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语故事

那些年,那些事,与爱情无关

分类:情感故事浏览:15926
懵懂的时候,感情最简单也最纯真,透明得如山间那一泓溪涧,肆意倾泻,不扭捏不做作。只是现在长大了,开始怀念从前。犹记得那年夏天,你站在梧桐树下,笑靥如花。

——题记



酷暑天,阳光火辣辣地炙烤大地,路上行人稀少得可怜,老式的两层公寓里居民们大都在睡午觉,隔在两栋楼之间的空地上矗立着两棵参天古木,古树下一片仅有的阴凉地上趴着一只哈巴狗,正呼呼地伸着舌头喘气。

七号楼二楼的拐角处的阳台上正站着一个梳羊角辫的小女孩,似是望着对面阳台的某个地方直愣愣地发呆。“小柒,快来!”,凌夏两只手各举着一把水枪朝小柒用力地挥手喊道。小女孩黑漆漆的瞳孔里瞬间绽放出欣喜的光芒,一阵风似地朝对面楼跑去,与此同时,对面楼的孩子也迅速跑下楼。两人常常在古树下碰面,这是他们约定的集合地点,今天当然也不例外。“给!”小柒从凌夏手里接过水枪,同时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灿烂的鬼脸。

“今天玩打水枪吗?”小柒问道。

“是呀,很好玩的!”夏极力证明着自己的看法,说完后还偷偷瞥了一眼小柒的脸,企图从她的脸上挖掘到赞赏的表情。其实去年暑假他看到小柒盯着一群玩水枪游戏的孩子眼里透出的渴望的目光时,他就有了积攒零花钱买手枪的想法。

“嗯……虽然这是男孩子的玩意儿,我就将就着玩一会吧。”小柒故意摆出一副勉为其难的样子,说道。其实她心里已经不住地偷乐呢,为了不让夏有得意的机会,她极力忍住想笑的冲动。

“丫头……其实你很想玩这个游戏的吧!别装了,”一边煞有介事地指着小柒的脸说,“看!嘴都咧得不行了,哈哈哈……”

“哪有哪有……”小柒不服气地辩驳道。说完趁凌夏不备,用水枪喷了他一脸的水,然后立即“畏罪潜逃”。凌夏气急败坏地追着小柒进行反击,嘴里叫嚣着:“丫头!你敢耍赖!看我怎么收拾你!”

两人在两栋老房子之间利用各种遮蔽物进行躲避和攻击,身上的“中弹痕迹”不一会就被似火的骄阳炙烤得无影无踪。直到两人玩得再也跑不动的时候,终于趴在古树旁亟亟喘息。

“哈哈……丫……丫头……认输了吧……”凌夏指着小柒说道。

“你……你才要认输……说吧,你中了我多少枪,哈哈哈……”小柒也指着夏,脸上笑开了花。

“这样吧,我们明天再战!”——两人击掌为盟,约定明天再比。



老式公寓楼离火车站很近,每天早上都能听到火车“呜呜呜”的鸣笛声。久而久之,最早的那班火车的鸣笛声就成了居民们的起床闹钟。住在这片居民区的人们大都生活不宽裕,那时候生活条件也不好,每户人家一般只有一个房间,晚上睡觉全家人都得挤在一个屋子,房间的摆设更是简陋:陈旧的写字台,几张坐上去“吱吱”作响的木板凳,占据几乎二分之一空间的却不够宽大的床。楼道的空间甚是狭小,一个转身便能蹭起墙壁的白石灰。

一楼是厨房和停靠自行车的所在地。一栋楼的人需要共用一个相对比较大的厨房,人们需要从一楼提水至二楼,夏天傍晚的时候是居民楼的大人们最忙碌的时间,因为用水量的加大,各家的大人们需要从楼上到楼下再从楼下到楼上来回好几趟提水才能满足用水的需要。

每当这时候,小柒和凌夏两个孩子便坐在高大的古树下,笑嘻嘻地看着大人们忙碌的身影,然后不时地向来楼下打水的大人们问好:“叔叔阿姨好!”。

“哎,好!”

“瞧这两孩子多乖啊……”

“呵呵……”每每这时,两个人便相视一笑。



“双臂放平,两眼平视,看,就这样!”凌夏示范着,挺直地走在铁轨的一端。走了一小段,转过身,发现小柒还立在原地,低头注视着,丝毫没有要跟上来的样子。

“别怕!不会摔下来的!你看,我走得多平稳呀!”凌夏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折回来,站在了小柒的面前。看到小柒仍旧犹豫的表情,于是低低地叹了一口气,无奈地摆摆手说道:“这样吧,你在前面走,我跟着你就是,我会扶着你的。”说完拉起小柒的手站上了铁轨,小柒站不稳,凌夏就一下护住了她倒地的趋势。几番尝试,小柒成功地学会了在铁轨上行走。

走了一段路,小柒回头看到凌夏没有紧跟上来,忽然萌生了想要捉弄他的念头。于是她开始走得歪歪斜斜,身形不稳,似乎随时都有倒地的可能。然后突然一下,佯装摔倒。凌夏见状,一个箭步上前眼疾手快地扶住了小柒。小柒靠在凌夏的怀里,抬头审视到凌夏一脸担忧,于是恶作剧般地笑了。

“丫头,故意的?”凌夏撇撇嘴,佯装恼怒。不一会儿,又接着用命令似的口吻说道:“万一不小心真的摔倒怎么办?下次不许这么干了!”

“呵呵,不怕,有你在,怕什么?”小柒答道。

“你这丫头喔……”凌夏说着宠溺地挠了挠小柒的头发,继而开心地笑了。

铁轨中间是间距统一的枕木,小柒和凌夏一人站在铁轨的一边,牵着手慢慢地走着,直到夕阳把他们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

尾声

搬家的那一天,小柒没有勇气向凌夏告别,她怕泪水会不自觉地从眼眶涌出,她不舍得向他告别。妈妈终于把最后一个箱子收拾妥当,牵起小柒的手向楼下走去,走到公共阳台的拐角时,小柒忍不住向对面阳台那个熟悉的角度望去,却什么也没看到。

走到楼下,作为邻居的叔叔阿姨们纷纷向小柒他们告别。当然也包括凌夏的爸妈,凌爸爸笑着对小柒说:“小柒啊,以后有机会要回来看看啊,叔叔给你做好吃的。对了,我们家那犟小子怎么说也不肯下楼来和你告别,你别怪他啊,他一定是舍不得你走,呵呵……”

“嗯……我会回来看他的。”小柒低声狠狠咬着唇说,别过头不让凌爸爸看到她极力隐忍不至落泪而憋得通红的眼眶。

后记

很多年以后,当初的老房子已被归入新城规划的范畴,因此被全部拆迁。听说这个消息,小柒怔怔地失落许久。于是他们再也没有联系,也无从联系。

那个夏天,那个小男孩,那片关于童年的记忆,轻轻的,像一株蒲公英的种子埋在了小女孩的心底,悄无声息,却不曾盛开。只是若干年后的某个夏天,不经意地又想起了梧桐树下的两个小孩默契的笑容。
    热门排行
    猜你喜欢
    • 请问你是谁
      浏览:21861

      全国两会时,温总理在大会堂举行新闻发布会。媒体记者,大都早早赶来,抢占有利地形。放眼望去,人头攒动,已经坐得满满登登。 按大会要求,...

    • 猎鹿
      浏览:27301

      一只蚊子有一次落在了一只正在安静地吃草的公鹿身上。突然这动物抬起头来,惊谎失措地拔腿就跑。“他看见我多么害怕!”蚊子得意地嗡嗡叫着说。“快瞧呀,这...

    小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