔。”  奥卡辛再也没话可说了,他心情沉重地回到伯爵府,躺在床上,泪如雨下。从此,他拒绝任何人前来说媒。
  不久,蒲凯里城外杀声连天,邻近的瓦伦斯城伯爵集中了全部兵马,要跟蒲凯里城的老伯爵算一笔旧帐。他扬言要攻破城池,活捉老伯爵。
  老伯爵吓呆了,他已经三年不持兵器,怎么对付得了年富力强的瓦伦斯伯爵呢?他找到奥卡辛,见他还躺在床上伤心,就说:“别躺着啦!城破家亡,你的小命也会保不住,还谈什么儿女情长呢?好,这样吧,你想办法打退瓦伦斯伯爵,保住蒲凯里城,我就同意你跟尼科丽见面!”
  奥卡辛一听,翻身下床,大声问道:“父亲,您的话当真?”  老伯爵叹口气,点点头说:“决无戏言。”  奥卡辛立即找来盔甲,佩带长剑,召集了一批年轻的战士,守在城门里侧等待时机。
  瓦伦斯伯爵在城外挑战了两天,见蒲凯里城内没人出来应战,心中十分得意。这天,他把大小头目们召集在军营里饮酒取乐,高谈阔论,甚至还拿不愿与别人比武的奥卡辛取笑。他说:“这一次,蒲凯里伯爵死定了,他养了个窝囊废儿子,成天只会哭哭啼啼,一点骑士风度也没有。我看他,连剑跟长矛都区别不开!”  他的话引起哈哈笑声,大小头目们得意忘形,吩咐士兵们也在各自军营里开怀畅饮,预祝早日攻破蒲凯里城。
热门排行
猜你喜欢
  • 移动的故乡
    浏览:6354

    我的故乡在哪里?在回答自己这个问题之前,我已经居住过四个地方,加上祖父母、外祖父母、父母曾经居住过的地方,故乡已经不下十多处。故乡像一辆陈旧的马车...

  • “耶路撒冷陷落了”
    浏览:9976

    一个名叫耶路撒冷的犹太大学生(可能是维也纳哲学家威廉·耶路撒冷的一个亲戚)到维也纳著名法学家符拉萨克处应试。耶路撒冷应考准备得极差,符拉萨克反倒为...

小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