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大腿压皇帝睡觉的“怪人”

分类:历史故事人气:13674

  东汉光武帝刘秀,有位同窗好友,姓严,名光,字子陵,浙江人。刘秀发迹后,最想念的故旧就是他。圣旨召见,换了别人,早涕泪横流地跑进京城山呼 万岁去了;严子陵却没有,他大模大样地游荡在富春江上钓鱼,而且反穿着一件破羊皮袄。这种不伦不类的打扮儿大有来头,周文王访到姜尚的时候,姜尚(史称吕 尚)已经是须发皆白的老头子了,姜尚坐守渭水,直钩垂钓,那种“不钓鲤鱼钓王侯”的高深模样和怪异装束,总被后人模仿套用。

  

 汉世祖光武帝刘秀

  

严子陵在富春江上做渔夫

  杜甫的诗歌里说:“在山泉水清,出山泉水浊。”隐士总被误认为是仙风道骨、世外高人,“吃狗肉,傲公卿”的人物当然值得敬畏;起码你不清楚他究 竟是干什么的,也不知道他能干什么。鲁迅先生在《且介亭杂文二集》中专门谈到《隐士》,他承认“隐士,历来是一个美名;但有时也是一个笑柄……非隐士的心 目中的隐士,是声闻不彰,息影山林的人物。但这种人物,世间是不会知道的。一到挂上隐士的招牌,则即使他们不‘飞来飞去’,也一定难免有些表白、张扬;或 是他们的帮闲们的开锣喝道——隐士也有会帮闲。”说得再明白不过了,出了名的隐士几乎都是“冒牌货”!

  严子陵,到底穿着那件破羊皮袄赶到刘秀新落成的宫殿里去了,虽说进京的借口更体面一些。洛阳城的款待无非是吃喝玩乐。两位身份不同的“老同学” 自然谈得十分投机。为了显示交情莫逆,晚上,刘秀还与严子陵同榻而卧。严子陵睡相不好,一边流口水、吧嗒嘴、打呼噜,一边还把一条精瘦的长腿压在皇帝的肚 子上。讲究起来,这可是“大不敬”的死罪呀,皇帝居然旧情不改,毫不介意。

  

汉光武帝,真心实意想请严子陵入朝为官

  不料,此事被朝臣知道了,第二天朝会,太史官上奏,说昨夜客星犯帝座甚急——言外之意,无非想提醒皇帝,严子陵这种人绝对不能重用;最好,撂他 一辈子、臭他一辈子才好呢。刘秀听完,哈哈大笑,他说:“昨夜,我和子陵同睡,你们放心吧,没什么大不了的事儿”严子陵可没一笑了之,他料定朝廷有人暗算 自己。还没掌握权力呢,就招人嫉恨,官场还不是互相倾轧,人心险恶吗?现在,皇帝顾念同窗之情、百般呵护;一旦这股热乎劲儿过去了,便可能死无葬身之地。 何必呢?千里迢迢来送自家性命!严子陵干脆拍屁股走人。你当你的皇帝,我做我的隐士,缘起缘灭,就此了结。

  刘秀真心实意聘请老同学当谏议大夫,严子陵却压根儿不领情,末了,不辞而行,悄悄地离开了洛阳,隐居在富春山下。建武十七年,也就是公元41 年,光武帝刘秀再次征召严子陵入朝为官。这位倔强的老同学再次毫不犹豫地拒绝了。没过几年,便老死在故乡,享年八十岁。据说,当地有个“严陵濑”,就是他 当年垂钓之处。北宋名臣范仲淹任睦州知州时,曾在严陵濑旁建造钓台和子陵祠,并写了一篇《严先生祠堂记》,赞扬他“云山苍苍,江水泱泱,先生之风,山高水 长”。

  

严子陵隐居钓台

  后人也对这个典故津津乐道,是羡慕刘秀给予的殊遇,还是赞扬严光表现的自尊?“苟富贵,毋相忘。”穿龙袍的,有情有义。“功成拂袖去,归入桃花源。”穿羊裘的,赢得四海清誉。真是各得其所,皆大欢喜。倔强的严光居然成了隐士阶层的代表人物。

  严子陵的祠堂修建在他当年垂钓的地方,富春江上便有了一处“子陵滩”。来往船客经由这里,总要生发一通感慨,当然是有褒也有贬。

  一个说:“君为名利隐,君为名利来。羞见先生面,夜半过钓台。”另一个说:“一袭羊裘便有心,虚名传诵到如今。当时若着蓑衣去,烟水茫茫何处 寻?”诗词不同,诗人各异。正所谓:“有人辞官归故里,有人漏夜赶科场。”前一位当是功名路上的新过客,明知自己有“治国平天下”的野心,却不晓得遮盖, 四句顺口溜就露了马脚;第二位,或者是谙于事故的“老油条”,或者是头脑极其通透的年轻人,严子陵的羞于见人的小心眼儿牢牢地捏在他手里,所谓“垂钓老 叟”、“蓑衣隐士”等使出的“障眼法”,让人一想就笑,一见就吐,一说就破;即使死后多年,他沽名钓誉的行径也是常讲常新。
    分享给小伙伴们:
    热门排行
    猜你喜欢
    • 贝多芬的胸像浏览:8389

      有一位显得很高雅的贵夫人对著名的作曲家雷格说:“我最近买了一架新钢琴。我想在钢琴上摆个音乐家的胸像。您说摆谁的胸像好?” 作曲家雷...

    • 练习练习浏览:4730

      汤姆:妈妈,今天晚上客人们在咱们家聚会的时候,我还得必须用叉子吃馅饼吗? 母亲:当然,孩子! 汤姆...

    小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