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语故事

阿耳戈英雄们在归途中

分类:神话故事浏览:13277
 

 
珀琉斯见事情成功,急忙劝大家赶快离开河口,免得其余的科尔喀斯人知道内情后追来。后来,科尔喀斯人果然追上来,但赫拉在天上闪着可怕的闪电,他们被镇住了,不敢再追。
可是,他们没有抓住国王的女儿,又失掉了国王的儿子,回去无法交待,因此,最后都留在河口的阿耳忒弥斯岛,并且定居下来。阿耳戈英雄们经过了许多海湾和海岛,其中有阿特拉斯的女儿,即卡吕普索女王统治的岛屿。
他们相信已经看到远方耸立的故乡的山峰。可是赫拉由于畏惧被激怒的宙斯的意图,于是在海上刮起了一阵大风,将船漂到荒凉的埃莱克特律斯岛。这时雅典娜镶在船上的占卜木板开口说道:“宙斯的恼怒,你们是逃避不了,所以只能在海上漂泊。”这块木板又说:“除非魔法女神喀耳刻给你们洗却了谋杀阿布绪耳托斯的罪孽!卡斯托耳和波吕丢刻斯应该向神衹祈祷,让他们在海上指点一条路,让你们能够找到太阳神和珀耳塞的女儿,即喀耳刻。”
英雄们听到这块神奇的木板说出如此可怕的话来,又惊奇又害怕。只有孪生兄弟卡斯托耳和波吕丢刻斯勇敢地站起来,祈求不朽的神衹帮助他们。但是船被刮到埃利达努斯河口,那里正是太阳神的儿子法厄同在太阳车上被烧死坠海的地方。
直到现在水中还冒着热气和火花。法厄同的几个姐妹现在已变成高高的白杨树,耸立在河岸上,在风中发出阵阵的叹息声。晶莹的泪珠犹如琥珀一般滴落在地上,一部分被太阳晒干,一部分被潮水冲到埃利达努斯河里。英雄们虽然靠坚固的船摆脱了危险,但是他们也失去了一切乐趣。
白天,曾经收留烧焦的法厄同尸体的埃利达努斯河上,飘来一阵阵恶臭,他们闻了直恶心。深夜,他们又清楚地听到赫利阿得斯姐妹们的悲哭声,听到她们琥珀般的泪珠如油一样滴进海里。
后来,他们来到罗达诺斯河的入海口。这时幸亏赫拉突然出现,以清晰的神衹的声音叫他们赶快离开,否则他们驶入河内,必然毁灭。赫拉降黑雾罩住大船,他们不知白天黑夜地航行,经过无数凯尔特人的部落,终于看见第勒尼安海岸了,随即平安地到达喀耳刻的岛屿。他们在这里找到了魔法女神。
她正伏在海边,用海水洗头。她曾做了一个梦,梦见她的房间和整幢房子里血流成河,大火吞食着她用来迷惑外乡人的魔药,可是她却用手掌掬起血水,浇灭了熊熊的火焰。恶梦使她惊醒了,她跳下床,奔到河边,在这里又是洗衣服,又是洗头发,好像上面真的沾了血迹似的。成群怪兽跟在她身后,就像牲口跟着牧人一样。
阿耳戈英雄们一见喀耳刻,就知道她是残暴的埃厄忒斯的妹妹,他们惊得心里发慌。女神摆脱了黑夜梦景的恐惧后,很快镇静下来,转身回去,她呼唤那些怪兽,像抚摸狗似地用手抚摸它们的毛。
伊阿宋吩咐所有的人都留在船上。他和美狄亚上岸,朝喀耳刻的宫殿走去。喀耳刻不知道两位外乡人的来意。她请两人坐下。美狄亚低着头,以手蒙住脸,伊阿宋把杀害阿布绪尔托斯的宝剑插在地上,双手紧握剑把,闭着眼睛,把下巴支在手上。喀耳刻这才明白,来人希望寻得帮助,他们由于漂流的辛苦,由于请求恕罪,来向她求救的。出于对宙斯的敬畏,喀耳刻宰了一只乳狗,向哀求者的保护神宙斯献祭,祈求宙斯允许她为他们洗刷罪过。
她吩咐女仆水泉女神那伊阿得斯把所有赎罪的祭品全部端出去,送入大海。自己则站到炉旁,庄严焚烧祭供的圣饼,祈求复仇女神的息怒,恳请万神之父赦免犯有罪孽的人。祭供完毕后,她在两个人的面前坐了下来,问他们家住哪里,从何而来,为什么请求她保护。她问话的时候,又想起梦中鲜血淋漓的可怕景象。
美狄亚抬起头来回答。看到她的双眼,喀耳刻吃了一惊,因为美狄亚跟喀耳刻一样也有一双金光闪闪的眼睛。凡太阳神的子孙,都有这样一双眼睛。喀耳刻要求她用家乡的语言回答。美狄亚开始用科尔喀斯地方的语言叙述起来,讲到埃厄忒斯、阿耳戈英雄以及她本人的命运,只是隐瞒了谋杀她的弟弟阿布绪尔托斯的事实。
魔法女神知道她没说出的这件事,但她心里却同情这位侄女。她说:“可怜的孩子,你未能正大光明地离开家乡,相反却犯下了巨大的罪孽。你的父亲一定会追到希腊,为他被杀的儿子报仇。我不想惩罚你,因为你恳求保护,而且你还是我的侄女。可是我也不能帮助你,你带那位外乡人赶快离开吧。不管他是什么人,我都无法提供帮助。我既不能支持你的计划,也不能赞同你的逃跑!”
听到这话,美狄亚心里很痛苦。她用面纱捂住脸伤心地哭起来。伊阿宋抓住她的手,牵着她走出了喀耳刻的宫殿。赫拉对自己的保护人非常同情。她派女使伊里斯穿过彩虹小道,找来大海女神忒提斯,请她保护船和阿耳戈的英雄们。
伊阿宋和美狄亚上了船,突然吹起了一股暖和的西风。英雄们高兴地扬帆启航,大船趁着风势慢慢地驶入了大海。不一会,他们看到面前有一座美丽的岛屿。那是迷惑人的女妖塞壬的住地。她们用美妙的歌声诱惑过往船只的水手,然后将他们葬身鱼腹。她们一半像鸟,一半像女人,总是蹲在海岸上,张望远方。走近她们的人,谁也逃脱不了她们媚眼的诱惑。现在,她们正对着阿耳戈英雄唱着动听的歌儿。英雄们正在抛缆绳,准备靠岸。
俄耳甫斯突然从座位上站起来,开始弹奏神奇般的古琴,悠扬的琴声盖过了女妖的歌声。同时船后吹来一阵瑟瑟作响的南风,把女妖的歌声吹到了九霄云外。只有一个英雄,那是来自雅典的忒勒翁的儿子波忒斯,他听了女妖的甜美的歌声,实在抵制不了诱惑,便丢下船桨,跳入大海,去追逐那令人销魂的歌声。
要不是西西里岛的厄里克斯高山守护神阿佛洛狄忒及时发现,并把他从水中拉上来,扔在岛屿的山脚下,他也许早就完蛋了!从此以后他就住在那里。阿耳戈英雄们以为他已葬身鱼腹,十分伤心。英雄们继续前进,来到一处海峡,他们在那里又面临新的危险。这儿一边是峻峭的西拉山岩,伸向海里的陡岩,好像要把过往的船只撞得粉碎。另一边正是卡利布提斯大漩涡。海水急速旋转,好像要把过往船只吞没。中间的海里有无数的险礁。过去这儿是火神赫淮斯托斯的地下冶炼场,现在只有从海里冒出的浓烟,把天空染得一片漆黑。
当阿耳戈英雄来到这里时,海洋女仙们,海神涅柔斯的女儿,都赶来救助。珀琉斯的妻子忒提斯亲自在船尾给他们掌舵。她们围着大船游泳,遇到漂浮的山岩靠近时,她们抓起船,像球似地朝前传过去。
于是阿耳戈船一会儿随着波浪被托到空中,一会儿又随着波浪沉进浪底。赫淮斯托斯站在礁石顶,肩上扛着锤子,观赏着这一幕幕惊心动魄的场景。赫拉从晨星闪烁的空中俯视着,她紧紧抓住雅典娜的手,因为她看得不禁头晕眼花了。最后阿耳戈英雄冲破重重险阻,平安地进入了辽阔的大海,并来到善良的淮阿喀亚人和他们虔诚的国王阿尔喀诺俄斯居住的岛上。
猜你喜欢
  •  擦肩而过 莫用眼泪祭奠
    浏览:24068

    擦肩而过 莫用眼泪祭奠,红尘三世,应邀了你的请柬,沧海摆渡人,为何让我搭错了船?风雨兼程,努力着彼此靠近,但,终究未能携手赶赴那场盛世之宴,一个人的旅途,两个人的孤单,除了一声仰天长叹,还能做什么?我们笑谈天公不作美,佛也戏谑说:前世今生被我弥留了擦肩之缘!我信,且深信。那么,惜缘好了。缘聚缘散皆是缘,即使如此擦肩之缘,也是前世付出了五百次的回眸换来的。下意识里,不算苍白的手指轻抚后颈,有点酸疼,前世回眸后遗症,呵呵。 无能同船渡,所幸,还能共漂一江水。那么,漂泊之旅能有个温...

  •  破碎的心
    浏览:20130

    题记:字不是我创造的,文章的优美是经典语句的拼凑,句的经典是字的完美组合。感情不是我一个人有的,每个人都有,经历也各异,但只要是真心,就会感动。 夜,孤独的夜,寂寞的夜。窗外那一抹月光斜射进来,照在我唯一的家具上。书案是我唯一在这个临时居所添置的家具,以便在我灵感突起之时,可以伏在上面倾泻,不至于趴在床头,跪在地上。 黑夜侵袭了整个大地,我一个人孤独而又寂寞。思绪总是在这个时候缠头,经意与不经意之间,总是在有你的记忆中徘徊。你的一言一行...

  •  对自己负责,不要为了结婚而结婚
    浏览:3637

    分手吧。 分手? 嗯。 为什么? 没有原因,如果我解释为什么,那一定是骗你的。 爱一个人不需要理由,不爱一个人同样不需要理由。 同意。 我走了,希望你以后会找到一个比我更好的女孩。 场面话不用说了,祝福你。 谢谢。 再见。 锐光锐光,你看这个女孩怎么样?有气质,有教养,文化高,工资高,就是年纪也有点高。 妈,你要我说多少次你才会明...

  •  父亲印象
    浏览:7529

    父亲没有多少文化,小学才上了3年就开始跟着石匠师傅学手艺给人修房筑路去了。有什么办法呢,家中7个兄妹,父亲是老大,照顾未成年的兄妹成为他义不容辞的责任和义务。 父亲不太爱读诗,却经常在喝醉酒的时候吟诵这样一首诗:人生七十古稀,我年七十古奇;前十年幼小,后十年衰老;当中只有五十年光景,一半又在夜里睡了;想来只有二十五年...

  •  兔子和袋鼠
    浏览:20166

    美丽的森林里有只兔子和袋鼠,它们都有强健有力的后腿。 一次,森林举办跳高大赛,兔子和袋鼠都参赛了。兔子因身轻的优势而获得了冠军,森林主席大象亲自为兔子颁发奖牌,顿时雷鸣般的掌声想起来了。兔子把奖牌在袋鼠眼前摇了又摇,还骄傲的说:亲爱的小袋鼠我拿了冠军可不要伤心哦!哈哈哈哈! 袋鼠没有恼怒却在心中下定决心把冠军夺回来。它跑到澳大利亚埋头苦练。而兔子从得奖后就成了各种跳高产品的形象代言人。整天忙于各种广告事宜中。 一年一度的跳高比赛又要开始了。这时袋鼠从澳大利亚胸有成竹的回来了,它的回来让动物界议论纷纷。 那天,比赛馆里每个动物都很紧张。 砰&r...

  •  钟相杨么起义
    浏览:25700

    南宋王朝一面对金朝屈辱求和,一面加紧对人民剥削,加重税捐,使老百姓遭到重重灾难。公元1130年,金兵攻占了潭州,抢掠了一阵走了。接着,有一个被金兵打败的宋朝团练使孔彦舟,带着一批败兵残卒在那里趁火打劫,催粮逼租。 当地百姓忍无可忍,在钟相带领下举行了起义。钟相是鼎州武陵(今湖南常德)人,在金兵南下的时候,他曾经组织过抗金民兵,没得到朝廷的支持,就回家乡组织农民自卫。他用宗教的形式在农民中宣传,自称天大圣,能够解救人民疾苦。他说:现在朝廷的法把人分成贵贱贫富,这不是好法。...

小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