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语故事

阿卜杜拉-法兹里和两个哥哥的故事

分类:一千零一夜浏览:5669
  传说在阿巴斯王朝第五代大国王哈里发当政的时候,有一天,他亲自检查本年度全国各地的税收情况,发现除巴士拉地区外,其它各地的税收已经入库,于是他召集大臣们开会讨论,在会上他问宰相张尔凡:“为什么各地的税收已经上缴国库,而巴士拉地区却至今还没有上缴呢?”
  “尊敬的陛下!也许是巴士拉地区发生了什么意外,致使地方行政官把缴税的事给忘了。”
  “缴税的期限规定为二十天。在此期间,巴士拉的行政官既不缴税,也不上报延期理由,这成什么体统!”
  “尊敬的陛下!如果您允许,我将派个大臣去巴士拉催一催。”
  “好吧,你就派艾博-伊斯哈格去办吧。”
  “遵命。”
  张尔凡领命回到宰相府,立即给巴士拉省长写了封信,并召见艾博-伊斯哈格,把信交给他,吩咐道:
  “我奉命委派你去巴士拉见省长阿卜杜拉-法兹里,问他为什么忘了上缴今年的税?并由你负责验收当地应纳的税,迅速上缴入库,不得有误。因为陛下发现各地的税都已上缴,只有巴士拉地区的还没有交来。你上那儿去看看,如果税还未准备齐全,必有缘故。阿卜杜拉会把理由告诉你的。你回来后我们就可以向陛下呈报,明白了吗?”
  “明白了。”
  于是,伊斯哈格领命而去。
  伊斯哈格带领宰相派给他的五千人马,前往巴士拉执行收税使命。当他抵达巴士拉时,省长阿卜杜拉赶忙出城迎接,并随即安顿好伊斯哈格等人的食宿。
  伊斯哈格来到省府,进入省长办公厅,坐在首席交椅上,阿卜杜拉紧靠在他身边坐下,其余官员按等级高低坐在周围。宾主互相寒喧、问候之后,阿卜杜拉说道:
  “阁下光临此地,必然是负有使命的吧?”
  “不错,我是奉命来收税的,因为陛下曾问及此事,而今缴税时间已过期了。”
  “哦,早知这样,阁下就不需要经过这番跋涉劳累了,因为应缴的税我已准备齐全,并决定明日启程上缴的。现在阁下既然来了,我就将全部税在你三天的做客期满后交付给你。也就是说,到第四天把应缴的税全部集中在你的面前,不会有误。对于哈里发和阁下对我们的翔。我们应当献上一点礼物,以示感激之情。”
  “不妨事。”
  阿卜杜拉大摆筵席,热情招待伊斯哈格及其随从。宾主大吃大喝,无拘无束,尽情享受,直到半夜三更,才尽欢而散。
  阿卜杜拉吩咐侍从,把一张嵌有黄金的灿烂夺目的象牙床供给伊斯哈格作安歇之用,而他自己却在旁边一张普通床上睡觉。
  熄灯后,伊斯哈格失眠了,翻来覆去,始终睡不着。不得已,只好翻身起来,一字一句地推敲起诗的韵律来。因为YSHT是大国王哈里发宫中得宠而专陪国王吃喝寻乐的亲信,他能说会道,能诗能文,善于编写滑稽、有趣的故事,所以一有空,他便在诗韵方面下功夫,以备随时讨哈里发的欢喜。
  正当他埋头思索时,忽然发觉阿卜杜拉从床上爬起来,打开衣柜,取出一根皮鞭,蹑手蹑脚走出房门。他满以为伊斯哈格还在睡梦中,不会知道他的行动。
猜你喜欢
  •  一起吃苦的时光,那一碗馄饨
    浏览:12499

    这天,白云酒楼里来了两位客人,一男一女,四十岁上下,穿着不俗,男的还拎着一个旅行包,看样子是一对出来旅游的夫妻。 服务员笑吟吟地送上菜单。男的接过菜单直接递女的,说:你点吧,想吃什么点什么。女的连看也不看一眼,抬头对服务员说:给我们来碗馄饨就行了! 服务员一怔,哪有到白云酒楼吃馄饨的?再说,酒楼里也没有馄饨卖啊。她以为自己没听清楚,不安的望着那个女顾客。女人又把自己的话重复了一遍,旁边的男人这时候发话了:吃什么馄饨,又不是没钱...

  •  只是先遇到你
    浏览:11254

    十八岁,一个如花一般的年纪,对什么都好奇担忧不一定想知道,很多事情都不是很懂,但是开始想很多。幻想,是这个年纪最普遍的毛病。 但是她不懂爱情。她看过很多小说,也看过很多电影,这是她了解爱情这个东西途径。但是小说与电影终究与现实中的爱情不一样。她眼中的爱情应该是与其他人无关,是很私密的事情,是不应该拿在人群中讨论的。爱情只要两个人相互有心就行,并不是一定要整天在一起,如胶如漆。 恰好在她对爱情懵懵懂懂的时候,她遇到了他,于是就在一起了。只是,她体会到的爱情与她幻想中不一样,甚至完全相反...

  •  永久的进款
    浏览:3397

    俄国著名诗人普希金一次在饭馆里吃饭,有个贵族子弟认出了他,嘻皮笑脸地说:亲爱的普希金先生,看得出,你的腰包里装得满满的! 普希金瞥了来人一眼,风趣地说:自然,我比你要阔气些。你有时候没钱,不得不苦苦等待府上寄款给你,否则,就没法生活下去;而我却有永久的进款 永久的进款?贵族子弟不解其意,连忙追问道:是从...

  •  偏颇的爱
    浏览:23551

    既然爱已偏颇 那我不想知道结果 眼泪是纪念最初 还是可怜以后的孤独 那一刻心寒如隆冬 身躯结了冰 而我等了好久 也没盼来阳春三月回暖 汗水流的多了 是否泪水就少了 疲惫的窝在角落 原来打湿前襟的液体叫苦涩 我喊着所有人的名字 回音告诉我 你的声音颤抖的不清 何时我的身边只剩下倒影 只剩下左手在嘲笑右手 我们给不了彼此温度 既然爱已偏颇 那么请松开手吧 我不想寄生在偏颇的爱里 我还有残缺的翅膀 至少还能去寻找自由 既然爱已偏颇 又...

  •  轮船的梦想
    浏览:9257

    轮船的工作是把人或货物从一个地方搬到另一个地方。 他想:我要是能在天上飞一回,该有多好!海鸥笑他:这是个奇怪的梦想! 轮船把这个梦想告诉灯塔,灯塔说:这怎么行!鱼儿离开水会变成鱼干,你可能也是一样。 飞鱼们听了说:飞一回吧,这并不难。 大大小小的飞鱼扇动翅膀,呼呼&rdquo...

  •  我不想长大
    浏览:10924

    生活总有那么多的烦心事。叫你不去想都不行,因为一句话,我会生气很长时间。很多时候明明知道自己应该保持积极、乐观的态度面对生活,可是,遗憾的是我是凡夫俗子。我不能超凡脱俗,我不能出淤泥而不染,虽然尽量控制自己的情感,但还是情不能自已。这个时候我就想念自己孩子时代:什么都想的很简单,别人对我说的话我不会去想是好是坏,别人对我做的事情,我不去想他们的...

小编推荐