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语故事

蚁后宫前传

分类:童话故事浏览:9834

  天边的晚霞映红了小区的霓彩,恍嚁灼烁一般,亮丽,彩蝶纷纷起舞带着附着于翅膀莹璨璨地色彩,彩蝶里一只小蝴蝶看到了墙边的一个蜷缩着身体的小木偶,晚上的灯光暗极了,几乎看不到人影,这么晚了,小木偶怎么还不回家呢?墙边的苔藓已长的绿葱葱的,苔藓的丛林里,小木偶孤零零地一个呆坐在阴冷、潮湿的墙边,“唉,还回什么家啊,早上一个小男孩从家里把我抱出来,随后跟着其他小朋友玩去了,就把我放在这里了,我怎么找得到家呢?他也一定记不起来把我放在这里了,整整一个下午,蚂蚁部落的一只小黑蚁跑出来给了我午餐,一瓶矿泉水和面包屑,晚上天还未黑时,他又回到巢穴去了,现在只有我一个人孤单单地守候在巢穴旁了,天气越来越暗了,人们下班的也回家了,我去哪儿呢?”

  “是啊,嗯,我去叫小黑蚁,叫他带你去蚂蚁王宫先留宿一阵时间,过几天,我带些伙伴再来看你。”

  “嗯,也好。”

  小蝴蝶飞进蚂蚁王宫去,一钻进去,像滑翔机一样飞进巢穴,飞到巢穴的门口,耳语声地把这件事告诉了守卫巢穴的小黑蚁,小黑蚁是个忠诚的卫士,既然交了一个朋友,做了一件好事,那么好事做到底,于是就随着小蝴蝶走出了洞穴,把小木偶带进了洞穴内。

  漆黑的夜晚,而蚁穴却灯火通明,霓黄的灯光映遍了整间蚁穴,高高地城楼诸石色的围墙,亮丽的古城堡,一条护城河在旁边绮绕着城堡,河中映出城堡的影子,大理石刻着赫然书写的字体:“蚁后宫”几个大字,城墙高高矗立,错落有致的楼层城堡安稳地排列在城墙的周围,晚霞映在城堡的中央,显得格外亮丽如景,明媚的城堡旁边的城门站着一守卫的蚁兵,头戴钢盔,身着绿军装,一身威风凛凛地守候在城堡的周围,小黑蚁带着小木偶逐渐地走入了那座惶恐赫然的城堡,蚁后宫内,很多的蚂蚁,争先恐后般地拥挤,把通向城堡中心的街道围了个水泄不通,众多蚁兵守候着宫城,他们忙得近乎于找不到可以停留休息的时候,蚁后宫的将士们可多了,有的运着可乐,运到各自储备的房间,有的抬着罐头,送往好邻居那里,他们很和睦,很友善,在走路的时候都互相照顾着对方,免得碰到对方的触须与身体,小黑蚁绰绰拉上小木偶杰瑞,走过热闹的人群,蚂蚁群里的蚁兵们在想:咦,这是谁呀,从来没看到过呢?会是谁呀?小黑蚁綽綽回过头对小木偶杰瑞说:“嘘,哥们,别担心,稳着点,跟在我后面,别出声,我一定把你带进宿舍去。”

  “啊,大家干的不错啊,嗯,加油,好好干,蚁后有赏啊!”小黑蚁对着他们的蚁民们寒暄着。

  “嗯,是蚁兵大哥啊,啊,放心好啦,一定把蚁后宫装扮的漂漂亮亮,富丽堂皇,像水晶城堡一样。”

  “嗯,加油,加油。”众蚁民们吆喝着。

  “哎,哎,让一下,让一下,我端着给蚁后的水果呢,可别碰着我了。”小厨师蚁霍尨“砰”地推开门,冲着大家嚷着。

  “哎,稍等,稍等再去,围裙,围裙还没系上呢。”小厨娘恬曦手拿一条白色的围裙,跟着跑了出来,用手揽了小厨师蚁一圈,围裙就系上了。“快去吧,早点回来,孩子们等着你一起进晚餐。”

  “嗯,呗,辛苦你啦。”

  “孩子们,等着爸爸给你们带水果回来。”说完,小厨师蚁霍尨一溜烟地朝蚁后宫跑去。

  “老爸出去啦,小妹妹你陪妈妈在家,照顾她,帮着收拾菜,我带着弟弟们出去一下,看看外面有什么热闹的事。”

  “哎,孩子们,出去早点回来。”

  “放心吧,妈,保证30分钟以内赶回。”小青蚁带上弟弟们,向中心大街跑去。

  街上的蚁民们匆匆忙忙地涌动着,像是追逐着逝去的风筝,夜色阑珊,傍晚十分,小黑蚁綽綽带上小木偶杰瑞小心翼翼地穿过涌流的人群,步子越来越快,生怕被其他人看到了,于是在一片喧嚷地人群里,小黑蚁带着小木偶杰瑞来到了“洵蚁暄宫”住下了。

  “嘿,你怎么样?没事吧。”小黑蚁绰绰问杰瑞。

  “嗯,还好,没事的。”杰瑞“嘘”了一口气回答。

  “怎么回事,晚上了他还不来接你回家啊?他去哪里了?”

  “嗯,他把我放在这里之后,就走了,嗐,别等他了,他不会回来了。”

  “呃,这样吧,今晚你先住在这里,这件事情,明天一早,我要报告给蚁后的,等她回来之后,我再来看你,这间巢室是我巡逻的休息室,你先在这里睡上一晚,明早,我来接你吃早餐。“

  小木偶看了看房间里的摆设,有几个桌子,瑠红色的漆彩亮丽闪烁着点点亮光,三把躺椅横排着摆在桌边,淡淡地亮光映照着房间,显得格外斐然,旧釉木质的床墩倚靠在淡淡地窗户旁边,红红地褥席衬托出房间暖洋洋温馨舒适的光彩,迷糊中小木偶也深感疲倦,躺在床上,慢慢地睡着了。

  晚上的蚊群,人影不多,寥寥可数地蚁群里仅有几个为数不多的蚁兵在巡逻,熙熙攘攘地人群,一到了灯光熄灭的时候,便显得安静地多了。

  迷迷糊糊中,小木偶杰瑞和着甜甜的微笑进入了梦乡。

  却说,这时的小黑蚁由于带回了小木偶杰瑞,大家都看到了,只有蚁后还不知道这件事,如果不及时报告,说不定,自身难保,于是小黑蚁决定暂时不回家,先去请示蚁后,一只蚁臣是他终身不渝的好友,小黑蚁准备去他那里暂时歇脚,把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向他汇报一下。

  晚上的蚁臣乐署还未入眠,依然在晕黄地灯光下阅览明天早朝的书卷,书卷中迭浩帜繁的呈词文章摞成一摞了,没来得及阅览完毕,就听门边一阵急匆匆地脚步声从门边溜过,“是谁来了,这么晚了。”

  蚁臣起身走到厅堂边,思忖了一下,开门一看,哇,正好和准备敲门的小黑蚁撞了个满怀,“哎,署子,有个事情得马上报告给蚁后,等我先进去再说。”綽綽急着一阵风地先进了客厅。

  乐署顿睛看了看急火火地綽綽,脑袋滴溜溜地转着像二丈和尚似的,出什么事呢?“先喝杯茶,等等再说。”

  热腾腾的茶气熏洗着綽綽纯蓝的面颊,来不及喝口水,綽綽喘了口气对乐署讲起了带小木偶杰瑞进入蚁王行宫,特立独行的逸事。

  “啊,这件事情,事不宜迟,得抓紧告诉给蚁王娘娘,马虎不得,快,我写一封加急信,传小令蚁欑欑,尽快带上方笭绥牌和铸剑赶赴蚁王娘娘那里去。

  连笔带画写好了这封请示信后,小蚁臣乐署又仔细地对照了一遍,信中写到:

  尊敬的蚁后陛下,我秉公行事向您汇报一件重要的事情,事情是这样地:一只被丢弃的小木偶杰瑞坐在广场的墙边,他的主人一直到夜晚了还没来接他,估计是忘记了,或许是不要了,小木偶杰瑞没地方去了,于是我们的蚁将綽綽发现了他,把他接回了“洵蚁暄宫”,事情是这样的,可是出于在好汉兄弟的手足之情,助人为乐天经地义,只是发生的太着急了,来不及向您汇报,于是就只好先让小木偶住下,之后再向您汇报了,顺祝晚安!

  臣子:乐署

  这封信写好之后,连夜由小令蚁欑欑揣入怀中,带上绥牌和铸剑,紧急赶赴蚁后王宫驶去。

  暗暗的黑夜,伸手不见五指,漆黑的街道上无一行人,小令蚁欑欑走过一家又一家店铺,不知疲倦,汗流了满身,也顾不得休息,急忙快走地赶赴蚁后王宫。

  送水果的小厨师蚁霍尨正在回来的路上,给蚁后送了一盘新鲜晶莹剔透的水果,得到了蚁后的琼浆玉酒的赏赐,自然感到舒畅无比,手中拿着几个钢镚,摇摇撞撞地赶回家去,天色已经暗了,小青蚁早带着弟弟们回家了,街上哪有什么新消息,全是匆匆来,行来走去的蚁兵们,唉,没意思极了,他们在街上闲逛只是无谓地损伤生命于是就早些回家去了。

  走在街上的小令蚁对于夜色却不恐惧,天黑没关系,没人更是安全的很,而且即使在黑夜间遇到了蚁兵、蚁士们,绥牌即可说明通行的证据。

  “呤个呤,呤个呤,今夜赏有玉液酒,吾行独自解忧愁,莫道落霞桑榆晚,虞人晓我几时休,琼浆无尽酒有劲,行到舟头已调头,若是知己相遇与,惟恐心愿难予秋。只有一瓶好酒,我怎么舍得给呢。呵呵。”

  小令蚁欑欑听到着这一句句地诗词,马上躲到窗边下,想着,嗯?这是谁啊?是谁这么晚了,还在街上逛着,莫非遇到了暗杀蝙蝠们,我可否安全通行呢?遇到他们,那可就兵将相见冤家路窄了。小令蚁欑欑这样想着,倚靠在墙角,等着这个唱笑说念的黑影暗杀者的出现。

    猜你喜欢
    •  火萤与金鱼
      浏览:8640

      秋天的晚上,一群金鱼在水中快活地游着,一条小金鱼却伤心地哭了。 原来她因病失落了彩鳞。这时,她发现一只老火萤正在荷叶上喘气因为他的萤灯已经熄灭,飞不动了。他们相识之后,就成了好朋友。 在一个雨夜里,一只花蝴蝶被雨浇落在一片树叶上,多亏在底下躲雨的老火萤顶起叶子把花蝴蝶盖住了。蝴蝶醒过来后,为了表达对老火萤的感谢,问老人家有什么要求,老火萤却希望她能够帮助小金鱼重新得到一身彩鳞。 花蝴蝶说,在雨过天晴之前,能把小金鱼带到河边的彩虹之下,老火萤的愿望就会实现了。几乎与此同时,小金鱼也救活了一个被砂石压翻的老蚌。为了感谢小金鱼,老蚌也问她有什...

    •  无言的教育
      浏览:23273

      那一年,我虽然已经读到初二,但因为年龄小,还远算不上懂事。 那是山芋收获的季节。山芋是我们家乡的主粮,每到收获山芋的时候,每家每户都显得特别的忙。人们要把山芋从田里刨出来,一担担运回家,还要把山芋切成片,再撒到地坝晒成山芋干,其劳动量是很大的,家家户户都显得人手紧张,不少人家就把正在上学的孩子留下来,让他们帮大人忙碌几天。因为晒山芋干必须赶几个晴天,若是误了晴天,让山芋干遭了雨淋,变霉了,那一季的收成就全完了。 当时,父亲在外地工作,弟妹们又还小,家里能干活的只有母亲一个人。我以为母亲也要把我留在家里,帮她一起收山芋,但是,母亲却没有这样做。早上,她按时把饭做好...

    •  梁武帝40年不近女色真相
      浏览:24576

      中国的皇帝都好色,这是事实,但也有一位皇帝以高寿和不近女色闻名,他就是梁武帝萧衍。《梁史》记载,萧衍五十外便断房室,天监十二年(公元513),萧衍始不与女人同屋。如果以他86岁去世来算,近40年没有碰过女人。 梁武帝 梁武帝真的是四十年不近女色?你相信吗?如果是,他禁欲的真相到底是什么?这是一个老问题,但需要新的解释。 萧衍是如何当上皇帝的 从史料上看,萧衍精通武术,又是文学大家,确是中国历史上难得的文武双...

    •  天神与地神
      浏览:28628

      (表现天神安及其诸神的圆筒印章) 安(An)是苏美尔地区和美索不达米亚崇拜中都是最高级别的天神,他是天的创造者,统摄天地和宇宙。在苏美尔语中,安是天的意思;在阿卡德语中安又被称为阿努(Anu),因此苏美尔天神还有另一个特别的名字叫做安努。其形象是头戴有角之冠,象征力量。 阿努纳启是一些有血缘关系的地界神,地下神和一部分天神的总称。阿努纳启成员的职司并不十分明确,这些神明经常在一起讨论决定人的命运。因此,阿努纳启也可以...

    •  让真主给你吧!
      浏览:4833

      一天,阿凡提爬上墙,正要维修院墙时,有入敲门,阿凡提望过去,看见是个乞丐。乞丐对阿凡提说:先生,您能下来一下吗?阿凡提以为乞丐真有什么事,就从墙上艰难地爬了下来。 乞丐对阿凡提说:看在真主的份上,行行好,给一点施舍吧!阿凡提一听,气得把乞丐拉过来,嘴贴在他耳边,说:你能上去一下吗?然后,两人一起爬上了院墙。 ...

    •  爱人,请用我的眼睛去看世界
      浏览:28176

      门口响起了钥匙在锁孔里转动的声音,先生回来了。他没有像往常一样闯进厨房来拥我,而是半躺在沙发上发呆,衣服上血迹斑斑。我惊住了。忙问他:发生什么事情了?他吸了一口烟,没什么,你先吃吧,我休息一下。 我知道今天他又遇上车祸了。先生是个交通警察,在事故科工作已经五六年了,对于生离死别、阴阳两隔,已经有些麻木了。其实不用说他,就连我,对那些卷宗里血淋淋的照片都已经有些漠然。但是今天有些不同,他分明是掉过泪了。 我坐在他旁边沉默起来,他脱下血衣紧紧握住了我的手,并吻着我的头发。 我4点钏接到指挥中心的报告。在龙都大道,一辆小车和一辆货车...

    小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