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语故事

故人不再来

分类:情感故事浏览:13148
  一

  陈子庆是个稳妥的男子。
  出身寒门,父亲早早死了,母亲拉扯他到大,从小就知道吃苦,布衣素食过了多年,只有成绩是优异的。有钱的男生吃肯德鸡,他跑到学校外面吃两个干馒头,到底出人头地了,上了北大,母亲说,你算给陈家挣足面子。
  出国到新西兰读书,是费了极大的力气,把老家的宅子卖掉,然后加上雅珍的支持,他知道雅珍不富裕,可因为爱他,已经尽力。
  本来定了婚期的,因为出国,雅珍说,三年后再说吧,我等你。
雅珍是母亲喜欢的女子,温良贤淑,在医院里做大夫,有干净的来苏水味道,可陈子庆不喜欢那种味道,不喜欢却接纳了,他居然做不了自己的主。
  遇到丹嫣,才知道,自己骨子里,是喜欢这类女子的,
  丹嫣是亚裔女子,有黄色的卷发,在新生的大party上招摇似一朵太阳花。细细的小腰只有一尺七吧,黑色的短裙,艳红的披肩上有埃及人的几何图案,她把手搭在陈子庆的肩:,啊,书生,你面若桃花色,看来,要遇到妖精了。
  陈子庆就呆了。他未曾想到,这个女子一口京剧的道白,说得这样妖娆,不由心动,他但愿是那书生倒好,与妖精恋上一场也是不错的。
  他们跳的是恰恰。
  他握了丹嫣的腰,有若蛇的七寸,只不过几分钟,他觉得汗就要下来了,心跳得狂野,对面的女子,吃吃地笑着:书生,明日我带你去激流岛玩可好?
  好。他答,激流岛,那是英儿与顾城的,有不祥的氛围,英儿曾写《魂断激流岛》,难道他也要魂断吗?
  只笑自己痴,哪里会那么认真呢?他听说,追求丹嫣的男子一大把,她家在新西兰花已经三代了,英语倒是母语,汉语说得并不好。
  第二天早晨还在睡,有人叫着他的名字,他往楼下去看,一个白衣女子开着不错的红色跑车等待他。
  有人起他的哄,说他犯了桃花运。他几分钟洗漱好就跑下去了,坐上车,心还在跳着,丹嫣拍了拍他的头,书生,你有些发呆啊。
  他的心猛然跳起来,直愣愣地看着她,丹嫣忽然就笑了,笑得花枝乱颤,那明明是勾引啊。他紧紧地握着自己的手,一把的汗,湿湿的,这种感觉,叫做爱情?还是情欲?
  那天晚上,他们住到激流岛,是小木屋子。
  丹嫣住他的隔壁,半夜,他恍惚觉得有人敲门,但又不确定,早晨起来问她,她说,没有啊,我太累了,睡得死死的。
  第二天,他又听得有人敲门,这次,很清晰,并且,有人叫他书生,他开了门,屋外是一身透明衣衫的丹嫣,宽大飘逸,长发披了下来,陈子庆看得呆了,丹嫣敲了敲他的脑壳,呆子,你没看过女人么?
热门排行
猜你喜欢
  • 心中的那份哀寞
    浏览:20211

    忽然发现原来做人真的很失败,在尘世中忙忙碌碌,到最后却不知道自己想得到的究竟是什么? 不记得多久没有将内心的哀寞写出来了,或许...

  • 兄妹
    浏览:24136

    1 他是比我早一分钟来到这繁华世界的孪生哥哥。 他的脾气倔。认准了一条理,便总也转不过弯;我任性、要强。他疼我。我从懂事起就知道。从出生至小学、中...

小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