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语故事

大象墓地生死历险

分类:民间故事浏览:1241

    老象在象群注视下孤独地走入丛林
  
  2003年3月下旬,我组织了一支11人的探险队开进了肯尼亚南部的马萨洛比丛林,他们当中有德国人、英国人和美国人及4个被雇来当向导和挑夫的当地卢奥部族的人,还有一条经过特殊训练的猎犬赛克。我们此行的目的是去寻找困扰了生物学界很多年的大象墓地。

  一路上大家合作都很愉快,在这次探险活动正式开始前,我和查德、爱斯芒德以及马丁几个人已做了周密的准备,和我同样来自英国的辛西娅是一位年轻的生物学博士。

  半个多月的寻找一无所获,我们一个个累得精疲力竭。就在大家对是否继续寻找展开激烈的辩论时,细心的辛西娅在野象群里发现了一头步履蹒跚、郁郁寡欢的老象。我们对那头老象的粪便进行了检测,得知它患有严重的消化道疾病,也就是说它很可能活不长了。

  经过仔细研究,我们决定跟踪这头老象。每天我们和那个野象群保持着至少700米以上的距离,通过高倍望远镜观察那头老象的一举一动。在尾随象群20多天后,辛西娅观察到了那头生病的老象的反常举动:它开始拒绝进食,彻夜地悲嗥,活动量大为减少。一天清晨,我们发现那头老象在整个象群安静的注视下默默地走入了丛林深处,不久它的身后传来一片悲伤的长嗥。

  离群老象的行踪诡秘莫测,它有时会突然奔跑,有时又会停下来东张西望,半天都不移动脚步,它甚至会绕着丛林兜圈子,以甩掉可能的尾随者,以至于我们经常丢失了跟踪目标。好在我们有不少先进的侦测仪器和恪尽职守的猎犬赛克。为了便于以后再次寻找,辛西娅边走边绘制着路线图。

  费尽周折地跟随踪了一个多星期后,我们发现那头老象在一道河谷附近停了下来。它扇动着巨大的耳朵,似乎在聆听周围的动静,我们屏住呼吸,趴在1000米外的灌木丛里用高倍望远镜偷偷地观察着。在忍受了近4个小时的煎熬后,我们终于看见那头老象转身向一个隐秘的山洞走去。

  那个山洞在河道上方,洞口布满了茂密的草木和巨大的石块,老象用自己的长鼻子拨开横卧在洞口的几根粗大的树木和石头然后走进去,接着我们又看见它从洞里面伸出鼻子卷起树木和巨石巧妙地遮掩了洞口……
  
  路线图神秘失踪
  
  我们全都为这个神奇的发现而欢欣鼓舞。当天晚上,我用卫星定位仪对大象墓地进行了地理坐标的测定,然后将数据妥善地保存起来。在将这些数据通报给有关部门之前,不能让更多人知道墓地的具体的位置,毕竟我们只是探险者,而不是宝藏的守护者,大象墓地里那成堆的昂贵的象牙,绝不能让不法分子偷获。我又吩咐辛西娅将那张手工绘制的路线图保管好,不要让它秘密流散出去。

  然而,次日清晨,辛西娅刚刚从睡袋里钻出来就急忙向我报告说,那张路线图不见了。我们仔细地找遍了宿营地的周围,也没有发现失踪的路线图。我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我们11个人之中绝对有内奸,他或他们盗取了路线图,其目的是不言而喻的。我摸了摸藏在自己贴身处的记载着坐标数据的图纸还在,于是赶紧吩咐辛西娅趁着记忆还没完全模糊重新绘制一张地图。接着,我把大家集合起来,以尽量委婉的语气询问路线图的下落,但大家众口一词说根本没看见。我叫查德和马丁做监督,大家都将自己的衣袋和背包翻开检查,然而还是没有发现路线图。无可奈何的我只好下令队伍出发,但就在这时,意外的事情发生了。

  那4个被雇来的卢奥部族人开始罢工了,他们认为我们延长了探险计划,而给他们的补偿太少。我提出回去以后再给他们每人200美元,他们仍然死活不依。其中一个叫贝纳的人指着大象墓地直言不讳地说,他只要拿到一根象牙就不需要补偿了。我和辛西娅当即表示反对,因为贩卖象牙是严重的犯罪行为。但那4个当地人不知何时将我们的3支半自动步枪拿在了手里,在枪口的威逼下,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胡作非为。我相信他们一定是蓄谋已久的。
  
  在大象墓地遭象群围攻
  
  4个当地人强迫我们砍伐一棵直挺的大树,然后用树干当简易杠杆去撬堆砌在大象墓地洞口的树木和巨石。几个人汗流浃背地撬开一道能容一人进出的缝隙,一股腐臭的气息立即飘出来。就在大家犹豫着不敢进去时,洞里面突然传来一阵骚动,那头濒死的老象踉跄着冲出来,但随即被半自动步枪吐出的猛烈火舌击倒,临死前,它发出了数声悲怆的长嗥。

  既然已造成了无法回避的事实,我只好扛着摄像机进入山洞拍摄以获取珍贵的资料。里面果然如我所料,满是白森森的象骨和象牙,还有几具尚未完全腐烂的大象尸体散发着恶臭。贝纳和那几个当地人每人捡了一对象牙,然后心满意足地退出了山洞,他甚至一边将一支枪还给我,一边笑嘻嘻地说:“格里姆先生,这次合作很愉快!为了保障我和同伴的安全,我们现在分头走出丛林,另外两支枪我先留着,以后再还给你。”我气恼地盯着他说:“现在,你该将那张路线图还给我了吧!”贝纳否认偷走了路线图,他说自己只要拿到一对象牙就足够了。说完,他们4个人就背着沉重的象牙消失在茂密的丛林深处。我们剩下的7个人正在重新将洞口掩盖时,突然听见丛林里传来一阵急促的枪声。

  刚开始,我以为贝纳他们发生了内讧,还有点幸灾乐祸。但没多久,就看见他们4个人都跑了回来,一个个气喘吁吁、神色惊慌,贝纳一见到我们就叫道:“快跑,象群来了!”我虽然没有立即看见象群,但已听见了大象践踏丛林时那特有的“咔嚓”声,从脚步声来判断,大象的数量绝对不少。我突然想到,那头临死前不断发出悲怆长嗥的老象一定是在召唤它的同伴前来报仇。我意识到了处境的危险,于是吩咐大家迅速撤退,如果实在来不及,就爬上高大的树木。
  
  一场生与死的较量
  
  我和查德拽着猎犬赛克爬上了一棵直径足足有4英尺的大树,野象是绝对撼不动这棵大树的;那几个卢奥部族人的攀援本领也比较好,他们很快就蹲在了一棵较小的树上;辛西娅体力较差,上不了树,我们又来不及拽她,她只好将整个身子浸没在附近的一条小溪里,躲在一丛茂密的水草后面,只露出半个脑袋呼吸;马丁和爱斯芒德4个人则爬上了另外一棵大树。一会儿的工夫,大约30头野象出现在我们的视野中,看见神圣的墓地被侵犯,它们变得狂暴无比,冲着树上的人发出愤怒的嗥叫,并不停地用笨重的身躯撞击着树干,还用强壮有力的长鼻子试图将树连根拔起。所有的人感到了来自内心的巨大恐惧。

  贝纳他们拿起枪朝象群扫射,四五头野象相继倒毙在树下。野象被激怒了,它们开始集中力量攻击那棵大树,虽然它们当中不时有同伴倒在血泊里,但攻击力量丝毫没有减弱。那棵大树摇摇欲坠,贝纳他们的子弹打光了,恐惧使他们对着惟一握着装满了弹药的半自动步枪的我大声呼救,我无奈地将枪口瞄准一头正用庞大身躯撞击树干的野象。然而,还没有等子弹射出,那棵大树就轰然倒下,4个卢奥部族人很快就被野象踩成了一摊肉泥。

  野象又开始攻击我们和爱斯芒德他们藏身的大树。因为相隔不远,我听见爱斯芒德他们在激烈地争吵,意思是他们4个人攀附的那根枝丫已开始出现裂缝,必须有两个人转移到另外一根较细的枝丫上去,但到底谁去,他们争执不休。在争执中。我们竟然看见马丁和爱斯芒德突然将另外两个探险队员推下了树,可怜的他俩又成为野象的祭品。我怒声斥责马丁和爱斯芒德的谋杀行为,他们却振振有辞地反驳道,不这样做,大家都活不成!尽管野象依然在摇撼我们赖以依存的大树,我却没有朝它们致命的部位开枪,我只是朝它们的四肢或鼻子射击,想尽量吓阻它们。突然,藏身在溪水里的辛西娅惊恐地叫了起来,她拼命地朝岸边跑去,原来一条凶猛的鳄鱼向她发起了攻击。野象开始转移目标,朝辛西娅扑去。但一头野象也许是因为体重过大,竟然陷在溪底的沼泽里不能自拔,那条凶猛的鳄鱼立即游了过去,准备大开杀戒。

  然而,十几头野象同时扑了过去,有的和鳄鱼搏斗,有的用长鼻子奋力拽着落难的同伴往岸上拉,有的则用身躯拼命将沼泽里的同伴推出来。趁象群分散注意力的机会,辛西娅跌跌撞撞跑到我们的树下,查德赶紧溜下树去,托住辛西娅的臀部帮助她往树上面爬。猎犬赛克也溜下树去狂吠着吓阻前来攻击的几头野象。我一边伸出手去拉辛西娅,一边持枪朝野象射击。英勇的赛克寡不敌众,很快就在象蹄下丧生。在我将辛西娅拉上树的瞬间,一头野象用长鼻子卷起了查德,远远地把他抛到了十几米开外的丛林里,我只听见查德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后就声音俱无……
  
  让大象的灵魂家园得到安宁
  
  溪流那边的搏斗也停止了,鳄鱼的尸体浮上了水面,失足的野象被其他大象解救出来。夜幕很快降临了,我知道大象的视力非常弱,在夜晚它们几乎无所作为,除了睡觉。这正是我们逃生的好机会。我从背包里掏出夜视仪,仔细发观察着象群的动静,晚上10点多钟的时候,它们终于离去了。
  我向马丁和爱斯芒德打招呼,示意威胁已经解除,然后我和辛西娅从树上爬下来。然而,我们立足未稳,先下树的马丁和爱斯芒德迅速夺过我手中的枪,马丁将枪口对准了我,爱斯芒德则用一把匕首威胁辛西娅不准乱动。我惊疑着问他们想干什么,马丁说要我讲出大象墓地的地理坐标数据。我意识到他和爱斯芒德才是探险队真正的内奸,于是骗他说撕掉了。马丁立即恶狠狠地说,那你就去见上帝吧。只要卫星定位仪还在,他就还可以再次测量。就在他要扣动扳机的紧急时刻,一个黑影从后面扑过来,抡起棍子打掉了马丁手中的枪,我和辛西娅趁机扑过去制服了爱斯芒德,然后拾起枪,对准了和那个黑影扭打在一起的马丁。这时,我们才看清那个黑影竟然是浑身伤痕累累的查德,原来,他被野象抛出去后,只是摔昏了,并没有死……

  后来,我毁掉了那些费尽千辛万苦得来的大象墓地的地理坐标数据,辛西娅也没有再去绘制什么路线图。

    ----《大象墓地生死历险》

    猜你喜欢
    •  “明箭”难防
      浏览:6730

      一人在湖边捉鱼。但小鱼灵巧异常,还不等他的手指触水,它们就一蹿不见了踪影。 于是这人找来一个空易拉罐,从包里拿出一块香香的牛肉干塞进易拉罐里,然后把易拉罐沉到水面以下。小鱼儿鼻子特灵,它们嗅到了牛肉干的香味,于是马上就围在了易拉罐周围。 等了很长时间,只见小鱼儿围着罐子转,就不见有一条小鱼向罐里钻。 这时,坝上来了一个钓鱼人,见了,笑着说:你把这不透明的易拉罐换成透明的矿泉水瓶就行了。 按照钓鱼人的指点,只见先前...

    •  老家的冬天
      浏览:24148

      老家的冬天 文/傅俊逸 大自然一直厚爱我的老家,一场大雪,老家的冬天便有了模样。 清晨起来,推开门,惊喜地发现外面换了世界。好大的雪啊!眼前的村落,远处的小山,都披上了洁白的盛装。天和地之间没了界线。火红的太阳正在徐徐升起。昔日再熟悉不过的景象,丰收的农家院,变得亦真亦幻了。 老家的冬景很多。常常可见到自然奇观雾凇。棵棵杨柳宛若玉枝垂挂,簇簇松枝好似银菊怒放。晶莹多姿,鬼斧神工;窗花是大自然的又一力作,堪称雾凇的姐妹篇。昨夜仙子弄银墨,玉树琼花入窗来。奇思妙想,飘逸灵动;屋檐下一排排的&ld...

    •  这是一个忧伤的秋天
      浏览:27241

      秋风萧瑟,天气渐凉,心情也像这天气一般越来越冷。 记得去年与一位同学讨论过伤秋的问题,那时的我心里满是成就感,正在感受生活的快乐,于是那个秋天都是灿烂和美好。 而现在,一成不变流失的每一个日子让人惋惜,很想伸手抓住什么,却转瞬没了踪迹。 收拾书架,看到一本书包着书皮,便随手抽了出来,书皮上是熟悉的字体:生死契阔 与子相悦 执子之手 与子偕老 -诗经。 瞬间,心底最柔软的地方被触动,酸酸热热地涌上来,弥漫,弥漫 这曾经是我最喜欢的诗句,还有那句看天,看云,蓝天白云让我们一起飞翔。是谁说的?是你还...

    •  和瞎子吃葡萄
      浏览:10247

      我们到了一个地方叫阿尔莫若斯。当时正是收葡萄季节。一个收葡萄的舍给瞎子一串葡萄。……他决计大吃一顿吧,一来是不能带走,二来是要哄我开心;他那天已经用膝盖顶我好几下,又揍我好几拳了。我们坐在一个围栏上,他说:“这回我让你放量吃,这串葡萄咱俩各吃一半。你摘一颗,我摘一颗。这样平分,不过你得答应我,每次只摘一颗,不许多摘;我也一样,咱们就这么直吃到完,谁也不能作弊。”我们讲定就吃。可是那...

    •  幼鹰学飞
      浏览:22184

      一个人在高山之巅的鹰巢里,抓到了一只幼鹰,他把幼鹰带回家,养在鸡笼里。这只幼鹰和鸡一起啄食、嬉闹和休息。它以为自己是一只鸡。这只鹰渐渐长大,羽翼丰满了,主人想把它训练成猎鹰,可是由于终日和鸡混在一起,它已经变得和鸡完全一样,根本没有飞的愿望了。主人试了各种办法,都毫无效果,最后把它带到山顶上,一把将它扔了出去。这只鹰像块石头似的,直掉下去,慌乱之中它拼命地扑打翅膀,就这样,它终于飞了起来! 秘诀:磨练召唤成功的力量 。 ...

    •  种在陶罐里的太阳花
      浏览:3443

      他给她的第一印象,是毛手毛脚,做事大大咧咧,风风火火得有点让人生厌。 开学第一天,他到她的办公室报到。彼时,她已在那所学校教务主任的位置上稳稳地坐了两年,他是新调到学校的语文老师。 嘡啷一声脆响,是在他起身离开她办公室的时候响起的。伴随着那声响,她的脸一下子变得煞白。那只漂亮的青花瓷瓶,在他风风火火的一转身...

    小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